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六百五十六章 這么巧的嗎?

美食從和面開始
     崔勇沒問她那個孫總在不在,就這么叼著煙,說幾句話就朝那小姑娘臉上噴一口,真是比反派還反派。

    “你們是干嘛的?趕緊出去,再不出去我可報警了啊!”

    小姑娘快要哭出來的時候,里面走出來一個穿著西服的年輕男子,看到崔勇這種流氓行為就大聲喝止。

    崔勇抬手把身上那件薄款羽絨服的拉鏈拉開,他里面就穿了件黑色背心,胸前的紋身與腱子肉全都暴露了出來。

    “報唄,趕緊的,你不報警你是狗生的。”

    崔勇放過那個小姑娘,走到這年輕人面前,張口又噴了他一口煙。

    他這流里流氣的樣,看得徐拙都有些羞與為伍。

    不過這種事情,你要文質彬彬的過來談,屁用沒有,不用老板出面,光這些小兵就能把你磨得一點脾氣都沒有。

    這是崔勇總結出來的經驗。

    雖然有些野蠻,也有些上不了臺面,但是很好用。

    他這么一說,那年輕人反而不報警了,而是后退了一步:“你干嘛的?有事兒你就說事兒。”

    摸不透崔勇底細的情況下,他可不想跟崔勇有過多的糾纏。

    自己就是個打工的,干嘛幫老板在這擋槍子?

    這就是崔勇的策略。

    要是跟這些人文明著來,他們會非常來勁。

    因為這樣可以在老板面前留個好印象。

    但是碰到滾刀肉,他們就不想多參與了。

    幫老板擋這一次,他也不多給一分錢,自己何必在這受氣呢?

    跟幫人一個道理,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大家不會吝嗇自己的愛心。

    但是需要花費一定代價的時候,那就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我是來找你們孫總的,在電話里都說好了,這小姑娘卻說他不在,孫總真不在嗎?”

    男的一聽,轉身向里面走去:“我去幫你看看。”

    他拉開一間辦公室的門就走了進去,徐拙甚至還聽到了反鎖門的聲音。

    估計崔勇離開之前,他是不準備出門了。

    崔勇大搖大擺的向里面走去,一邊走還一邊問薛春峰:“知道是哪間辦公室嗎?”

    薛春峰指了指最里面那間:“最里面那個董事長辦公室就是。”

    周圍有一些辦公的人,但是沒人再出言制止,也沒人說話。

    這就是崔勇要的效果。

    他徑自走到最深處的那間辦公室門口,抬手敲了敲門。

    里面傳來了一個男子的聲音:“進來。”

    崔勇擰開門,走了進去。

    “整理好了是吧?整理好了放我辦公桌……你們是誰?誰讓你們進來的?”

    崔勇扭臉沖薛春峰說道:“看來你來的不夠頻繁啊,這位孫總都把你給忘了,工程款的欠條拿出來,給他看看。”

    這位孫總今年大概五十來歲。

    長得挺富態的,個頭不是很高,有很嚴重的酒糟鼻。

    他看了一眼薛春峰,這才笑了笑:“是小薛啊,有事兒嗎?這都快二月中旬了,你還沒接到活兒啊?可得抓點緊了,不然大好春天,就這么浪費了就太可惜了。”

    他完全沒提欠錢的事兒。

    哪怕薛春峰把欠條拿了出來,他依然還想個長輩一樣,循循善誘的讓薛春峰趕緊找活兒,不要錯過春天。

    絲毫不提還錢的事兒。

    這年頭,欠債的都是大爺。

    徐拙對這點兒倒是深有感觸。

    崔勇拿著欠條在孫總面前晃了晃:“別繞了,說正事兒吧,這十四萬的工程款,今天有信兒嗎?”

    孫總這才像是剛注意到了那張欠條一樣,拍了拍腦。

    “哎呀,真不巧,我們公司財務出差去了,至少要一星期才能回來,你們下周再來吧,到時候我絕對把錢給你們……”

    薛春峰急了:“我上周來的時候,你說今天絕對會給,你這么大的人了,怎么說話不算話呢?”

    崔勇笑笑:“沒教養唄,哪種有娘生沒娘養的人,全都這個德行。”

    孫總臉色一變:“小薛,你怎么什么人都往公司這邊領?那十四萬塊錢你還打算要不要了?”

    說完,他拿著手機文件就準備往外走:“我還有事兒呢,小薛你下周來吧,下周來我絕對把錢……你干嘛你?你給我松開!”

    崔勇拉著他往沙發上一推,抬腿把門關上,反鎖上之后,他叼著煙,開始看屋子里的擺設。

    “今天你不把錢給了,哪也別想去,你要報警就趕緊報警,正好我還想讓事情弄大一點兒呢……誒?”

    他正說著的時候,看到了書架上擺著的一張照片。

    拿在手中仔細端詳了起來。

    徐拙有些詫異。

    這就是要賬的步驟?

    感覺這手段沒什么出奇的地方啊?

    不知道崔勇要賬無往不利的竅門在哪里。

    他正想著,崔勇把照片遞給了徐拙。

    徐拙不明所以,不過還是接了過來。

    這是孫總和一個中年女人的合影,兩人背后的貌似是富士山。

    風景很美,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只不過這倆人有些煞風景。

    特別是孫總的大紅鼻子,比富士山的雪頂還引人注目。

    而旁邊站著的那個中年婦女,有些胖,加上頭發是燙的,還穿著黑色的貂皮大衣,猛一看還以為孫總跟藏獒的合影呢。

    徐拙看了兩眼,沒當回事。

    他剛準備放回去,突然覺得那女的有些面熟。

    拿在手中又看了看,有些詫異的瞅了崔勇一眼。

    這個女的,居然就是那個被崔勇和大姜撞見的富婆,駱秀芬。

    崔勇笑著把照片拿了過去,又端詳了兩眼,這才擺在了書架上。

    孫總對這種場面貌似也很習慣,坐在沙發上,拿著手機開始跟人聊天。

    也不知道是在跟人約飯局,還是叫人過來打崔勇。

    薛春峰站在一邊,手里攥著那張欠條,表情有些消沉,每次來要賬都是乘興而來,敗興而歸,看來今天也是這樣了。

    崔勇坐在孫總對面,拿著手機,在相冊里翻找著。

    找了好一會兒之后,他打開一段視頻,然后把手機屏幕放在了孫總面前。

    “這娘們兒你熟悉嗎?今天不把錢給我,我保證天黑之前,你所有的親戚朋友還有你公司里的員工,甚至你在南京讀研究生的女兒,都會看到這段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