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六百六十二章 “雜燴”和“雜碎”

美食從和面開始
     在國外,像左宗棠雞、李鴻章雜燴、酸甜咕咾肉等菜品深受老外們的歡迎。

    但是他們的做法,早已經被當地的飲食習慣所同化,好多人從小大到都沒吃過正了八經中國人做的中餐,吃的都是老外做的。

    所以他們很向往來中國,吃一頓中國廚師做的那些中餐。

    這也是為什么剛剛徐拙一說要動手做紅薯泥,他們就那么興奮的原因。

    實在是吃了那么多年西方人做的中餐,現在冷不丁能見到中國人做的中餐,有些抑制不住的激動和興奮。

    炒紅薯泥讓他們大開眼界。

    而徐拙做的左宗棠雞也讓他們感覺不虛此行。

    不僅品嘗了到了正宗的左宗棠雞,而且順帶著還學會了正宗的做法。

    這一趟真來值了。

    現在聽趙光明說明天要做李鴻章雜燴,大家就更加激動了。

    “徐拙,你需要什么食材給我說,我提前準備好。”

    徐拙笑笑,剛準備把李鴻章雜燴這道菜所用到的食材給趙光明說一下,突然就愣住了。

    因為他發現,這道所謂的李鴻章雜燴,是他娘的兩道菜!

    一道是李鴻章雜燴,用海參扇貝等食材,用雞湯燉煮后盛在盆里,擺上好看的花樣,跟徽菜的一品鍋很相似。

    據說這道菜是李鴻章出訪美國時候,在領事館招待外賓,因為菜品不夠,所以用廚房剩下的邊角料做了一道菜出來。

    這個傳說很有市場,很多人到現在都津津樂道的說這事兒。

    然而……

    這是一條徹頭徹尾的假消息。

    根本就沒這么回事。

    而且老外們,也不喜歡吃燉煮類的菜品。

    所以,

    國內傳得比較廣的李鴻章雜燴,根本就是國人自己添油加醋給杜撰的故事,菜品也只是安徽的雜燴菜。

    而在美國流行的那道李鴻章雜碎,確切的叫法應該是炒雜碎。

    徐拙得到的第二道菜,就是這道炒雜碎。

    得到技能之后,徐拙順帶著也把兩道菜的來源給了解了一下。

    李鴻章雜碎,跟李鴻章一點關系都沒有。

    炒雜碎是19世紀中葉,珠三角一帶的華工帶到美國的一種菜式。

    雖然這道菜取名為雜碎,但是用的食材卻不是動物內臟,而是一些廚房的邊角料。

    用雞肉或者豬肉跟這些廚房邊角料入鍋翻炒,炒出來的那種碎糟糟的菜,就是所謂的炒雜碎。

    這道菜中,雜碎兩個字要分開理解。

    雜,指的是食材雜。

    碎,指的是成品碎。

    這種小炒因為取材方便,做起來速度快,而且不受食材限制,價格比較低廉,所以在美國很受歡迎。

    不僅華工愛吃,連美國人也喜歡。

    紐約首家中文報社的主筆王清福,將雜碎描繪成紐約華人的主食,甚至還稱其為“中國國菜”。

    這當然是個天大的誤會。

    中餐菜品繁多,往后排一萬名也輪不到這道炒雜碎撐場面。

    但是白人嘛,就喜歡自以為是。

    19世紀末期,總理大臣李鴻章出訪美國的時候,美國的媒體一遍又一遍的書寫李鴻章吃炒雜碎的情景。

    之所以這樣寫,就是因為炒雜碎是白人唯一接受的中餐,所以他們就理所當然的認為,堂堂一國大臣,肯定要天天吃國菜才行的。

    而實際上,李鴻章訪美的一個星期,沒吃過一次炒雜碎。

    但是那些媒體卻不管這些,硬是把李鴻章跟炒雜碎聯系在了一起。

    不過這個時候,大多數美國人對于炒雜碎這道菜,還是帶著一種調侃的態度。

    真正讓炒雜碎走近美國人的日常,并成為美國人記憶中割舍不掉的鄉愁,源自于1906年的舊金山大地震。

    當時地震突如其來,民眾住在帳篷中,沒吃沒喝的。

    這個時候,炒雜碎配米飯這種價格低廉卻搭配豐富而且味道還不錯的美食,就成了災區人的救命飯。

    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美國人對炒雜碎這道菜,賦予了鄉愁的氣息。

    直到現在,也有一些老美千里迢迢回到小時候生活的地方,就為了吃一口記憶深處的炒雜碎配米飯。

    從這個角度上來講,美國人蹭了一把李鴻章的熱度。

    不過蹭李鴻章熱度的不僅僅是美國人,中國人自己也蹭。

    比如那道似是而非的李鴻章雜燴,就是典型的蹭熱度菜品。

    李鴻章雜燴,同樣跟李鴻章沒關系。

    是有些人嫌雜碎兩個字不好聽,加上李鴻章是安徽人,就把安徽的雜燴菜給按在了李鴻章頭上。

    還煞有介事的編造了一些出訪的故事。

    什么招待外賓菜不夠吃,李鴻章靈機一動讓廚師做了一道雜燴菜,艷驚四座。

    什么李鴻章吃不慣西餐,讓廚師做了一道雜燴菜,被美國人無意中嘗到后,頓時愛不釋手。

    這都是胡扯的。

    堂堂一品大員,又是最喜歡講排場的民族,怎么會淪落到招待客人菜不夠的局面。

    根據雜碎在美國的傳播來講,底層人也不可能天天吃海參玉扇貝蘭片等名貴食材。

    當時華工的生活狀況,也不可能有那么多時間去做那道雜燴菜。

    但是中國的老百姓喜歡聽這種故事,一些廚師也喜歡用這種典故,給自己做的菜品增加幾分傳奇色彩。

    所以這種傳說,一直到現在還有很高的流傳度。

    很多人到現在都以為,美國人喜歡湊在一起,圍著燉鍋吃李鴻章發明的雜燴菜。

    了解完這兩道菜的歷史,UU看書 www.uukanshu 徐拙倒是很高興。

    倒不是弄清了一道似是而非的菜品,而是一次掌握了兩道菜。

    既有美國人喜歡吃的炒雜碎,也有國內以訛傳訛最終成了徽菜代表菜品的李鴻章雜燴。

    兩道菜到手后,不僅讓徐拙多掌握了一道海外中餐菜品。

    同時還讓他接觸到了徽菜。

    八大菜系之一的徽菜,對徐拙來說有些陌生。

    因為徽菜沒有川湘菜那么廣泛的流傳度,也沒粵菜魯菜和淮揚菜的名氣。

    甚至在地方特色方面,也沒浙菜閩菜出眾。

    所以一直以來,徽菜在八大菜系中,都沒什么存在感。

    現在,終于可以揭開徽菜的神秘面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