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六百三十五章 做春餅

美食從和面開始
     徐拙想了一堆名字,但是都覺得不合適。

    倒是一直逗貓的老太太幫徐拙想了個名字。

    “四方面館不行,那就叫四方酒樓唄,多大事兒啊,至于這么苦思冥想的嗎?再好聽的名字,飯菜的味道不好照樣白搭。”

    她的話一下子把徐拙給點醒了。

    之前想名字的時候,徐拙考慮的卻是都是一些非常文藝范兒的店名。

    但是又覺得名字不太合適。

    他甚至都想問問老爺子,當年徐家在京城的開的酒樓名字了。

    不過想想還是算了。

    老爺子都沒見過那座酒樓,估計也不會有什么印象。

    還是把握當下比較好,別蹭老祖宗們的熱度了。

    又不是很熟,而且他們那些老店到底是怎么敗光的也不知道呢。

    想通這些之后,徐拙沖于老太太說道:“就叫四方酒樓吧,我奶奶說得沒錯,這就是個符號而已,菜品質量才是立足之本。”

    十點半的時候,徐拙在兩個老太太的催促下,起身去廚房開始做春餅。

    陳桂芳估計是不好意思白蹭飯,所以在徐拙起身后,也裝模作樣的去了廚房,說是要幫忙,其實她跟小丫頭的廚藝不相上下。

    “兒砸,需要買什么東西嗎?需要的話我去給你跑腿,你就專心做春餅就行了。”

    不知道是能吃一頓徐拙親手做的飯,還是可以趁機跟兩位老太太拉拉關系,陳桂芳進入廚房就主動要求干活兒。

    徐拙倒也沒客氣,讓她買菜去了。

    “綠豆芽、菠菜、韭菜、香椿葉……就這幾樣吧,雞蛋家里就有,不用再買了。你想吃啥也可以買點,今天吃春餅,餅是添頭,還是以吃菜為主。”

    說完,徐拙用水壺接了水,放在灶上開始燒。

    做春餅需要用熱水和面,

    確切的說是半燙面,這樣做出來的春餅才薄而堅韌,卷再多的菜也不會撒漏。

    今天吃飯的人不多,徐拙往盆里裝了三四斤面粉。

    就兩位老太太和陳桂芳的飯量,一頓肯定是吃不完的。

    徐拙打算多做點放在冰箱里,等老太太想吃的時候,稍微蒸兩分鐘就行了,非常方便。

    等水開的時候,徐拙找來兩個土豆,開始削皮。

    打算等會兒做個酸辣土豆絲或者把土豆絲汆水后涼拌,這兩者都比較適合卷春餅吃。

    至于做春餅,現在有了技能,倒是一點也不發愁了。

    春餅有兩種做法。

    一種是烙,一種是蒸。

    這跟烙饃村做的烙饃很相似。

    但是卻更加薄。

    做出來的餅幾乎是半透明的。

    這也是春餅的標志。

    其實說起來,不管北方的春餅荷葉餅,還是中部的烙饃和水烙饃,以及南方的春卷絲娃娃,甚至西北的卷涼皮,其實都大同小異。

    都是用餅卷著菜食用。

    只不過有的地方做法粗獷,有的地方做法精致。

    很早之前,徐拙跟建國一塊兒做過烙饃卷菜,那會兒四方面館還沒裝修,店里就他和建國兩個人在忙活。

    那次做的烙饃卷菜不太成功,因為做出來的稍微有些糊。

    但是今天就不一樣了。

    現在已經有了D級招牌技能,烙制那種小薄餅簡直手到擒來。

    不過徐拙不打算用烙的方式去做。

    因為烙制的薄餅水分少,有點硬,嚼起來比較費勁,不太適合牙口不好的兩位老太太。

    所以徐拙打算用蒸的方式制作。

    順便他也想見識見識,蒸的效果怎么樣。

    要是蒸出來的小餅不錯,那以后在新店就把春餅給推出來。

    因為相對于一張一張的烙,蒸的效率就很高了。

    就現在店里的蒸柜,真放開了做的話,一次就能蒸幾千張薄餅。

    而且也不用關注火候啥的,非常簡單。

    水開的時候,徐拙把火關掉,打開壺蓋,讓里面的水慢慢降溫。

    他把削好皮的土豆清洗一下,開始切絲。

    切土豆不怕粗,不怕細,就怕粗細不均勻。

    這樣的土豆絲不管涼拌還是爆炒,都會因為土豆絲受熱不均而變得成熟不一致。

    造成有的土豆絲已經熟透變軟,有的卻還夾生的尷尬局面。

    不過現在,在刀工的加持下,徐拙倒是不會出現這種狀況。

    先把土豆切成兩毫米厚的薄片,然后疊放在一起,開始切絲。

    切出來的土豆絲不僅粗細一致,連刀口的方向都是平行的。

    土豆切好之后,徐拙接了一盆冷水,把土豆絲泡進去,這樣能夠去除土豆絲上的淀粉,能讓土豆絲更加爽脆可口。

    接下來,徐拙又打了幾個柴雞蛋,攪散后放在炒菜鍋里,攤了幾張雞蛋皮。

    稍稍晾涼之后,他把雞蛋皮卷起來切成雞蛋絲。

    吃春餅,講究個營養搭配。

    不光要有肉有菜,還有有雞蛋才算完美。

    這個時候,水壺里的水溫度已經降了下來,差不多有七十度作用。

    徐拙端著水壺,開始做燙面。

    先把水壺的水倒進面盆里,用筷子小心的攪成面絮,然后用手揉成光滑的面團。

    蓋上濕布,醒發二十分鐘。

    這樣面團不僅會有良好的延展性,而且在醒發的過程中,面團也會稍稍有些發酵,這種面吃起來會有股濃郁的面香味兒。

    趁著醒發面團的功夫,徐拙又把帶過來的肘子切成了薄片,放在盤子里盛著。

    做好這些之后,陳桂芳也把要用的菜買回來了。

    她不僅把徐拙要的幾樣菜全都買了回來,另外還買了一塊里脊肉、幾根黃瓜和幾棵山東章丘大蔥。

    買黃瓜和大蔥徐拙能理解,畢竟是吃春餅嘛,這兩樣配菜少不了。

    但是這塊里脊肉……

    看來陳桂芳是想吃京醬肉絲啊。UU看書 www.uukanshu

    春餅確實跟京醬肉絲很搭配。

    用餅卷著吃,再配上各種配菜,味道超級棒,徐拙以前專門去京城吃過好幾次。

    不過現在的難題是……

    徐拙不會做京醬肉絲。

    而且他也不打算讓陳桂芳說出來,因為她一開口,兩位老太太勢必也會念叨京醬肉絲這道菜。

    想到這里,徐拙把手中的里脊肉向上拋了拋。

    “哈哈!買這么一大塊里脊肉,我就知道你想吃魚香肉絲了,放心吧老媽,我做的魚香肉絲絕對讓你滿意!”

    陳桂芳:“我想吃京……算了算了,你做什么媽媽都喜歡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