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六百五十七章 搞定

美食從和面開始
     徐拙很想拉住崔勇。

    人家兩口子正在鬧離婚呢,根本沒啥夫妻感情,你拿這段視頻威脅孫總有個屁的作用?

    真要把視頻群發出去,人家只要選擇報警就行了。

    昨天喝酒喝太多,把自己喝迷糊了?

    結果孫總看到視頻之后,隨即說道:“把視頻給我,我就把錢給你們,十四萬,一分錢都不會少。”

    臥槽!

    徐拙沒想到這貨會如此痛快。

    別的什么都沒問,就這么要把錢給薛春峰。

    這事兒有些……

    出乎意料啊。

    崔勇加了孫總的好友,然后把手機上的幾段視頻全都發了過去,還當著孫總的面,把視頻給刪了。

    孫總也信守承諾,直接給薛春峰轉了十四萬塊錢。

    臨走時候,崔勇還把黃婷婷前男友的個人信息一股腦的發給了孫總。

    “這是那小白臉的個人信息,身份證家庭住址車牌號啥的全都有,你找到他能問出很多事情。這些信息我就不收錢了,免費送給你。”

    說完,一行人離開了這家房地產公司。

    “走,找地方喝兩杯。”

    到了樓下,崔勇就讓薛春峰找地方吃飯。

    徐拙一臉的不解:“崔哥,我有些不明白,他為啥就把錢給了呢?”

    崔勇笑笑:“你是沒調查孫總這個人,他急切的想要跟那個女人離婚,但是那女人堅決不離。現在我把他老婆出軌的證據送到他面前,他肯定得感謝我啊。”

    這么離奇的嗎?

    “說實話,要不是當著咱們的面不好意思,我覺得那孫總怕早就笑出聲了。剛剛他玩手機的時候你沒看到嗎?他的情人好像懷孕了。”

    這貨的眼可真尖。

    當時孫總聊天的時候,徐拙還以為他在叫人呢。

    沒想到是跟情人在說離婚的事兒。

    上車之后,崔勇接著說道:“我之前就知道那是他老婆了,只不過有點不確信,今天看到合影,才算是石錘了。這兩口子各玩各的,倒是挺美的。”

    薛春峰說道:“這種人真不知道怎么想的,好好的日子不過,居然還找情人。現在可好,情人懷孕了要逼婚,看來有錢人過得也不是多快樂。”

    崔勇笑笑:“有錢人的快樂你可想象不到,不過那情人到底懷的是不是他的孩子,現在可不好說。也許是接了人家的盤呢。”

    徐拙開著車也沒走遠,來到了那家蒙古菜館門口。

    今天閑著沒事,而且人不多,來嘗嘗蒙古菜。

    下車之后,徐拙又問了崔勇一個問題。

    “要是今天孫總不給錢,你怎么辦?”

    “那簡單,找到他老婆,把那張欠條以十五萬的價格賣給她,她肯定要。那富婆可不想視頻流落出去的,就算我多要幾萬,她也會給錢的,不過要多了的話,事后她有可能會報警,所以還是找孫總比較穩妥,

    給了他出軌的證據,離婚的事兒應該就容易多了。”

    來到里面,開始點餐。

    要了兩斤手把羊肉,兩斤烤羊排,又要了一斤羊肉餡餅,還有拔絲羊奶、風干雞肉、莜面等等。

    蒙古菜沒有什么素菜,不過這些蒙古菜館因地制宜,弄了一些中原常見的素菜和小炒,免得顧客吃不慣。

    崔勇沒要店家極力推薦的馬奶酒,而是從柜臺上拿了瓶二鍋頭。

    三人也沒去包間,就在大廳里坐著,等菜上來就開吃。

    徐拙看著薛春峰問道:“峰哥,你除了會做大理石裝潢之外,還會做什么?對面那個售樓部是我買下來店面,準備開飯店,但是設計圖出來了,卻找不到施工單位,不知道有你做的活兒沒。”

    徐老板很清楚,今天崔勇之所以帶著他來要賬,就是想給薛春峰創造一個機會的。

    畢竟新店找不到裝修公司的事兒,圈里的人全都知道。

    薛春峰說道:“關于大理石的我可以全都包下來做,因為這些年我干的就是大理石的裝潢,至于其他方面,我雖然不精通,但是也能直到施工的人。”

    他這些年一直在省城做這類工作,圈子里全都是裝修相關的人,找一些知根知底的熟手一點都不難。

    菜上來后,徐拙和薛春峰邊吃邊聊。

    薛春峰這邊不僅能找到所有項目的施工隊,還能找一個幫徐拙找一個既懂圖紙又能統籌全局的技術員。

    “人靠譜嗎?”

    “靠譜,我們之前就是做那幾家大公司的活兒,他們外包的價格很低,盤剝得太厲害了,所以現在懂行的都直接找人畫圖,自己買料,自己找人施工,不讓裝潢公司過手。”

    薛春峰對徐拙那個酒樓的活兒很感興趣。

    幾百萬的大工程啊,至少能干到收麥子了。

    吃過飯之后,徐拙拉著兩人去新店里轉了一圈,然后薛春峰就開始打電話叫人過來看活兒,徐拙則是給陳桂芳打電話,讓她把圖紙送過來。

    下午三點,一群小包工頭齊聚新店,開始根據施工圖和效果圖,來劃分各自需要做的工程量。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因為沒有中間商賺差價,他們算完工程量之后,給徐拙的報價都很公道。

    沒有溢價不說,甚至比與老太太預算的工程款還少一些。

    而薛春峰給徐拙找的工程師,則是負責所有材料的檢驗以及整個施工質量的檢驗,另外還要負責向陳桂芳匯報工程進度。

    到下午六點的時候,所有的項目都已經談妥,也簽訂了合約。

    等陳桂芳采購的物料送過來,他們就開始進場施工。

    至于預付款之類的事情,全都交給陳桂芳去做。

    一切搞定之后,徐拙和陳桂芳拉著這群人去徐家酒樓大吃了一頓,提前聯絡一下感情。

    回去的路上,徐拙一直在感慨,壓在心頭的事兒居然這么輕易就給解決了。

    吃飯的時候,還有個裝修公司的人給陳桂芳打電話,勉為其難的表示可以再降低二十萬,陳桂芳理都沒理就掛斷了電話。

    順便把那個手機號拉進了黑名單。

    接下來,徐拙的生活變得平靜起來。

    偶爾拍個做菜的時候,或者去孫立松家陪陪老人,要么就在店里跟馮衛國或者老爺子研究一下廚藝。

    小日子過得很愜意。

    直到半個月后,徐拙接到了趙光明的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