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六百二十二章 驢打滾兒

美食從和面開始
     分好組之后,為了減輕看護人員的負擔,徐拙提議,聘請兩個有經驗的護工過來。

    護工可以負責幫老人清潔、翻身、換藥各種事情,能夠二十四小時貼身照顧病人。

    自己這邊,只要陪著孫立松聊天就行了。

    相對來說,能輕松好多。

    當然了,事情都有兩面性。

    省力的同時,就得多掏錢。

    現在護工緊缺,而且要經驗豐富的,還要二十四小時貼身照顧,每天差不多要五六百塊錢。

    而且考慮到孫立松現在的身體狀況,錢數怕是還要往上翻。

    于培庸立馬答應了這個提議,讓徐拙找人聯系一下,看看在哪能找到有經驗的護工。

    錢不是問題,只要把病人照顧妥當就行。

    徐拙拿著手機走到一邊,打給了宋亞飛。

    宋亞飛雖然天天呆在孫家,但是他名以上還是醫院的醫生,想要找負責人的護工,還是在私立醫院找比較方便。

    這邊所有的服務都是金錢至上在,只要錢到位了,服務就不是問題。

    徐拙把孫立松的情況告訴了宋亞飛,讓他幫忙找兩個有經驗的護工。

    宋亞飛說道:“那干脆請兩個護士算了,醫院那邊現在有出診護士,可以幫忙照顧病人,雖然費用高一點,但是護士遇到緊急情況能夠幫忙打針,護工可沒有打針的資質……”

    徐拙同意了這個提議。

    很快,宋亞飛就回了電話,他在醫院幫忙找了兩個特別有經驗的護士,等會兒讓徐拙去辦理一下相關的手續。

    “一天一千塊錢,她們可以負責所有的事情,你要同意現在就能去辦手續。”

    徐拙倒是沒有拒絕,直接開車出去,拉著宋亞飛去了醫院,開始辦理手續。

    不到十一點的時候,兩個經驗豐富的護士和一個家庭醫生就被徐拙請到了孫立松家,開始對孫立松進行全方位的護理。

    他們不僅帶了各種監測設備,連孫立松的膳食都能負責。

    這三個人負責的是白班,等晚上還有另一組人過來接替。

    盡可能的保證醫護人員能有充沛的精力。

    而代價是……

    每天要支付給這個團隊兩千塊錢。

    這么算下來倒是不貴,而且最主要的是,他們可以幫忙打杜冷丁之類的鎮痛藥,能最大限度的減輕孫立松的痛苦。

    本周值班的人是魏君明和老爺子。

    兩人一個坐在床邊負責陪孫立松聊天,一個負責做飯采買等所有的活兒。

    而徐拙則是回到店里,開始安心經營四方面館。

    五天過后,小丫頭的奶奶帶著她的學生們來到了省城。

    開始對新店進行全方位的測量和設計工作。

    正好是周末,徐拙拉著小丫頭開車去省城,在新店附近的一家假日酒店,包了整整一層的房間給設計團隊住。

    這讓大家都非常滿意,

    于老太太也很高興,沒想到徐拙這么大方。

    接風宴結束后,她就和這群學生一道來到新店,把各種測量的工具和設備裝好后,就進入了工作狀態。

    徐拙和小丫頭既幫不上忙,也插不上話。

    于老太太擺擺手說道:“你倆別在這杵著了,該去哪玩兒就去哪玩兒,不用管我們。”

    小兩口出去后,徐拙剛準備問小丫頭要不要去看個電影,這丫頭就吵著說道:“不看不看,我要去找熊仔玩兒。”

    擼貓少女上線!

    徐拙在心里為熊仔默哀兩秒鐘之后,就帶著小丫頭去了老太太家。

    而且于老太太在省城的這些天,晚上都會住在老太太這里,徐拙過來打個招呼,免得老太太不知道這事兒。

    “熊仔,我來啦!有米有想我?”

    小丫頭進門后,連拖鞋都顧不上換,就撲到了在沙發上打盹兒的熊仔身邊。

    熊仔再次落入了魔爪之手。

    它滿臉悲切的看向老太太的時候,老太太卻進了廚房。

    “乖孫,來嘗嘗奶奶做的驢打滾,有沒有京城那邊賣的好吃。”

    驢打滾兒?

    老太太可真是有閑情逸致。

    居然還有時間做這玩意兒。

    來到廚房,徐拙看到案板上已經沾滿豆面的驢打滾,隨手捏了個嘗了嘗,粘粘的,豆香味兒濃郁,倒是很不錯。

    驢打滾是老京城的小吃,將蒸熟發黃米面外面沾上黃豆粉面搟成片,然后抹上赤豆沙餡卷起來,切成100克左右的小塊,撒上白糖就成了。

    制作時要求餡卷得均勻,層次分明,外表呈黃色,特點是香、甜、粘,有濃郁的黃豆粉香味兒。

    不過老太太好久沒下過廚了,所以做的驢打滾賣相有些一般。

    不僅沒有層次分明的效果,而且紅豆沙也沒有涂抹均勻,看上去一塊黃一塊紅的。

    另外紅豆沙貌似也不太到位,吃起來沒有沙軟的口感,反而有些硬。

    徐拙連著吃了好幾塊,這才拍拍手停了下來:“奶奶,您怎么想起做驢打滾吃了?”

    老太太笑笑:“去京城沒吃過癮,網上賣的吃著味道好一般,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所以就想自己動手做了,乖孫,要不你做點試試?”

    徐拙倒是沒拒絕:“行啊,反正下午我沒啥事兒。”

    說完,他往盤子里裝了幾個驢打滾拿出來給小丫頭吃:“來嘗嘗,我奶奶做的驢打滾。”

    趁著小丫頭發呆的功夫,熊仔感激的看了徐拙一眼,跳著跑開了。

    小丫頭捏著驢打滾嘗了嘗,兩只眼睛頓時瞇成了月牙狀:“哇,好好吃,奶奶手藝好棒啊,我奶奶天天只會這不美那不美的,從沒有給我做過這種小零食。”

    徐拙對她說道:“等會兒我要重新做一鍋,你有啥想吃的口味兒沒?我可以試著做一鍋出來。”

    老太太熬的紅豆沙不太過關,徐拙打算重新換一種餡料試試。

    小丫頭歪著頭想了想,突然想起來一種美食:“我想吃紅薯泥餡兒的,你可以做出來嗎?”

    徐拙一愣,完全沒想到小丫頭會這么說。

    紅薯泥餡兒的驢打滾兒?

    這個還真沒聽說過呢,不過可以做一次試試。

    正好有個增加炒紅薯泥顏值的任務沒任何頭緒,不知道把這玩意兒加到驢打滾兒中算不算……

    ————————

    前面有讀者說,兩更不配求票。今天五更,可以求張月票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