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六百五十三章 我只是個門外漢

美食從和面開始
     徐拙沒興趣跟馮衛國比較。

    倒不是擔心會輸,而是怕一不小心贏了馮衛國。

    這就不好解釋菜品的來源了。

    現在這群老頭也在B站混,各種做菜的視頻幾乎都看過。

    要是在廚藝上冷不丁超過他們,這群老頭絕對會追查到底。

    不過,直接拒絕的話,也有點突兀。

    徐拙想了想,沖馮衛國說道:“馮爺爺,我就是個門外漢,肯定跟你比不上,明天你先做一遍,讓我看一遍做法,然后我再做著試試,這樣才行。”

    馮衛國想當師父想迷了,聽到這個提議,自然滿口答應了下來。

    第二天一早,徐拙來到店里,就看到了建國買的一箱冷凍帶魚。

    他打開箱子看了看,帶魚的眼鏡清澈明亮,魚鰓部位顏色鮮紅,而且魚身上的魚鱗大部分都沒脫落。

    “不錯,在林平市能買到這么好的帶魚,真的很難得。”

    老爺子看了兩眼,就自顧自的做飯去了。

    今天早上準備吃蔥油餅配酸辣湯。

    徐拙負責做餅,老爺子負責燒湯。

    徐拙把帶魚放到冷庫中,先吃早飯,吃完早飯再做帶魚也不遲。

    今天徐拙做蔥油餅的時候,用的是豬油,所以味道很香,而且油餅層次分明,蔥香四溢,幾個人都吃了不少。

    甚至連專門跑過來吃早飯的小丫頭都吃了好幾塊,直到撐得一口都吃不下去,這才戀戀不舍的把手中吃剩下的半塊遞給了徐拙。

    男朋友嘛,就是吃剩菜剩飯的。

    小丫頭把孫盼盼的理論活學活用,隨便喝了幾口酸辣湯之后,便騎著電動車回去補覺了。

    徐拙把她剩下的蔥油餅和酸辣湯喝完之后,洗了洗手,準備忙今天的事兒。

    九點多時候,

    馮衛國一搖三晃的說道:“小拙,咱們開始吧?”

    徐拙把最后一片會面做好,點頭說道:“開始吧,再晚就趕不上吃午飯了。”

    做無骨帶魚,至少要悶煮一個半小時以上,所以這個時候動手,其實已經有點晚了。

    不過店里到處都是吃的,就算趕不上午飯也沒事,反正下午三點那會兒,大家都會吃一頓加餐,那會兒再吃待遇也行。

    徐拙把帶魚從冷庫中搬過來,跟馮衛國一道開始收拾。

    先把帶魚肚子里的內臟掏出來清洗干凈,然后把帶魚頭剁下來扔掉。

    有些地方一直有帶魚頭不能吃的說法,其實帶魚頭是可以吃的,不過沒多少肉不說,清理起來也比較麻煩。

    而且帶魚的牙齒很鋒利,一不小心就會掛到手。

    所以徐拙選擇直接扔掉。

    除了魚頭之外,魚鰭和魚尾也要切下來扔掉。

    不然油炸的時候容易炸糊,做出來帶魚會有股子苦味兒。

    弄好之后,兩人把帶魚里里外外全部清洗一下,開始進行下一步,打花刀。

    “做無骨帶魚,一定要打花刀,這樣才能把魚刺和魚骨悶煮化開,而且打花刀也是有講究的,不是隨隨便便劃兩刀就行。”

    準備打花刀的時候,馮衛國好為人師的特性就出來了。

    拿著帶魚一邊打一字花刀,一邊給徐拙講著打花刀的重要性。

    所謂一字花刀,就是在魚身上豎直的劃一刀就行了,在花刀中,一字花刀是最容易打的花刀。

    不過就算是最容易的花刀,也是有講究的。

    帶魚身上打的一字花刀,間隔要在一厘米到一點五厘米之間,而且每一刀都要切到帶魚脊骨的位置。

    這樣做的目的一來是為了更好的入味兒,另外就是能夠在油炸和悶煮的過程中,讓魚骨能夠軟化。

    馮衛國打花刀的手法很快,每一下都切到魚骨的位置,差不多在十厘米的時候,把帶魚切斷。

    不過徐拙因為有技能加持,切得也不慢。

    兩人把帶魚切好之后,接下來就是腌制了。

    徐拙妝模作樣的看著馮衛國問道:“馮爺爺,腌制都放什么料啊?”

    馮衛國笑笑:“帶魚的腌料很簡單,一勺白糖、一勺食鹽、一勺胡椒粉,再來料酒和姜蔥就行了。”

    跟技能的腌肉方式倒是很相似,不過系統給的腌料中,還要放花椒。

    花椒有去腥增香的作用,腌制帶魚的時候放一些花椒進去,能夠讓帶魚有股淡淡的花椒香味兒。

    不過等油炸的時候,需要把花椒挑出來,免得炸糊,影響味道。

    兩人一前一后把帶魚腌上,然后封上保鮮膜,放在冰箱里冷藏。

    腌漬肉類的時候,最好放進冷藏中,這樣能夠讓肉在低溫下保持鮮嫩的口感,而且也便于調料入味。

    二十分鐘后,兩人開著油炸。

    不過徐拙的操作總是慢馮衛國一步,看上去像是處處都在跟著馮衛國學習一樣。

    馮衛國倒是很高興,每一步都講解得很用心。

    徐拙也裝模作樣的點頭,有時候還恍然大悟的來一句“原來是這么回事啊”的感慨,兩人做帶魚的過程倒是輕松加愉快。

    油炸之前,要把腌漬帶魚的蔥姜之類的配料挑揀出來,避免帶進油鍋中炸糊。

    油溫升高到七成熱的時候,馮衛國開始往里面下帶魚。

    帶魚要一塊一塊下,不能一股腦全部倒進去。

    而且下進鍋里的帶魚不能重疊,因為打過花刀的帶魚現在只有中間的脊骨連著,魚肉一抖就會散開,所以不能疊壓,也不能翻動。

    帶魚下鍋里之后就把火開大進行油炸。

    期間,除了防止沾鍋底需要晃動一下炒鍋之外,別的任何動作都不用做。

    “一定要把帶魚炸透,這樣吃的時候魚骨才會入口即化。”

    炸帶魚其實很好判定,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只要鍋里不再劈哩叭啦響的時候,也就是沒有水分的時候,就代表帶魚炸透了。

    炸透的帶魚有些干,而且很輕,用漏勺輕輕一舀就能從鍋里舀出來。

    炸好的帶魚放在托盤里控油,然后繼續炸下一鍋。

    等所有的帶魚段全都油炸完畢之后,就進入了做無辜帶魚的最后一步——醋悶。

    醋悶的步驟不算難,但是操作不好的話,也很容易出問題。

    不過這個時候,兩人做法的區別也顯現出來了。

    馮衛國悶帶魚用的是高壓鍋,速度比較快。

    而徐拙,用的則是大鐵鍋……

    ————————

    不好意思,因為梳理劇情耽誤了時間,今天就三更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