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六百五十五章 跟著崔勇去要賬

美食從和面開始
     糟魚是流行于華北地區的一種美食。

    用的是鯉魚或者鯽魚,去內臟清洗干凈后,先風干,再悶煮。

    成品魚骨酥爛入味,魚鱗口感勁道,魚肉香味兒四溢,是一種很有風味的下酒菜,徐拙曾經在《舌尖》中見到過這種美食的身影。

    不過他總覺得糟魚臟兮兮的,所以從沒有吃過。

    這會兒老爺子說起了糟魚,讓倒是勾起了徐拙的好奇心。

    他笑著說道:“咱們這邊吃糟魚的人不多,以前好幾家飯店有賣,但是因為沒人吃,所以就下架了,不過回頭可以做一些,咱們自己嘗嘗。”

    老爺子點點頭:“等開春之后吧,現在不是吃糟魚的季節。”

    正吃著的時候,崔勇開車過來了。

    “徐拙,明天有事兒沒?一塊兒去省城吧?”

    徐拙有些好奇:“有事兒?”

    崔勇點點頭:“去幫我表弟要工程款,好像距離你那新店不遠,所以想跟你一塊兒過去,正好去看看你那新店的位置,認認門。”

    徐拙前些天剛給崔勇說過,最近沒事兒別去省城,省得被女富婆駱秀芬見到。

    不過崔勇手里有那富婆的視頻,倒也不怕對方。

    “真是巧了,我正好要去省城,明天咱們一塊兒去吧。對了崔哥,剛做出來的無骨帶魚,嘗嘗味道如何,這幾天店里就會推出來。”

    黃婷婷給崔勇拿了雙筷子,崔勇也沒客氣,坐下來就吃了起來。

    以前物流不發達,在中原地區很少有海鮮出現,大家唯一能買到的,也就是帶魚了。

    特別是冬天臨近過年的時候,農村集會上有不少賣帶魚的商販。

    所以崔勇對帶魚很熟悉,一段時間不吃就會想得慌。

    上次在店里喝酒的時候,他還讓徐拙弄幾樣帶魚的菜品出來過過癮,原本以為徐拙會做個干炸帶魚或者紅燒帶魚,沒想到上來就把無骨帶魚做了出來。

    對崔勇來說,這可真是驚喜了。

    既然說驚喜,自然就得喝兩杯。

    然后他吃著帶魚喝著酒,就這么喝多了。

    直到第二天徐拙開車拉著他去省城,崔勇依然覺得腦袋有些昏沉。

    “太難受了,以后真不能喝多,每次不能超過三……半斤吧,三兩有點不夠。”

    他揉著腦袋,絮絮叨叨的給自己定了個喝酒的喝酒的標尺。

    不過半斤的量……

    “少喝點吧,這玩意兒喝多了沒好處。”

    崔勇笑笑:“我跟大姜都已經說好了,等今年年底,我倆各自辦一次戒酒儀式,然后就正式戒酒了……”

    “戒酒儀式?儀式上還要喝酒不?”

    “那當然得喝了,要好好跟酒告個別,也顯得有儀式感一些。”

    聽了這話,徐拙覺得這倆貨再過三年,也戒不了酒。

    把話題從酒上面移開,徐拙問起了這次要工程款的事兒。

    “你表弟是做什么工程的?還需要你幫忙要工程款?”

    崔勇放下車窗,點上一根煙說道:“做大理石裝潢的,一般都是跟著裝修公司做,有時候也會跟著地產商合作。”

    “裝潢?”

    徐拙來了興趣。

    他現在正在發愁店里的裝修呢。

    這會兒居然遇到了一個懂得裝潢的人,這么巧的嗎?

    “我表弟就會帶幾個人干活兒,圖紙啥的不是很懂,不過等會兒見到他可以問問。要是行就讓他做,要是不行那就再找人,不過別找裝修公司了,他們接的活兒也都是分包出去,這一行路數很多的。”

    崔勇雖然是個修車的,但是各行各業都挺了解的。

    他給徐拙講了一路裝修分包的內幕。

    那些大點兒的裝修公司,都沒有自己的施工隊,全都是分包給外人,他們從設計上和裝潢材料的廠家拿提成,另外施工費上也會克扣一些。

    到了省城,在距離新店不遠的一個寫字樓旁邊,徐拙見到了崔勇的表弟。

    他名叫薛春峰,看上去三十多歲,有些靦腆,穿著一件黑色的皮夾克,見到徐拙就趕緊掏煙。

    崔勇問道:“那老板在哪呢?狗日的連血汗錢也拖欠,真是討打。還有你,人家老板沒給錢,你怎么把自家的錢墊出去了?真是死腦筋!”

    他在要賬公司干過,對這里面的套路很清楚。

    比如包工程的錢,假如上面沒結算,那包工頭就不能自己墊付,就算墊付,也最多給一半。

    假如跟薛春峰這樣,從家里拿錢墊付給工人,其結果就是要賬的時候,那些工人沒人會過來幫忙。

    導致現在只有薛春峰一個人在這蹲守老板。

    這種事情,人越多影響才越大,要回來的幾率才越高。

    只有一個人的話,而且還是包工頭,就不一定了。

    因為拖欠農民工工資是大事兒,是社會不允許的,但是拖欠包工頭的錢,就沒人管這種閑事了。

    崔勇把薛春峰教訓一番之后,然后就信步走進了寫字樓中。

    薛春峰帶著崔勇和徐拙進入電梯,UU看書www.uukanshu 來到了位于九樓的地產公司。

    從電梯口出來,迎面就是地產公司的前臺。

    前臺的那個小姑娘有些盛氣凌人:“請問幾位找誰?有預約嗎?”

    薛春峰有些結巴的說道:“我找孫總,跟他打過電……”

    “孫總不在,你下午再來吧。”

    沒等薛春峰說完,前臺的小姑娘就要打發他走人。

    “怎么了能?剛剛我見他上樓了,打電話的時候他也說在辦公室了,你怎么……”

    薛春峰有些急了。

    他每次過來要賬,這前臺就各種阻攔。

    今天他眼睜睜的看著孫總上樓的,結果又說不在。

    “我說不在就不在,想找人下午再來,再不走我就喊保安了啊!”

    薛春峰正要跟她爭辯,崔勇拉了他一下,套出打火機點了根煙,沖前臺那小姑娘噴了口煙。

    “行,你喊吧,我等著呢。”

    這種公司基本上就一些文員和財務,有個屁的保安。

    那小姑娘估計沒見過崔勇這樣的滾刀肉,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你在這上班,老板交代你什么你做什么,這很正常,但是你小小年紀這么盛氣凌人,你家大人沒教你怎么尊重別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