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六百六十九章 孫立松過世

美食從和面開始
     本來是一頓豐盛的晚飯,但是因為孫立松的病情,而變得有些無味。

    徐拙匆匆吃了點東西,開車送幾個女孩子回去休息,然后就直奔孫立松家里。

    孫立松家里這會兒人倒是不少。

    老爺子和于培庸一家都在,要不是于可可明天有課,這丫頭也會跑過來的。

    好不容易找到失聯多年的親戚,還不到一年,就要面對生離死別了。

    雖然孫立松清醒的時候一再讓大家不要難過,他這是陪伴于培秋去了,但是大家的內心,依然十分沉重。

    第二天下午,孫立松夢囈一樣喊了幾聲于培秋的名字,就撒手人寰,離開了人世。

    這期間,徐拙一直寸步不離的守著孫立松。

    從孫立松病危開始,他都盼著系統蹦出來給個幫孫立松續命的任務,只要系統給了,不管多難他都會完成。

    但是系統卻像是宕機了一樣,完全沒有反應。

    他心里很難過,卻又不得不強打精神,安慰幾個老人和于長江兩口子和魏君明兩口子以及懷里哭成淚人的于可可。

    小丫頭從去年跟孫立松相認,就喜歡跑過來找孫立松玩兒。

    剛開始是貪圖孫立松做的糖蒜和其他一些糖漬類甜品。

    但是久了之后,她覺得這位姑老爺很孤獨,所以不自覺的就想多陪陪。

    現在,這個做糖蒜很好吃的老頭走了。

    讓她第一次直面生離死別。

    大家都知道,對于孫立松來說,這是一種解脫。

    幾十年來,他過得都不痛快,現在,總算可以去陪伴心上人了。

    但是心中的悲痛,卻無法減輕。

    接下來的幾天,大家都忙著給孫立松辦喪事。

    辦完喪事,按照孫立松的遺愿,大家把他的骨灰帶到揚州,在城中的古運河中灑了一些,然后葬在了于培秋的衣冠冢中。

    事情過去一星期之后,徐拙心里還是不免悲痛。

    努力賺錢的心就更加迫切了。

    因為他一想到十年后,要面對老太太和老爺子的離去,心里就不由得一緊。

    一定要努力掙錢,早點搬到京城。

    原本他打算七年后去京城呢。

    但是現在,他給自己定下了五年的目標。

    嗯,五年內,一定要把四方酒樓搬到京城,同時買下一個大大的四合院讓幾位老人居住。

    既然生老病死無力更改,那就用盡自己的力量,滿足家人的心愿。

    “兒砸,你帶可可來省城一趟,我們娘倆的公司弄好了,手續上需要她簽字,另外天氣暖和了,我想帶她去散散心。

    ”

    接到陳桂芳的電話后,徐拙就開車,到醫學院門口接上于可可,去往省城。

    孫立松的去世,讓于可可這個原本無憂無慮的小丫頭,變得有些消沉了。

    想想也是,從小到大這丫頭衣食無憂,從沒有經歷過這種事情,甚至連葬禮都沒參加過幾次。

    現在冷不丁的要送走一個關系不錯的老人,她心里自然非常難過。

    前兩天,辦理孫立松遺產手續的時候,這丫頭就執意不要那一百多萬的存款,最后在她的授權下,全都轉到了徐拙的個人賬戶上。

    而孫立松那個院落的房產手續,也根據遺囑,過戶給了徐拙。

    不過最遲三個月,那個院子就會連同現在的四方面館一起被拆掉,徐拙也會正式告別林平市,去往省城發展。

    孫立松的所有個人物品全都歸了姚美香。

    孫立松收藏了不少好東西,有他早些年走南闖北遇到的文物以及瑪瑙玉石,還有各種珍奇玩意兒。

    當年賣不上價格,現在倒是挺有收藏價值的。

    另外還有一些書信以及瓷器和其他個人物品。

    姚美香收拾了好幾天才收拾完。

    來到省城,陳桂芳有些心疼的看著小丫頭,然后不由分說就開始教訓起徐老板了。

    “看把我兒媳婦給瘦的,你這男朋友怎么當的?就不能多動動心思給她做點好吃的?”

    徐拙也很無奈,他什么法子都想了,但是于可可一直都在這副消沉的樣子。

    雖然也吃飯,但是每次都吃一點點,然后就吃飽了,在學校也一副死氣沉沉的樣子,對什么事情都漠不關心。

    讓徐拙很是心疼。

    跟魯曉兵匯合后,就開始弄辦公司的手續。

    陳桂芳和于可可分別出資三十萬,成立了一家餐飲配送公司,公司名為:四方餐飲配送公司。

    這名字是陳桂芳和于可可早就取好的。

    擺明了就是要蹭四方酒樓的熱度。

    徐拙雖然不想跟這個餐飲配送公司牽扯那么多,但是這倆人一個是自己老媽,一個是自己女朋友,所以只能由著她們來了。

    而四方酒樓所屬的公司陳桂芳已經注冊完成,名字叫四方餐飲管理公司。

    都是四方餐飲開頭,一個是管理公司,一個是配送公司,要是跟人說這倆公司不是一家,估計誰都不會相信的。

    魯曉兵倒是很喜歡這個名字,因為現在配送公司一窮二白,確實需要找一個比較大的店面來蹭熱度。

    而正在裝修的四方酒樓,在他眼中無疑就是一個超大號的WIFI。

    蹭著這個名氣,他開展業務也比較順當。

    另外,UU看書www.uukanshu他通過這些天的調查,發現省城一些比較高端的餐飲品牌,跟徐拙都或多或少的有聯系。

    徐家酒樓就不說了,這就是徐拙自家的產業。

    在省城有著多家分店的趙記私房菜,跟徐家的關系也非同一般。

    特別是趙金馬和徐拙不是爺孫生死爺孫的關系,讓魯曉兵對開展自己的事業有著很強的信心。

    除了這倆店,其他一些中高檔餐館,和陳桂芳幾乎都有業務往來。

    在這樣的開局條件下,魯曉兵覺得,就算配送公司的老總是頭豬,也能把業務給做起來。

    股權認購簽訂完畢后,陳桂芳和于可可分別占股百分之四十,而魯曉兵作為合伙人之一,占股百分之二十,同時擔任公司法人和總經理的職位。

    一切搞定之后,魯曉兵馬不停蹄的就要去招人,準備開展業務,甚至連創始人飯局也謝絕了。

    接下來,就該開導于可可了。

    陳桂芳很清楚她在乎什么,一句話就吸引到了小丫頭的注意。

    “可可,熊仔病了……”

    —

    感謝書友【微z笑】的萬幣打賞,昨天光顧著碼字忘了感謝,今天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