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六百三十九章 去杭州

美食從和面開始
     掛了電話之后,徐拙有些不明所以。

    老戴過生日怎么想起給自己打電話了?

    難道這是……暗示要禮物?

    不過想想戴震霆的身價,徐拙排除了這個可能性。

    正好最近輪到了于培庸照顧孫立松,這會兒他正在店里給大家做米酒湯。

    徐拙把手機塞進衣兜里,走到于培庸身邊,把戴震霆打電話的事兒說了出來,想知道這是什么意思。

    于培庸聽了,笑著說道:“他是想用你敲打一下他的幾個孫子呢,沒事兒,放心去就行了。你不是還想學浙菜嘛,這是個好機會。”

    他這么一解釋,徐拙倒是懂了。

    說白了,不就是邀請自己去裝逼嘛。

    這題我會!

    怪不得前幾天系統給了一個干炸響鈴呢。

    看來就是為這次杭州之行做準備的。

    原來徐拙還以為到了三月份春暖花開的時候才能去看看西湖呢。

    沒想到戴震霆一個電話邀請,把這事兒提前了一個月。

    也好,能提前跟他接觸一下,說不定還有意外的收獲呢。

    對了,還得帶上小丫頭,給他做一期特別節目。

    生日嘛,得隆重點。

    他不愁吃喝,就缺名氣。

    那就用自己的方式,給他想要的名氣。

    他看了看日歷,二月初八是周六,小丫頭那邊倒是很好請假。

    明天研究一下坐高鐵還是坐飛機,二月初七那天跟小丫頭一塊兒過去。

    不過戴震霆過生日,自己不能空手去。

    雖然他最想要的禮物就是幫他拍視頻,但是卻不能真的就帶著三腳架和攝像機過去。

    該準備禮物還是要準備禮物的。

    至于送什么禮物,這個就得好好琢磨琢磨了。

    送這種禮物,便宜了不行,拿不出手。

    太俗了也不行,會被人鄙視。

    而且也不能隨大流,別人送什么自己就送什么。

    得挑選個比較新奇又不常見到還不會顯得很寒酸的禮物,這樣既能讓戴震霆臉上有光,也省得被戴震霆的家人挑刺。

    畢竟自己是去裝逼的,要做足準備才行。

    徐拙想了想,覺得送字畫不錯。

    但是沒名氣的字畫戴震霆未必能看得上眼。

    而有名氣的字畫……

    自己還真買不起。

    至于瓷器玉器之類的,也跟字畫差不多。

    好的買不起,買得起的拿不出手。

    而其他方面的禮物,要么跑偏,要么就完全拿不出手。

    比如純小磨香油,去揚州時候徐拙帶了一壺,讓于培庸兩口子都非常喜歡。

    但是去杭州要帶小磨香油的話,就有點太輕了。

    而姚美香做的那些醬菜泡菜,

    也是分量不太夠。

    真拿的話,或許會給戴家人一種鄉下窮親戚過來投奔的感覺。

    還是換別的吧。

    “小拙,在愣什么呢?米酒湯做好了,趕緊趁熱喝。”

    于培庸端著一碗米酒湯放在徐拙面前,然后他提著一個飯盒,打算去孫立松家。

    “于爺爺,你說我去給戴爺爺祝壽,帶什么禮物好呢?”

    在于培庸剛準備走的時候,徐拙問了他這個問題。

    于培庸跟戴震霆是幾十年的老朋友,應該知道戴震霆的喜好。

    果然,徐拙問出這個問題之后,于培庸便說道:“他最喜歡收集各種拐杖了,你可以給他買一根紅木手杖,或者其他比較珍奇木材做的手杖,他肯定會很喜歡的。”

    說完,于培庸便提著飯盒出門去了。

    喜歡收集拐杖?

    這是什么怪癖好?

    老年人的世界,我徐三歲果然看不透。

    不過紅木拐杖不太好買,而且那玩意兒帶著上高鐵也有些麻煩。

    徐拙覺得,還是提前一天去杭州,在那邊幫戴震霆買比較好。

    這樣一來,也能先跟龐世杰接觸一下,先熟悉一下那邊的環境。

    假如小丫頭能提前做個祝福戴震霆生日的短片,就更好了。

    很快,日子就到了二月初六。

    徐拙和已經請了假的小丫頭提著各自的行李和拍攝器材,坐飛機來到了蕭山機場。

    “咱們先去你舅舅家,還是先在杭州溜達溜達?”

    徐拙看著小丫頭問道。

    畢竟是到了龐世杰的地盤,得處處尊重小丫頭的意見,省得龐世杰再喂自己吃那些臭味美食。

    “咱們自己溜達溜達就行了,不用去我舅舅家,我很不習慣跟大人打交道的。”

    你還不習慣跟大人打招呼?

    哪個大人見了你不都寵得不行?

    不過徐拙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

    自己好歹也能嘗一些臭味美食。

    而小丫頭,可是半口都不吃的,這會兒要是去龐世杰家,龐世杰肯定會隆重招待。

    而他隆重招待的方式,就是擺上一桌……

    全臭宴!

    萬一再拿出他珍藏的童子尿煮蛋……

    算了算了。

    小丫頭說得對,沒必要去麻煩人家。

    先在市里溜達溜達就行了。

    結果剛來到機場的地鐵站坐地鐵去市區,徐拙的手機就響了。

    他掏出來一看,是龐世杰的電話。

    “小拙,你們是不是下飛機了?我快到機場了,你倆去機場進口的路邊等我吧,我開車拐上去正好把你倆接走。對了,怕你們餓著,特意給你們買了點吃的。UU看書 www.uukanshu.com ”

    啊?

    不會是臭味美食吧?

    “肯定是我媽說的,天天在群里炫耀你長得帥,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包養個小白臉呢。”

    小丫頭憤憤不平的說著,前幾天還有人旁敲側擊的問于長江,龐麗華是不是又找了個小奶狗,弄得于長江哭笑不得。

    兩人無奈,從地鐵站再次返回地面,來到進站口,正好龐世杰也到了。

    他開著一臺牧馬人,穿著一身戶外裝,上身還套了一件多口袋的馬甲。

    不知道的還以為剛從川藏線上過來的呢。

    “舅舅這打扮,挺時髦的哈。”

    徐拙打了個招呼,和小丫頭坐在了車子后排。

    龐世杰從副駕上摸了個塑料袋遞了過來:“給你倆帶的吃的,拿著啊,得趕緊走,這地方不能多停留。”

    徐拙伸手接過來。

    預想中的臭味兒沒有出現,反而飄出一股誘人的香味兒。

    打開一看,里面是一個個沾滿芝麻圓滾滾的小燒餅。

    “你舅媽聽說你們要來,擔心你們吃不慣我們家的飯,趕緊去排隊幫你們買了這些梅干燒餅,趁熱嘗嘗,這家燒餅味道很棒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