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六百七十章 熊仔住院了

美食從和面開始
     果然,原本無精打采的小丫頭,一聽這個消息,注意力立馬就被吸引住了:“啊?我的熊仔,它怎么病了?”

    剛剛經歷了生老病死,所以于可可見不得這種場面。

    一聽說熊仔病了,她就緊張得不得了。

    不過熊仔的問題倒是不大,甚至有點咎由自取。

    前幾天它在陽臺上玩兒,有幾只小鳥在陽臺不遠處的樹上嘰嘰喳喳的叫著,然后就把熊仔的野性給激發了出來。

    估計這貨想要抓兩只野味調劑一下生活,卻低估了自己的肥胖程度。

    它從陽臺上一躍而下的時候,沒有跳躍到對面的樹上,反而摔到了樓下,把左后腿摔骨折了。

    不過因為它過于肥胖,所以跳下來的動靜不小,把四周的鄰居嚇了一跳,倒是沒有耽誤治療。

    老太太和保姆把它送到醫院,隨即就進行了接骨和正骨手術,打上了石膏。

    現在熊仔正在寵物醫院接受觀察呢,正好這會兒它不能動彈,醫生準備給它減減肥。

    跟人一樣,貓咪太胖的話,會衍生很多疾病。

    所以熊仔的減肥計劃,就提上了日程。

    三人開車來到寵物醫院。

    于可可本來想給熊仔買點小魚干的,但是被陳桂芳攔住了,因為熊仔最近開始吃減肥餐,不能吃小魚干之類的高熱量食物。

    徐拙倒是很好奇,這只胖貓現在是一副什么樣的田地。

    在寵物醫院,徐拙見到了正躺在一張小小的病床上的熊仔。

    它的一條腿打著石膏,并且用繩子吊著。

    不過盡管這樣,它卻沒閑著,這會兒正奮力的用兩只前爪,正在夠著旁邊護士遞過來的逗貓棒。

    嗯,不管人還是動物,多運動才是減肥的關鍵。

    寵物醫院針對熊仔的減肥計劃,就是多逗弄它,讓它被動的運動。

    然后再配上減肥餐,在打石膏的這段時間,多多少少能瘦下來一些。

    不過這貨現在一副凄慘的形象,讓于可可心疼不已,特別是它認出于可可之后,又可憐兮兮的叫了兩聲,更顯得凄涼。

    于可可走過去,想把它抱在懷里,但是又擔心碰到固定的石膏,所以只能揉了揉這貨那圓滾滾的大腦門。

    跟它碰了碰臉。

    現在的熊仔,完全沒了往日的調皮,而且在于可可跟它碰臉的時候,還主動蹭了蹭它。

    “醫生,它不會留下什么后遺癥吧?”

    于可可一邊安慰熊仔要堅強,一邊跟旁邊的護士溝通著。

    “它沒事兒,皮實著呢,別看現在可憐兮兮的,其實不久之前還在威脅旁邊這只藍貓,伸著小爪子要跟人家打架。”

    這么兇猛的嗎?

    “它為啥要威脅人家?”

    “吃不飽唄,

    那只藍貓剛剛在加餐,吃貓糧的時候聲音有點大,所以它就不高興了,還亮出了爪子。”

    于可可一聽,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熊仔,你在醫院要乖乖的喲,好好養病,努力減肥,等你瘦了之后就可以吃想吃的東西了。”

    她跟熊仔互動的時候,徐拙則是跟陳桂芳聊著拆遷的事兒。

    林平市的拆遷已經開始,拆遷區的住戶和商戶,都跟拆遷辦的人進行了接觸,但是距離談妥還得一段時間。

    畢竟這是個漫天要價,就地還錢的事兒,急不得。

    而且在崔勇的組織下,商戶們倒是很抱團,大家準備好好跟拆遷辦的人溝通溝通,盡量要個好價錢。

    雖然徐拙和崔勇都知道,這些商戶最后肯定會被各個擊破,但是現階段組織起來,倒是能把條件往上提一提。

    拆遷談判的事兒,徐拙沒怎么參與。

    一來是最近一直在忙孫立松喪禮的事兒,二來他也操不上這份心,所以談判的進度,都是陳桂芳在跟進。

    “賠償款是談得差不多了,連裝修款賠償算下來,有個二百多萬,不過現在卡在了停工費上面,現在還沒有談妥。”

    徐拙點點頭,這事兒本就是個漫長的過程,再加上自己這邊只要現金,所以賠償方面,談起來難度稍微大一點兒。

    要是把現金改成建成后的房子,不管是商鋪還是住宅樓,都會順利很多。

    不過徐家已經決定從林平市撤走了,所以并不想再添置房產。

    加上孫立松給徐拙的那個院子也在拆遷范圍內,涉及的金額比較多,談判的進度自然慢了一些。

    “那個院子估計也能要兩百多萬,跟四方面館加在一起,能要回來五百萬,比預計的要高不少,家里資金短缺的情況,也會得到緩解。”

    “新店那邊的裝修進行得如何了?”

    “穩步推進中,崔勇那個表弟找的人都挺實在的,干的活兒也規矩,我甚至在考慮,要不要把他們組織起來成立一家裝潢公司。”

    這事兒,徐拙倒是沒多言。

    因為他不懂經營,對于這事兒更是兩眼一抹黑。

    不過假如陳桂芳想成立個公司玩玩,他肯定不會反對的。

    娘倆兒把近況相互溝通之后,UU看書 www.uukanshu.com徐拙提醒了一句:“新店的桌椅餐具之類的東西,你也可以跟進采購了,林平市那邊雖然能運過來一些,但是絕大部分還得重新采購。”

    兩家店的定位不一樣,所以餐具什么的也不能通用。

    要重新采購才行。

    而且四方酒樓的餐具,肯定要打上酒樓的旗號,大概率需要重新設計才行。

    高檔酒樓嘛,就得有個高檔的樣子。

    另外后廚的設備,也得重新進行訂購和采買,這些,徐拙全權交給了陳桂芳。

    能者多勞嘛。

    再說她也不是白幫忙的,這些采買的項目都有油水兒,徐拙估計等新店開業之后,陳桂芳怎么也能再買幾個名品包包或者別的奢飾品。

    原本陳桂芳想帶著于可可去海洋館看海豚的,但是因為熊仔生病的事兒,于可可在寵物醫院呆了一下午。

    一直陪伴著熊仔,生怕這貨恢復不過來。

    “五一你倆有地方去沒?沒有的話,我想帶著可可去日本購物。”

    徐拙說道:“五一有安排了,我想帶著可可去安徽績溪縣,參加一年一度的徽菜大賽,正好,我想認識一下徽菜泰斗郭樹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