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六百六十七章 姓郭的小太妹

美食從和面開始
     她剛放進嘴里,就覺得不對勁。

    剛開始還以為是橘子壞了,準備吐的時候才意識到,這是做的紅薯味兒甜品。

    “嘿!有意思了,這橘子居然是紅薯做的,你們都來嘗嘗,味兒可真不錯。”

    正好這會兒趙光明走了過來,看了這個咋咋呼呼的女孩兒一眼:“郭姍姍,這么多中外友人都在,你能不能別這么嘰里呱啦的?”

    他跟這個郭姍姍貌似挺熟,所以說話就隨便了一些。

    徐拙原本也沒在意。

    這種小太妹,按照同性圈子的行話,應該叫T。

    他對同性圈子不感興趣,所以就沒多想。

    不過聽到趙光明對這個女孩兒的稱呼,徐拙才反應過來。

    郭姍姍?

    跟郭樹英一個姓啊。

    難道……

    正好這會兒郭姍姍把盤子端走,招呼她的那群朋友去了,徐拙趁機把趙光明拉到一邊,詢問他郭姍姍的事兒。

    “光明,那女孩兒……跟郭樹英有關系嗎?”

    趙光明看了他一眼:“她管郭樹英叫爺爺,你說有關系沒?”

    原來還真對上了。

    難道說,認識郭樹英的機會,就是這位郭姍姍不成?

    很快,郭姍姍就把空盤子送了過來。

    不過這次變得有禮貌了一些,還特意用英文感謝了一下主廚。

    主廚趕緊拉著徐拙,說了一串英語。

    不用說就能猜到,肯定是說這份甜品是徐拙的功勞。

    果然,郭姍姍聽了主廚的話之后,上下打量了徐拙一眼:“你也是基佬嗎?真是有意思,

    長得帥的人都成了基佬,剩下一群丑男,還對我們女的挑三揀四……”

    嗯?

    這話說的……

    “你不是……那個啥?”

    徐拙原本想說拉拉來著,但是又怕刺激到周圍那些真的女同,現在的人神經都比較敏感,而且又是這種群體,說話得謹慎點。

    郭姍姍聳聳肩:“我這樣的淑女,像拉拉嗎?只有那種看著知性恬靜的才像。”

    她指了指遠處依偎在一起的兩個女孩兒,還喊了一嗓子:“女基佬,你倆矜持點,別一激動在這就干起來。”

    兩個女孩兒也沒惱,而是沖她說道:“珊珊,你想加入我們還來得及喲。”

    “滾一邊去死基佬,老娘才懶得碰你們呢,累死累活的也不過癮,哪有找個男的舒服,而且還不累……”

    這圈子好亂啊。

    郭姍姍跟這些人應該都是朋友,所以大家都只是笑笑,沒有回話。

    倒是那兩個女的,還給郭姍姍拋了媚眼。

    郭姍姍這會兒已經扭過了臉,她看著徐拙問道:“你居然不是基佬?那你中午怎么坐基佬紫那廳里了?弄得那幾個基佬娘們唧唧的埋怨你呢。”

    她說話口無遮攔,不過大家貌似都已經習以為常了,根本沒回應什么。

    趙光明給她介紹了一下徐拙。

    郭姍姍這才明白了過來:“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爺爺曾經提過他爺爺,說是個裝逼犯,讓他的徒弟們要遠離……不過,看你的樣子,一點都不喜歡裝逼啊,做出這么好吃的甜品,還跟沒事人一樣。不錯不錯,我喜歡。”

    她一副自來熟的樣子,跟徐拙聊了起來。

    “我在上海上大學,喜歡看耽美,無意中認識了趙光明,就十分想把他掰直,然后跟著他,認識了這群死基佬。”

    兩人聊了差不多半小時吧,徐拙起身準備去后廚做李鴻章雜燴,周雯閑著沒事,打算直播一下徐拙的做法。

    她今天中午偷懶沒直播,所以這會兒想把直播給補上。

    周雯剛把直播打開,郭姍姍就自來熟的湊了過來,沖直播間的人打招呼:“大家好,我是可愛又美麗的珊珊小寶寶,希望老鐵們給個雙擊666……”

    周雯拉了她一下:“B站直播沒有這一套的。”

    幾人來到廚房,雞湯已經徹底熬好。

    徐拙把雞湯端下來,開始準備要用到的食材。

    李鴻章雜燴的做法不算難,只是有些繁瑣而已。

    徐拙先把交代趙光明買的那些食材都找出來,一一都切成片,然后又洗了幾棵油菜、香菇和煮好的鴿蛋、泡發好的腐竹等物。

    全部配料準備好之后,徐拙鍋里下入雞湯,燒開后放入蔥段姜片,下入調料,然后把準備好的食材全都倒進去進行燴制。

    等食材全部燙透入味之后,徐拙把火關掉。

    先把鍋里的蔥姜挑揀出來,然后取來一個大碗,從燒燴的各種原料中先將香菇揀出,面朝下放在碗底。

    其它各種原料按花色搭開,整齊地碼排在碗內,然后把鍋里的湯水澆上去。

    做好這些之后,徐拙捧著大碗,放在一旁的蒸柜中進行蒸制。

    這個時候,郭姍姍好奇的說道:“這不是李鴻章雜燴嘛?我爺爺以前做過,味道一般般,我覺得沒有徽菜中的一品鍋好吃。”

    其實這種雜燴菜也是安徽一品鍋的一種。

    不過相對于安徽一品鍋來說,李鴻章雜燴這個名字貌似更大氣一些。

    而且魯菜中的一品鍋名聲在外,蹭人家的熱度,還不如蹭李鴻章這個安徽老鄉的熱度呢。

    幾個老外湊過來,看到徐拙做的菜,有些納悶,好奇的問趙光明徐拙做的是什么。

    趙光明用英語回答了他們。

    李鴻章雜碎和李鴻章雜燴,用英文表達的時候是同一組單詞,所以,聽了趙光明的回答之后,幾個老外全都傻眼了。

    “No!No!No!不濕折磨做滴……”

    他們很好奇,UU看書www.uukanshu.com 昨天晚上徐拙做炒雜碎還做那么好吃,為什么今天卻變得不會做了?

    這又是煮又是蒸的,根本不是炒雜碎。

    郭姍姍顯然不知道這回事,她好奇的用英文跟幾個老外爭辯,結果卻被告知,徐拙會做非常正宗的李鴻章雜碎,但是絕對不是今天這樣的。

    郭姍姍上下打量徐拙兩眼:“你做的雜燴最正宗?”

    徐拙搖搖頭:“人家老外的是炒雜碎,咱們國內的是燉雜燴,這本是兩種菜,只不過被國人誤會了而已。”

    郭姍姍自然是不信的。

    李鴻章雜燴還是望月樓的招牌,那組英文單詞她初中時候就認識了。

    怎么到現在,徐拙做的反而成了正宗的?

    “我不會做菜,說不過你,有本事敢去我家,跟我爺爺這么說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