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六百一十五章 無中生友?

美食從和面開始
     徐拙真沒想到,孫立松的病情居然嚴重到了這種地步。

    他第一次接到隨機任務,就是幫孫立松尋找傳人。

    根據系統的提示,徐拙就已經知道,孫立松可能只剩下一年時間的光景了。

    他本以為自己幫孫立松找到傳人能延長一下他的壽命呢,結果沒想到,并沒有增加任何壽命。

    不過想想也正常。

    以前孫立松心里有遺憾,不想把自己做醬菜的手藝帶進棺材中,所以一直想找個傳人。

    現在,他不僅找到了傳人,而且還對他特別孝敬。

    這讓孫立松格外滿意。

    而且小丫頭時不時就會過來看他,給他講學校的一些趣事,還給自己買各種糖果小吃,這讓孫立松心中徹底沒了遺憾。

    孑然一身幾十年,在即將告別人世間的時候,不僅把手藝傳了出去,還感受到了濃濃的關愛和親情。

    這輩子,值了!

    小丫頭冷不丁聽到這個消息,眼淚立馬流淌了下來。

    徐拙拍拍她的肩膀,小聲的安慰了她幾句。

    于培庸又問了一些孫立松的情況,然后和小丫頭的奶奶一塊兒走進院門,進入了孫立松的房間。

    很快,姚美香從里面走了出來。

    很顯然,于培庸兩口子是想好好跟孫立松談談,好好勸勸他。

    徐拙走到魏君明身邊小聲問道:“干爹,現在把孫爺爺送到醫院的話,有幾成把握能給他治好?”

    魏君明搖搖頭:“一成都沒有,他肚子里的是惡性瘤體,現在已經擴散,身體也根本扛不住化療,現在……只能多陪陪他了。”

    要是有一定的治愈率,徐拙肯定勸大家不由分說先把孫立松送到醫院進行治療。

    但是既然已經擴散,已經沒法治療,那只能聽天由命了。

    很快,小丫頭的奶奶從里面走了出來,她掏出手絹擦擦眼淚,這才沖著眾人搖搖頭。

    “發現的太晚了,而且他一心求死,怎么勸都沒用……我跟培庸打算在這住幾天,多陪陪他。長江,帶著麗華和可可,進去跟老人家拜個年去……”

    說完,老太太坐在那棵樹下的搖椅上,暗自傷神。

    原本今天是很開心的一天。

    全家人來到林平市,來看望一下孫立松,再去小丫頭的學校走走轉轉,最后在四方面館吃頓飯,然后就坐高鐵回揚州。

    事情安排得很順利,結果到頭來卻遇到了這件事。

    真是讓人傷心垂淚。

    一直到下午大家依然沉浸在這種情緒中。

    徐拙也有些難過。

    可是生老病死是自然規律,誰也改變不了。

    他開車把于長江和龐麗華送到了高鐵站,跟兩人揮手告別。

    小丫頭沒有回去,因為后天就會開學,她想留下來多陪陪孫立松,不想來回跑了。

    至于小丫頭的行李,

    等于長江回家后,用快遞寄過來就行。

    等徐拙回到店里,從后廚挑選了一些比較新鮮的食材,送到了孫立松家里。

    于培庸和魏君明都在這,所以徐拙就沒顯擺自己的手藝。

    而且他也不知道孫立松現在能吃什么,所以干脆送點食材,孫立松想吃什么,就讓倆大廚給他做就行了。

    很快,醫學院開學了。

    店里的生活也逐漸步入正軌。

    外賣業務再次展開,店里的生意也越發火爆。

    徐拙跟過去一樣,天天泡在后廚忙活,不過在忙碌之余,他會抽出點時間過來看一下孫立松。

    老人家對他幫助很多,還把自己住了半輩子的院子送給了自己。

    所以在他還沒離開的時候,多陪陪他,做一個后輩能做的所有事情。

    老爺子也時不時過去,陪著孫立松吹吹牛,回憶一下當年剛認識時候發生的趣事。

    “徐老板,有啥吃的沒?快把我餓死了。”

    上午剛到十點,李浩就推門進來找吃的,讓徐拙有些詫異。

    “又逃課了?”

    李浩搖搖頭:“哪能啊,從明天開始,我們要在門診上見習,所以就給我們放了假,讓我們先去門診上觀摩一下,省得到時候手忙腳亂的被老師們嫌棄……”

    孟立威閑著沒事湊過來問道:“你要準備給病人看病嗎?”

    李浩擺擺手:“早著呢,是見習,別說看病了,連說話的資格都沒有……徐老板,有啥好吃的沒?今天我要吃撐吃飽!”

    徐拙有些不解,見習而已,至于這么大肆慶祝嗎?

    “我見習的科室是肛腸科,所以……”

    徐拙瞬間懂了。

    剛去門診見習就去肛腸科,確實有些重口味。

    他剛準備去給李浩盛點已經做好的黃燜雞,但是想想又覺得太平常了。

    想了想,他沖李浩說道:“既然你今天沒課,有么有興趣跟我去省城,去別的飯店踩踩點探探路?”

    李浩有些不明白,倒是孟立威聽出來了。

    “徐拙,你是打算去你競爭對手的店里嘗嘗味道是嗎?正好今天我還沒素材呢,咱們可以做一期探店直播。UU看書 www.uukanshu.com ”

    三人一拍即合,徐拙把店里的事情安排一下,就開著車,拉著孟立威和李浩直奔省城。

    孟立威大佬一樣坐在后排,剛上車就躺在了座位上,打算睡一覺。

    這讓徐拙很好奇:“老孟,最近這么虛的嗎?”

    孟立威趕緊說道:“沒沒沒,瞎說什么呢,只是有些感冒而已,你天天說我虛,弄得現在店里那些服務員天天喊佳佳是榨汁姬,把她喊得都不好意思去我那住了……”

    徐拙最近光顧著孫立松那邊,還真沒太注意店里員工們的話題。

    不過……

    鄭佳會不好意思嗎?

    應該是孟立威真的虛了,所以找借口讓他好好養兩天的吧?

    車子上了高速之后,李浩再次喊餓。

    這會兒車上沒吃的,他只能跟徐拙聊點吃的過嘴癮。

    兩人把話題扯到食補上的時候,一直躺在后座上沒有說話的孟立威突然坐起來,問了徐拙一個問題。

    “徐拙,你說有沒有增強戰斗力的食材,我有個粉絲最近私信我說身體有點虛,又不想吃藥,所以想吃點東西補一補,我不太懂這些,你有啥好的推薦沒?”

    副駕上的李浩轉過身,似笑非笑的看著孟立威:“孟哥,你說的那個粉絲,是你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