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六百七十三章 到達績溪縣

美食從和面開始
     “滾蛋,跟你說正事兒呢!”

    孟立威顯然是看懂了徐拙那話的意思。

    “我們幾個一塊兒跳槽了,剛過去平臺就幫忙拉了個活兒,說在績溪縣有個什么徽菜大賽,讓我們幾個過去當媒體試吃員,央視等主流媒體也會過去。”

    前些天孟立威就一直拉著周雯和羅陽在談跳槽的事兒,新平臺為了表示誠意,他們的高管還專門坐飛機來省城跟孟立威面談。

    現在合同敲定,徐拙倒是不覺得意外。

    現在國內的大胃王吃播,要么靠濾鏡弄虛作假,要么轉行干別的了,真正能吃的人可以說一個都沒有。

    像孟立威這種人才,幾個平臺自然不會錯過的。

    加上孟立威他們幾個抱團取暖,談個不錯的價格也正常。

    不過……

    徽菜大會?

    這貨新簽約的平臺效率還挺高的,徽菜大賽馬上就開始了,居然還給他弄了個媒體試吃員,這可是個肥差。

    雖然徐拙參加的這種烹飪比賽不多,但是也知道里面的流程。

    媒體試吃員雖然跟評委不一樣,但是試吃員可以直白的幫人打廣告。

    選手每做出一道菜,先有美食家或者評委進行點評,對做法用料以及烹飪方法等各個環節進行點評。

    然后再說一些含糊其辭的話,好吃的就多說兩句,不好吃的就少說兩句,反正誰都不得罪。

    因為參加比賽的人都在一個圈子里,能不得罪就盡量不得罪。

    但是媒體試吃員就不一樣了,他不用管你做法什么的,更不管你用什么食材,只考慮味道和口感。

    哪怕你用上萬塊的食材做菜呢,要是試吃員覺得不好吃,照樣拿不到分數。

    所以,想要在比賽中脫穎而出,就得多少意思一下。

    當然了,也不一定非要送錢,也可以是別的途經。

    比如請試吃員給自家的飯店做廣告,或者幫忙宣傳自家的產品什么的,用合作的方式達到共贏的目的。

    “徐拙,你知道績溪縣在哪嗎?要是跟黃山近的話,到時候我可以去找你玩兒。”

    這憨貨,都馬上來績溪縣出差了,還不知道具體位置呢。

    “我過兩天也會參加徽菜大賽,到時候就能見到了。”

    正聊著的時候,于可可和郭姍姍從咖啡廳走了出來。

    “你們去豬欄酒吧了沒?那是個好地方,久石讓和法國影后茱麗葉·比諾什都在那里住過。”

    徐拙和于可可一愣,兩人只是信馬由韁的在這邊溜達,還真沒聽說過什么豬欄酒吧。

    而且……

    就連碧山書局也是來的路上,聽司機提了一嘴,才有了一探究竟的沖動。

    “走走走,我帶你們去,讓你們見識見識徽州的詩和遠方。”

    離開碧山書局,來到村口,徐拙看到了郭姍姍的座駕,居然是一臺雨燕。

    這……

    現在有錢人流行開這種平民車出行了嗎?

    不過這臺雨燕貌似改裝過,

    跟常見的那種雨燕不一樣,不僅底盤變低了,還增加了一些其他小配件。

    而輪轂更是直接換成了跑車輪轂,明顯費了不少心思。

    “好可愛的小車車。”

    于可可對這種萌物很喜歡,掏出手機拍了兩張自拍。

    徐拙干咳兩聲:“還以為你會開奔馳寶馬呢。”

    郭姍姍一臉無奈:“我也想開,不過我爺爺不讓買,他說做人要低調不能太張揚,給我買了這臺雨燕……”

    徐拙看著這臺紅綠相間配色的車子和極度改裝的車型,根本看不出哪點低調了。

    “你這車改裝花了多少錢?”

    郭姍姍用鑰匙解鎖,打開車門說道:“幾十萬吧,具體我也忘了,反正整臺車里里外外全都換了個遍,走吧,我帶你們去那個豬欄酒吧看看。”

    說完,她坐在駕駛位上發動車子。

    徐拙和于可可坐在車子后排,剛坐好,汽車就一陣轟鳴順著村外的小路向前沖了過去,那強烈的推背感,還有大馬力發動機的轟鳴聲,讓徐拙有些不適應。

    有錢人的低調,果然與眾不同。

    接下來的兩天,郭姍姍帶著兩人逛了一個又一個古村落。

    那些還沒有被商業化腐蝕的老村子,不僅靜謐,而且美得讓人懷疑是假的。

    村外的稻田,水中的白鵝,以及村里那些幾百年的老房子,讓徐拙對徽州有了更深的認識,對徽菜也多了幾份理解。

    兩天后,徐拙和于可可坐著郭姍姍的車,來到了績溪縣。

    還沒到縣城,就看到了路邊樹立的廣告牌。

    郭樹英等老一輩徽菜師傅的照片和徽菜大賽的的標語看得徐拙有些詫異。

    他原本以為這種徽菜大賽,也就是找個場地,一群人湊在一起進行商業互吹,最后變成贊助商的展銷會。

    完全沒想到徽菜大賽弄得跟明星的演唱會一樣。

    貌似還有很詳細的規則。

    徐拙看著海報上穩穩站在C位上的郭樹英,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好奇的問郭姍姍:“你爺爺年年拍這種照片,參加徽菜大賽,有沒有過厭煩?”

    開車的郭姍姍搖了搖頭:“那倒沒有,因為這是我爺爺的職責,徽州人一向喜歡抱團發展,他作為徽菜的領軍人物,肯定要為徽菜出一份力的。”

    說著,她又給徐拙講了一下,郭樹英對徽菜大賽的重視。

    幾乎從第一屆開始,郭樹英都認真參與,每次比賽完之后還會進行講課,跟大家一塊兒討論徽菜的傳統和創新,爭取讓徽菜繼續流傳下去。

    他為了這事兒,甚至連家都不顧上回。

    家里的生意更是早早的就丟給了郭姍姍的老爸。

    徐拙覺得認識的這些老頭都挺有意思的。

    戴震霆為了戴家,一刻都不得安閑,甚至連自己的生日宴都要親力親為。

    他最大的期盼就是早點放下一切,好好安度晚年,但是真讓他放下這一切不管不顧去養老,他又不放心。

    而郭樹英卻完全相反,不怎么顧家,只顧著如何把徽菜流傳下去,還精益求精的研究做法。

    這倆老頭,真是……

    互為相反數啊。

    “珊珊,徽菜大賽有沒有請別的菜系的廚師?光徽菜的廚師關起門來自己玩兒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