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六百四十五章 承包外賣?

美食從和面開始
     戴震霆仔細摩挲一下這根小葉紫檀根瘤木拐杖,滿意的點了點頭:“小拙有心了哈,今天戴爺爺想讓你當著大家的面表演烹飪技法,可以么?”

    徐拙肯定不會拒絕。

    畢竟來的時候,就打算在這邊裝一波了。

    “我都聽戴爺爺的安排。”

    戴震霆欣慰的點點頭,要是戴家的幾個孫子也這么聽話該多好。

    可惜……

    拐杖都打斷多少根了,依然沒什么用。

    他已經預想到,等自己百年之后,戴家的這些產業,怕是會被敗得一干二凈。

    一想到這些,他心里就一片灰暗。

    謝謝后輩啥時候才能讓自己不操心呢?

    看看人家徐濟民和于培庸,再看看自己。

    戴震霆的心里,就更加灰暗了。

    徐拙跟戴震霆聊了幾句之后,就去偏廳,窩在沙發上,跟龐世杰一塊兒嗑瓜子去了。

    “舅舅,剛剛我拿出拐杖的時候,大家的表情怎么變得那么奇怪啊?”

    戴家客廳里擺著的是椒鹽味的南瓜籽,味道很好,吃著特別讓人上癮。

    徐拙給小丫頭也抓了一把,幾人坐在角落中,閑著沒事聊起了拐杖的事兒。

    龐世杰笑了笑:“大概十幾年前吧,你戴爺爺老痛風,經常拄著拐杖,家里幾個孩子剛接手生意,一出錯他就用拐杖打。”

    那段時間,龐世杰每天過得都很糾結。

    因為家里買拐杖的事兒由他負責。

    買結實的,大舅哥小舅子的身體承受不住,他于心不忍。

    買不結實的,又擔心戴震霆使用時候出什么意外。

    而且那會兒戴震霆的雖然痛風,但是身體卻不錯,力氣很大。

    一根普通的拐杖,不出二十下就能打斷。

    所以,龐世杰隔幾天就要去買拐杖,傳出來之后,好多人都拿這事兒跟戴震霆開玩笑。

    所以前天龐世杰見到徐拙買了根拐杖,就知道這是于培庸給出的主意。

    不過現在戴震霆身體越來越差,確實需要一根拐杖了。

    九點過后,賓客逐漸出現。

    雖然戴震霆不喜歡大操大辦,但是他在杭州經營幾十年,來的賓客還是非常多的。

    這些人有戴震霆的得意弟子,有各種親戚,還有戴震霆生意上的合作伙伴。

    大家熙熙攘攘擠在一起,很是熱鬧。

    這個時候,鄒玉淑就有些不合群了。

    她坐在角落中,幾次想跟大家搭話,卻都插不進去。

    因為大家聊的話題,她都不是很懂。

    而大家拿的禮物,動輒都是上萬,她帶的那些東西真有點拿不出手了。

    比如之前他一直看不上徐拙拿的那根棍子,居然五六萬塊錢。

    有錢人的世界,真是不一樣。

    在她坐在角落中沉默不語的時候,

    小丫頭湊了過來。

    “阿姨,來嘗嘗他們家的瓜子,味道可真好。”

    小丫頭的到來,讓鄒玉淑心里暖暖的。

    小丫頭對鄒玉淑沒什么意見,反而挺感激的。

    要不是她住在龐世杰家,自己想要拿下男神,還不知道得等到什么時候呢。

    所以,見鄒玉淑有些受冷落,小丫頭就主動拉著徐拙湊過來聊天。

    今天來的那些人好多都是為了裝逼的。

    男的在聊著車子房子,以及生意啥的。

    女的聊著黃金珠寶、皮鞋箱包,反正都想成為眾人眼中的焦點。

    希望從別人眼神中看到羨慕的目光。

    小丫頭雖然也喜歡裝逼,但是她更多的是炫耀自己的男朋友。

    對于這種張口閉口多少錢的行為,覺得有些Low。

    徐拙也不太習慣這種場合。

    他認識的人不多,而且自問也沒什么拿的出手的成績,還是乖乖坐在角落中嗑瓜子比較好。

    就這樣,三人坐在角落的沙發上,嗑了差不多有兩斤瓜子。

    直到龐世杰過來叫他,徐拙才放下了手中的瓜子。

    “我老丈人想讓你做菜呢,你準備做什么?”

    徐拙本想說做蒸三臭,但是想想真要做的話,這別墅怕是兩天都進不來人。

    還是等私底下再給戴震霆做蒸三臭吧。

    他想了想,沖龐世杰說道:“我做干炸響鈴吧,這道菜簡單,正好讓戴爺爺也嘗嘗我做浙菜的手藝。”

    “干炸響鈴?你啥時候學會這道菜了?”

    龐世杰對徐拙的廚藝認知,還停留在元旦在揚州的階段。

    完全沒想到,徐拙這孩子已經悄無聲息的把手伸到浙菜這邊了。

    怪不得于培庸不想讓自己教他呢,這天賦,還真是可怕。

    “前幾天看視頻瞎琢磨的,戴爺爺是浙菜泰斗,給他祝壽肯定要做浙菜,這樣才符合戴爺爺的身份。”

    龐世杰一聽,就去廚房,幫徐拙準備食材去了。

    雖然他對徐拙能否做好干炸響鈴抱有懷疑,但是想想上次跟徐拙打賭造成的后果,龐世杰明智的沒多說什么。

    他可不想再當徐拙裝逼的背景板了。

    做菜的地方在別墅院子里,戴震霆的徒弟們已經弄好了灶臺。

    各種廚具也準備妥當。

    廚師聚會嘛,不做菜露一手那還有什么意思?

    而且做菜的人也有好幾撥。

    老中青三代人都有展示的機會。

    老年人肯定就是戴震霆本人了,他做菜的目的,是讓大家親眼見識一下,UU看書 .uukanshu.com 浙菜泰斗的高度。

    而中年廚師,代表著浙菜的中堅力量,現在展示一下,好讓戴震霆進行檢閱。

    至于年輕一輩,則是象征著浙菜的傳承,讓戴震霆知道,他的廚藝后繼有人。

    徐拙弄清楚之后,表情有些奇怪。

    你們浙菜廚師湊在一塊兒其樂融融的相親相愛,把我安排進來是什么意思?

    假如浙菜的未來棟梁們還干不過我這個外人,怕是所有人臉上都無光吧?

    真不明白戴震霆這么安排是什么意思。

    教訓后輩的方式很多,非得用外人打臉的方式么?

    徐拙去院子里的時候,小丫頭也跟了過去。

    “閨女啊,你男朋友這么有錢,居然是個廚師?”

    鄒玉淑很好奇,以為徐拙是某個老總的兒子,沒想到就是個掌勺的廚師。

    “現在能耐住性子做菜的年輕人可不多,我們家那小子,寧愿去送外賣都不愿學廚師,現在又想把杭州味道的外賣承包下來,沒一點正形……”

    “承包外賣?這怎么承包啊?鄒阿姨您給我說說唄……”

    ————————————

    推一本好書:《一切從籃球開始》,感興趣的朋友可以搜一下看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