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六百七十六章 大戶人家啊

美食從和面開始
     郭樹英對徐拙的反應一點都不意外。

    “那位老師傅姓葛,第二年就過世了,他的后人也是開酒樓的,現在還被譽為京菜的開創者……他從魯菜變成了京菜,你爺爺這個魯菜的鐵桿,怎么會提他。”

    原來是這么回事。

    老爺子是魯菜的堅定支持者,到現在還在恪守著魯菜的老傳統。

    姓葛的那位老人的后人居然改旗易幟,把魯菜改成了京菜,這自然會引起老爺子的不滿。

    要是別人的話,他估計一天罵八次。

    但是那老人與他有恩,所以他就沒提過這茬。

    不過……

    姓葛的。

    難道是現在被譽為京菜第一人的葛勝天的先輩?

    葛勝天現在五十來歲,按照當年的時間來看,他應該是那位葛姓老人的孫子。

    等以后到了京城,說不定要跟這個葛勝天掰掰腕子。

    徐拙咂咂嘴,既然知道了老爺子打戴震霆的原因,自己也能有的放矢的撮合……勸他倆了。

    怪不得老爺子提起戴震霆就是那副理直氣壯的樣子呢。

    要是真是戴震霆欺負人,還真不怪老爺子。

    不過這種職場行為,人家戴震霆借此發揮震懾新人,也不算什么大事兒。

    哪怕在現在社會,公司里的那些老人,想要在新人面前立威,不也是這吊樣子嘛。

    而且這還是出錯了戴震霆才上綱上線。

    在有些公司,明明沒有出錯,也避免不了一些人雞蛋里挑骨頭。

    有的時候,人真的挺丑陋的。

    “姍姍,剛剛那些話,是不是徐拙給你說的?”

    在徐老板沉思的時候,郭樹英想起剛剛孫女的那番話,有些懷疑的問道。

    郭姍姍低著頭,不好意思的說道:“是徐哥給我說的,不過也有我自己的想法在里面,我倆是不謀而合……”

    郭樹英無奈的看了自己孫女一眼,沒有說話。

    對于那個建議,他倒是覺得有些可行。

    所以對徐拙的態度,自然就變得不一樣了。

    “孩子,我聽姍姍說,你想跟我學臭鱖魚?這道菜可不好學,反正明天就要舉行徽菜大賽了,你現在后廚幫忙,我看看你的基本功如何。”

    徐拙也沒反對。

    這次來安徽,主要是陪小丫頭散心的,結識郭樹英只是順帶而已,反正就算自己不過來,就老爺子那結仇的速度,早晚也會遇到。

    至于去后廚幫忙,他真是求之不得。

    來安徽這幾天,他是真想參觀一下人家的后廚。

    但是因為涉及商業機密等方面的因素,所以一直沒有如愿。

    現在能夠在望月樓后廚待幾天,徐拙覺得怎么也能學點東西。

    畢竟……

    潛心好學可是好久沒沒觸發過了。

    在望月樓的后廚幫忙,

    只要眼睛不瞎,絕對能學到一些東西的,哪怕不是臭鱖魚也沒事,這種當家菜,估計不是很好得到。

    郭樹英比較忙,剛說幾句就有人找,貌似是大賽組委會的人有事兒詢問。

    看到郭樹英急匆匆出去的步伐,郭姍姍長長的松了口氣:“終于自由了,走走走,我先帶你們找個住的地方。”

    望月樓很大,前面是餐廳,后面是住宿。

    不過現在住宿已經不對外了,因為郭樹英的徒弟每年都要分批回來學習廚藝,參加郭樹英的考核。

    加上望月樓在安徽有不少分店,這些分店的主廚以及廚師長也要定期過來參加培訓。

    后面這些客房自己人還不夠住呢。

    所以從前年開始,客房部就不對外營業了。

    望月樓里面有好幾進院落,用回廊連著,甚至還有一個面積不小的荷花池,里面有一些錦鯉在四處游著。

    院子的空地上,掛著一排排的火腿以及腌肉。

    這些火腿全都由特制的晾曬架子撐著,徐拙數了數,每個架子上掛著36根火腿,而院子里這樣的架子,差不多有二十多個。

    而且除了這些腌肉之外,還有其他肉類也掛在外面。

    他粗算了一下,光這院子里的掛著的肉,按照肉類的市場價來說,差不多值三十萬。

    真是……

    大戶人家啊!

    徐拙覺得徐家已經算大戶人家了,但是跟人家郭家相比,真有點比不起。

    服了!

    來到后院的后院,總部算到了客房部。

    郭姍姍給兩人找了個頂層帶陽臺的房間,然后提著自己的背包,向著走廊深處走去。

    于可可很好奇:“姍姍,你不跟我們住一起嗎?”

    郭姍姍頭也不回的說道:“昨晚你倆半夜動靜那么大,吵得我根本睡不著……時間長就了不起嗎?”

    于可可一陣臉紅,沖徐拙吐了吐舌頭,然后閃身進了客房。

    把行李放好,換一身衣服,然后徐拙就跟在郭姍姍的帶領下,去餐飲部那邊了,準備幫忙。

    剛剛來后院的路上,系統已經提示,那個徽菜的困局的隨機任務已經完成,他也順利得到宰殺甲魚的技能了。

    “等會兒我在后廚忙,你倆準備做什么?”

    徐拙覺得好不容易跟于可可出來,這么不管不顧的去學廚,有些過意不去。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你學你的,甭管我們了,待會兒我開車帶著可可四處轉轉,順便請教她一些問題,晚飯時候見。”

    說完,她拉著于可可,一陣風一樣外面跑去。

    徐拙溜達著來到望月樓的后廚,里面有三十多個人正在忙活,見到徐拙進來,一個中年人笑著說道:“你就是徐拙吧?來來來,先把這些菜洗了。”

    他是郭樹英的徒弟,剛剛郭樹英交代他,讓徐拙在后廚呆幾天。

    不過郭樹英沒說徐拙的身份,也沒說徐拙會廚藝。

    徐拙也沒多言,他端著那筐青菜,就在水池邊清洗了起來。

    剛洗完,他端過去的時候,旁邊一個正在宰殺甲魚的年輕人,見到徐拙之后有些好奇,所以不免多看了幾眼。

    他這一走神,手中的甲魚卻鉆到了空子。

    張嘴就咬在了他的虎口處。

    “啊……”

    這聲慘叫,嚇得徐拙差點把筐給扔了。

    “快快快,幫我把這玩意兒拽掉,太特么疼了!”

    徐拙放下菜筐,走過去,接過這人手中的甲魚,示意他忍著點。

    然后徐拙揪下一根頭發,對著甲魚的鼻孔輕輕一捅,甲魚神奇的把嘴松開了。

    “喲,這么懂甲魚啊,哪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