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六百四十六章 幾10萬而已

美食從和面開始
     龐世杰的杭州味道,以前在外賣平臺上生意挺不錯的。

    但是后來外賣平臺開始割韭菜,一下子把抽成提升到百分之二十二以上,另外還要商家支付保證金、配送金、滿減活動金以及外賣紅包等等。

    算下來要被平臺抽走百分之三十五以上,根本沒任何利潤可言。所以龐世杰就把杭州味道的外賣給停了。

    他店里的生意很不錯,沒必要幫外賣平臺打工。

    但是停了外賣之后,一些喜歡吃杭州味道外賣的顧客就有些不滿了。

    一直在呼吁杭州味道把外賣生意開起來。

    鄒玉淑的兒子作為外賣員,對這事兒有些上心,他幾次找到龐世杰,想要把杭州味道的外賣承包下來,自己找幾個人配送。

    但是龐世都沒同意。

    鄒玉淑這次之所以住在龐世杰家里,也是想再跟龐世杰說說,不過效果卻不是太好。

    因為自從取消外賣業務之后,龐世杰的店里的客流量多了不少,翻臺率也很高,這種情況下,他就算想做外賣,后廚也沒這份精力了。

    “鄒阿姨,您兒子為什么這么執著于外賣呢?”

    小丫頭很是不解,有這么好的關系,不管是去戴家的酒樓,還是在龐世杰的杭州味道,都能謀得一份不錯的差事。

    要是再會來事一點兒,混個采購之類油水重的差事當當,能撈不少錢。

    比當個整天風吹日曬的外賣員滋潤多了。

    鄒玉淑嘆了口氣,說出了事情的緣由。

    她兒子魯曉兵大學畢業那年,外賣剛剛興起,正鋪天蓋地砸錢做推廣呢。

    魯曉兵覺得這是個新的商機,放棄了家里安排好的工作,自己買了臺電動車,一頭扎進了送外賣的大軍中。

    把他爸氣得不輕,覺得很沒出息。

    上了幾年大學,哪怕不考公務員呢,至少也得找個像樣的工作吧?

    送外賣算什么工作?

    風吹日曬的不說,還得看人家的臉色。

    爺倆兒的關系出現了縫隙。

    基本上每次見面都會吵架。

    或許是逆反心理吧,家里越是反對,魯曉兵就越來勁,誰勸都不聽,就要送外賣,而且還要做出一番成績給他爸看看。

    “從外賣興起到現在,也好幾年時間了吧?按理說第一批送外賣的人,現在至少也能混個區域代理什么的,您兒子怎么……”

    小丫頭因為接手四方面館的外賣,所以對這一行挺了解的。

    好幾年時間,哪怕從最低的外賣員做起,這會兒也能當個區域經理了。

    魯曉兵怎么還在送外賣?

    難道他真是個一根筋?

    “前年他被提拔成萬象城配送站的站長,不過不到一個月時間,他爸查出了肝癌,曉兵就辭職照顧他爸,一直把他爸送走……”

    送走親人后,魯曉兵想要再回到崗位上的時候,卻發現現在的外賣已經改成了承包制,

    只要有錢,誰都能承包一個配送站。

    他以前的那些工作經歷變得一文不值。

    想要進這一行,就得重頭再來。

    要是還跟以前那樣的勢頭,他倒是不介意從送外賣做起。

    但是魯曉兵研究了一下外賣平臺的條文,發現平臺對外賣員越來越嚴苛了,罰款扣款的項目很多,但是卻沒幾條激勵獎勵。

    走訪了幾個外賣員,大家都在抱怨收入下降的問題。

    另外,平臺抽成提高以后,越來越多的商家選擇逃離外賣平臺。

    所以魯曉兵就想承包幾個店面的外賣業務,自己經營,把平臺抽成的環節給去掉。

    然而談了不少店,人家要么跟龐世杰一樣沒興趣,要么想把魯曉兵招到自己店里,當個專職的送餐員。

    根本就沒懂魯曉兵的意圖。

    小丫頭倒是懂了,想到四方面館搬到省城之后,外賣業務還沒一點頭緒,所以就想跟那個魯曉兵接觸一下。

    “鄒阿姨,您兒子現在在杭州市區嗎?我們能不能見見他?說不定我們有合作的機會呢。”

    杭州這邊外賣競爭激烈,也有不少第三方的外賣公司存在,魯曉兵想要在這邊從零開始發展外賣,有些吃力。

    所以,小丫頭想勸他去中原省城。

    到時候把趙記私房菜、徐家酒樓以及新開的四方酒樓的外賣業務都抓到手里,前期的開銷應該能顧上。

    而且有這幾家店打底,再跟別的店談業務也順利一些。

    再加上陳桂芳這些長輩的幫襯,不說生意能有多紅火,至少比騎著電動車送外賣要強一些。

    鄒玉淑有些詫異的看著小丫頭:“合作?怎么合作?給他投資還是承包外賣業務?”

    小丫頭算了一下自己卡里的零花錢,笑著說道:“兩樣都有,就是得去中原省城那邊發展,就看他愿不愿意了。”

    “姑娘,投資這種生意都是就幾十萬起步的,你……不跟家人商量一下?”

    她其實想問小丫頭拿得出這么多錢嗎?

    但是想想這對戀人,出手就是好幾萬的拐杖,UU看書 .uukanshu.com 便把話改了一下。

    小丫頭笑笑:“幾十萬而已,有啥好商量的,鄒阿姨,您先跟他說一下,行的話下午我們見一面聊聊……先這樣啊,我得去拍我男朋友做菜了。”

    說完,她拿著那套拍攝設備,就興沖沖的跑進了院子里。

    外面一大群廚師這會兒聚在一起,說完了戴震霆對浙菜的推廣和貢獻,接下來就是做菜環節了。

    首先就是年輕廚師向戴震霆展示廚師。

    徐拙也位列其中。

    因為時間關系,所以大家都沒有選擇動輒要制作好幾小時的菜品。

    開始動手做的時候,徐拙看了看其他人的選擇,六個人中,居然有三個人都選擇做干炸響鈴。

    這么搶手的嗎?

    那就再多加一個唄,看看大家到底誰做的干炸響鈴味道好。

    七個人,四道干炸響鈴。

    一下子把大家的注意力給吸引住了。

    戴震霆有些驚訝,他原本希望徐拙做油爆雙脆的,讓這些年輕人都看看徐拙的刀工勺工有多厲害。

    省得他們天天老覺得自己厲害。

    結果徐拙這孩子居然選了干炸響鈴這道浙江菜。

    這……能比得上那幾個已經做了幾年的年輕廚師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