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六百六十五章 做分子料理?

美食從和面開始
     正式開席后,侍應生過來先一人送了一條毛巾。

    毛巾盛在盤子里,疊得方方正正的。

    徐拙也沒在意,他剛準備伸手拿著毛巾擦手,旁邊那個外國小哥就拉住了他,嘴里不停地說著No。

    啥意思?

    “他說這毛巾是餐前甜點……這么高大上嗎?”

    周雯半信半疑的拿著旁邊的西餐刀,在毛巾上劃了一道,頓時里面就流出了紫色的粘稠流質。

    看樣子,應該是火龍果的果泥。

    周雯切了一塊兒,叉起一塊嘗了嘗。

    “味道如何?是不是火龍果?”

    周雯搖了搖頭:“是哈密瓜……現在有紫色的哈密瓜?”

    分子料理嘛,玩的就是出其不意。

    把甜品做成毛巾,已經讓人覺得不可思議了。

    然后又把哈密瓜做成火龍果泥的造型。

    牛批。

    怪不得有錢人都喜歡吃分子料理呢。

    這種小驚喜和反轉,確實讓人心情愉悅。

    毛巾甜點不大,大概幾口就能吃完,不過這份甜點帶來的愉悅心情,卻能持續好久。

    吃著這樣的美食,徐拙突然理解分子料理了。

    現代人的生活壓力和精神壓力非常大,確實需要來一餐分子料理來調劑心情。

    能品嘗到美味,還能放松心情。

    這大概就是分子料理的真諦吧。

    接下來,每一道菜都讓徐拙有不同的認識。

    相比紅色房間里的那些菜品,

    紫色房間的菜品更注重藝術性。

    不管擺盤還是造型,都無限接近藝術,甚至一些菜品直接仿制就是名畫。

    讓幾人在就餐之余,也感慨連連。

    周雯甚至不停的拍著小視頻發到群里,誘惑于可可孫盼盼等人。

    看得大家全都羨慕不已。

    于可可已經放話,等暑假的時候,一定要和孫盼盼把彩虹餐廳的每個顏色都吃一遍。

    “為啥是跟孫盼盼?”

    周雯把聊天記錄告訴徐拙之后,讓徐拙有些無語。

    不該是自己帶她過來嗎?

    “可可說她跟盼盼是一對拉拉,一直沒敢告訴你……現在有了彩虹餐廳,她倆作為拉拉,肯定要捧場的。”

    徐拙拿著手機,剛打開群,就看到于可可正在群里和孫盼盼親親我我。

    “沒錯,我們今天攤牌了,和盼盼一路走來非常不容易,每天都要遮遮掩掩的,還要承受別人非議的目光,今天,我們終于邁出了勇敢的一步,向所有人都宣布,我們是戀人,以后不再隱藏了……”

    她煞有介事的話,讓徐拙有些無語。

    幾天不收拾她,愛吹牛的毛病又犯了。

    不過,她的話沒讓群里人轟動,反而有不少平時潛水的女孩兒冒泡。

    “那你跟徐老板戀愛是假的嘍?”

    “那我們還有機會嘍?”

    “謝謝你成全我和徐老板。”

    “謝謝你成全我和徐老板。”

    …………

    群里沒有于可可公開自己“拉拉”的身份而轟動,反而因為突然意識到徐拙是單身而沸騰了起來。

    甚至有好幾個人已經開始私聊徐拙,問他這事兒到底是真是假了。

    “…………”徐拙。

    MMP,這是什么事兒?

    于可可也慌了,趕緊解釋這是開玩笑的。

    好不容易把男神舔到了手,她可不會拱手讓人。

    但是群里那些人完全不聽。

    不得已之下,她用出了無往不利的大招——發口令紅包。

    “于可可是徐拙最寵愛的女人!”

    這個口令一出,讓亂糟糟的聊天群頓時變得整齊了不少。

    大家紛紛開始領紅包。

    不過領完紅包后,都會回一聲“呸”。

    群里的話題再次回到了分子料理上面。

    甚至還有人艾特徐拙,問他會不會做分子料理。

    對這些,徐拙真有點無能為力。

    因為做分子料理的廚具跟實驗室的用品沒什么區別。

    試管、注射器、燒杯、坩堝等等化學實驗室用到的器材,在分子料理的廚房都能找到。

    相反,平時廚房用到的那些廚具,卻很少見到。

    “徐老板,你做不好這玩意兒?”

    群里的人有些意外。

    在他們看來,徐拙什么菜都能做得出來。

    怎么遇到分子料理不行了?

    “分子料理跟傳統烹飪完全是兩回事,制作理念和方法都相差很大,所以,這玩意兒我是真做不好。”

    徐拙也沒裝逼,很直白的承認了自己不會做分子料理。

    說完之后,他心里還在祈禱,狗系統這會兒千萬別跳出來刷存在感。

    然而……

    “叮!有新的隨機任務,詳情請點擊任務面板查詢。”

    得,還是來了!

    徐拙真是無語了。

    現在中餐才只是學到個皮毛。

    西餐更是沒接觸過。

    狗系統怎么又把手伸到了分子料理上面?

    身為一個系統,這么有野心真的好嗎?

    他懶洋洋的進入系統,開始查看這個百分百跟分子料理相關的任務。

    隨機任務:制作分子料理。

    任務詳情:請宿主在一天內,用分子料理的方式制作紅薯,賦予紅薯新的形象和吃法。

    任務獎懲:任務成功,宿主將會得到結識徽菜泰斗郭樹英的機會;任務失敗,無懲罰。

    任務時限:一天。

    任務提示:無。

    徐拙看完之后,對這個任務有些意動。

    倒不是覺得用分子料理的方式做紅薯有多好玩。

    主要是這個認識徽菜泰斗郭樹英的機會,讓他有些心動。

    八大菜系中最低調的徽菜啊,他到現在了解都不多。

    不光徐老板這樣,大家好像都是如此,一說到徽菜,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好像除了一道臭鱖魚之外,就想不起別的菜品了。

    之前于培庸也說過,國宴后廚有個徽菜師傅,但是他不是很熟,甚至連名字都不太想得起來。

    連做菜的名廚都這樣,徽菜的低調可見一斑。

    不過郭樹英的名字徐拙倒是知道,因為當年《舌尖》風靡的時候,徐拙對臭鱖魚產生了興趣,便腦子一熱去了安徽。

    在安徽望月樓,徐拙吃到了最正宗的臭鱖魚。

    順道也了解到,望月樓的老板郭樹英,乃是徽菜泰斗,每年在績溪縣舉辦的徽菜大賽都由他負責評選。

    只不過當時徐拙對徽菜不感興趣,所以沒有深入了解。

    現在看到這個任務,徐拙總有時光倒流的感覺。

    不過他很奇怪,分子料理怎么就跟郭樹英扯上聯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