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六百三十八章 少奮斗20年的代價

美食從和面開始
     靠!

    這不是崔勇和大姜幫黃婷婷要錢時候碰到的那個女富婆嗎?

    這也太巧了吧?

    那家自助火鍋居然是她開的。

    這算什么?

    冤家路窄?

    更沒想到是,那富婆居然跟調查公司反目成仇了。

    沒想到崔勇要錢,還有了連鎖反應。

    根據崔勇的介紹,他要錢的前一天,調查公司已經問那個富婆要了十萬塊錢,然后第二天,崔勇跳出來,那富婆又給了五萬。

    這種情況下,別說富婆了,換成任何人都會生氣的。

    這特么也太欺負了!

    雖然自始至終,崔勇都沒承認自己是調查公司的人。

    但是那富婆卻不這么認為。

    現在好了,富婆和調查公司鬧翻,估計雙方都在找崔勇呢。

    回去得說說崔勇,近期別往省城來。

    萬一被那個富婆碰到,怕是又是一場血雨腥風。

    雖然崔勇不虛那富婆,但是也沒必要起這種爭端。

    眾人吃飽喝足后,剛準備走人,餐廳的經理突然找了過來:“真是沒想到,官方認證的大胃王居然來我們店里了,招待不周,怠慢了哈。”

    孟立威在自助餐圈子里挺有名氣。

    因為他的直播大部分都在自助餐廳里進行,而且多數都是邀請他過去幫忙宣傳的。

    像今天這種自己掏錢來吃飯,順帶還宣傳了這家紅石榴自助餐廳的行為,讓餐廳經理很高興。

    雖然不知道宣傳效果如何,但是這事兒光說出來也挺有面子。

    別的餐廳都是掏錢請孟立威過去做宣傳。

    我們紅石榴是他自己掏錢親自上門的。

    這么一對比,優越感就立馬出來了。

    這會兒直播已經結束,打賞有點來不及了,而且孟立威沒提出要錢,直接給錢也不太好。

    所以餐廳經理給大家一人送了幾張餐券。

    又送給孟立威一份紀念品。

    據說是后廚的甜品師做的甜點。

    出門后孟立威讓徐拙嘗嘗,徐拙不是多感興趣,拒絕了。

    大家相約下次聚會,然后各自開車離開。

    回到林平市之后,徐拙給崔勇打了個電話,囑咐他最近別去省城晃蕩,免得被那個富婆撞到。

    崔勇聽了哈哈一笑:“沒事沒事,大姜手機上還有好幾段視頻呢,她不碰到我還好說,碰到我的話,那視頻我應該能賣個高價。”

    徐拙:???

    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想要錢?

    不過他挺佩服崔勇的腦袋瓜的,一瞬間就想到了反制措施。

    當時大姜掏出手機拍視頻,怕也有這樣的打算。

    這群老江湖,一個個的可真……

    雞賊!

    說起那段時間,

    徐拙想起來了,當時兩人從省城回來的時候,大姜還特意掏出手機讓自己欣賞。

    徐老板雖然好奇女富婆的長相,但最終還是忍住了。

    畢竟這種場面有些重口味,而且萬一以后遇到了那個富婆,說不定自己就會做出什么失態的舉動。

    不過現在,徐拙知道了對方的身份,好奇心也被勾了起來。

    “查到了,那個自助火鍋店的老板名叫駱秀芬,今年48歲,丈夫是省城一個地產商老板,不過從前年開始,兩口子就一直在鬧離婚……嘖嘖,這富婆長得可真……富態啊!”

    這會兒店里沒事,徐拙用電腦查那個自助火鍋的時候,鄭佳湊過來幫忙。

    也不知道鄭佳平時都在鉆研什么,居然三下五去二就找到了那個富婆的資料,甚至連照片也找到了一堆。

    徐拙看了一下電腦屏幕上的照片。

    一時間有些佩服黃婷婷那個前男友的口味。

    這么一大塊肥肉居然也下的去嘴,那個男人可真是不簡單啊。

    孟立威過來瞅了兩眼,干咳兩聲說道:“看著像……像一坨冰糖肘子……”

    駱秀芬很胖,皮膚也有些黑,而且還打扮得很有鄉土風。

    照片上的駱秀芬讓人一言難盡,她把頭發染黃,再燙一下,最后再把頭發扎起來。穿著顏色很鮮艷的緊身衣,把肚子上的肉勒得像是米其林輪胎一樣。

    孟立威的比喻確實挺恰當的,確實像一坨做好的冰糖肘子。

    真是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平時徐拙看自己的老媽看習慣了,也沒覺得有多好看。

    但是現在這么一對比。

    不管從衣品、相貌還是氣質上,陳桂芳都秒殺這個駱秀芬幾百條街。

    不對,是幾百個星系。

    “嘖嘖,婷婷,來看看,你前男友真是牛批,這也能下的去手,簡直就是勇士。”

    閑著沒事,鄭佳拉著正在統計外賣數據的黃婷婷一塊兒欣賞那位富婆。

    黃婷婷經過幾天的恢復,心情已經徹底變了樣。

    看到駱秀芬的照片之后,好饒有興趣的說道:“你們得學會從另一個角度看待問題,比如說……可以少奮斗二十年,是不是就覺得理所當然了?”

    她這么一說,鄭佳也挺認同。

    要是陪這個富婆少奮斗二十年,怕是很多男人都趨之若鶩。

    比如,自家這個牲口……

    鄭佳看到孟立威還在盯著駱秀芬的照片看,抬腿踢了他一腳:“還沒看過癮呢?你要是對這種熟透了的女人感興趣,UU看書 .uukanshu.com我可以滿足你這個心愿……”

    孟立威下意識的抬起頭:“怎么?”

    不過看到鄭佳那勾起的嘴角,他就意識到上當了。

    果然,鄭佳似笑非笑的說道:“今晚你可以喊我媽媽喲……”

    徐拙詫異的看著這倆貨。

    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臥槽你們平時都玩這么狂野的嗎?

    怪不得老孟虛成這樣呢。

    隨后幾天,店里一直很平靜。

    徐拙在忙碌之余,會去陪陪孫立松。

    二月初二那天,他還拿著一個剃須刀,幫孫立松理了一下頭發。

    龍抬頭嘛,剪剪頭發,圖個吉利。

    晚上,徐拙正在后廚忙活的時候,突然接到了戴震霆的電話。

    “孩子,二月初八那天你忙不忙?”

    徐拙有些好奇,戴震霆問這個是什么意思?

    他想了想,最近沒啥安排,便說道:“不忙啊,戴爺爺您有什么事兒嗎?”

    戴震霆的聲音有些猶豫:“那天是我生日,你要不忙的話,能不能來杭州一趟,老于說你想學浙菜,正好我試試你的基本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