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六百七十一章 宋亞飛的告別

美食從和面開始
     陳桂芳一聽徐拙有了出行計劃,便不再多說什么。

    不管他帶著于可可參加什么,只要能出去散散心就行。

    不然她真的怕于可可就這么消沉下去。

    “熊仔,你好好養病,我先回去了,等過幾天再來看你,你可要乖乖的喲,不許欺負其他小伙伴。”

    天快黑的時候,于可可摸了摸熊仔的腦袋,向它告別。

    熊仔像個小可憐一樣,兩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著于可可,眼中盡是不舍。

    不過等于可可向外走的時候,它立馬就盯著旁邊籠子的那只藍貓亮了亮爪子,還一副齜牙咧嘴的樣子。

    一旁的徐拙看得無語。

    這貨還是摔得不夠狠啊。

    在徐家酒樓吃了頓飯之后,徐拙開車和于可可回去。

    或許是跟熊仔相處一下午的原因,于可可的心情倒是開朗了一些。

    甚至在回去的路上,主動跟徐拙聊起了天。

    這讓徐老板稍稍松了口氣。

    “五一咱倆去爬黃山吧?順便給你介紹個朋友。”

    于可可沒任何猶豫就點了點頭:“好,都聽你的安排。”

    回到店里的時候,差不多已經八點多了。

    店里的客人還很多,老爺子正在后廚跟馮衛國爭執著一道豆腐菜的制作,其他人忙里偷閑聽兩句,偶爾還插一句嘴。

    雖然忙,但是大家的節奏卻不亂。

    徐拙挺喜歡這樣的工作氛圍,累是累了點,但是心情卻很好。

    “鄭佳,給我和可可買兩張去黃山的高鐵票,要一等座,這樣寬松一些,也沒那么吵。”

    今天的外賣基本已經結束,鄭佳正在整理今天的銷售數據。

    她隨手點開電腦查了一下,有些好奇的說道:“咱們這去黃山的車差不多要七個小時呢,你為啥不選擇坐飛機呢?”

    徐拙說道:“這一路的風景很好,回頭你跟老孟也可以走走試試,特別是從武漢往東南方向那段路線,風景超級棒。”

    安排完這事兒之后,徐老板剛準備去后廚做會兒菜,活動活動身體,卻沒想到宋亞飛走了進來。

    “飛哥,今天怎么這么晚才過來?喝點兒?”

    宋亞飛擺擺手:“不了,我過來是跟你告別的。前些天我考了個膳食營業師的資格證,打算去開個這方面的培訓班。”

    對于宋亞飛的離開,徐拙倒是不覺得意外。

    從年前開始,宋亞飛就經常去醫學院蹭課,他這種人一旦充電完畢,肯定會離開林平市,選個更好的地方發展。

    只不過,徐拙沒想到會這么快。

    而且,

    之前也沒聽他提過這一茬。

    “飛哥準備去哪發展啊?”

    宋亞飛笑笑:“還不一定呢,不過應該不會來北方了,蘇滬杭一帶或者別的地方吧,反正現在大家越來越注重膳食營養,我覺得這是個不錯的職業。”

    頓了一下他又說道:“老太太挺支持我的,孫院長也很高興,多給了我一年的工資。”

    宋亞飛做事一直兢兢業業的,被兩位老人喜歡倒是挺正常的。

    不過接下來,就不一定能找到這么好用的年輕人了。

    “啥時候走?我送你。”

    “明早的飛機,我先回老家一趟,然后再決定出路,我過來就是說聲感謝,要不是你一直在幫助我,或許我還是跟去年那樣教條刻板呢。”

    去年剛認識宋亞飛的時候,他三句話不離書本,什么都按照書本上寫的來,而且做的飯菜不考慮滋味兒,只考慮健康。

    那會兒徐拙就接到了一個扭轉他關于膳食觀念的隨機任務。

    剛接到任務的時候,徐拙有些無所適從。

    但是時間久了,他跟宋亞飛的關系倒是越來越融洽。

    然后就一步步引導宋亞飛開始吃辣椒,開始暴飲暴食,甚至酗酒等等,把宋亞飛從一個養生達人,一步步變成了一個俗人。

    對,吃辣椒吃肥肉喝大酒的俗人。

    但是就是因為這份俗,才讓宋亞飛明白了生活的真諦,也明白了膳食的意義。

    所以,他沒事就去醫學院蹭課,順便借著徐拙的光,跟學校不少老師都混得很熟。

    就這樣,他重新系統的學習了膳食營養學,還根據自己的學廚經驗,寫了篇關于膳食營養的論文,在圈子里混了個臉熟。

    “叮,宿主圓滿完成隨機任務,獲得C級招牌菜黃山燉鴿,恭喜宿主。”

    宋亞飛的那個隨機任務,現在總算是圓滿完成了。

    或許宋亞飛是個膳食營養師的原因,系統獎勵的這道菜也很養生。

    “黃山燉鴿?”

    這不是徽菜嘛。

    聯想到自己再有一個多星期就要去績溪縣參加徽菜大賽,這會兒突然獎勵一道徽菜,而且還是名菜。

    看來,系統對這次的安徽之行,很有想法嘛。

    難道,又要裝逼了嗎?

    剛見面就在郭樹英面前裝逼,徐拙多少有點不適應。

    希望別給他留下一個不穩重的印象,免得耽誤自己學習徽菜的廚藝。

    跟宋亞飛又聊了一會兒,兩人就相互告別。

    宋亞飛打算收拾一下東西,連夜去省城,免得趕不上飛機了。

    把宋亞飛送走之后,徐拙說道:“還等著回頭跟林平市的人告別呢,UU看書 www.uukanshu. 沒想到宋亞飛先走了。”

    來到廚房,老爺子這會兒正在指點薛明亮炒菜。

    而馮衛國,則是一心一意教著石磊做涼拌菜。

    經過幾個月的練習,石磊的基本功已經勉強合格,馮衛國開始教他做最初級的涼拌菜,開始接觸調味兒方面的知識。

    烹飪是個循序漸進的過程,徐拙覺得馮衛國的教學方法挺不錯的。

    只有基本功扎實了,才能在這個行業走的更遠一些。

    千萬不能學自己,要不是有外掛撐著,廚藝真是一塌糊涂。

    當然了,徐老板的人設卻沒有崩,到目前為止,超高烹飪天賦的人設依然維持得很穩固。

    “你準備去找郭樹英學徽菜?這個人,我不是很熟,不過在我們中華烹飪協會的顧問群中,倒是能看到他的身影。”

    老爺子一聽徐拙要去安徽找郭樹英,倒是沒多管。

    他已經看出來了,徐拙這孩子絕對不會只滿足學一個菜系。

    剛開始那會兒,他有點反對。

    不過現在嘛,思想倒是轉了過來。

    我孫子把八大菜系一鍋端了,就問你牛逼不牛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