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六百七十七章 殺甲魚,我是專業的

美食從和面開始
     這人不顧手上的疼痛,直勾勾的看著徐拙。

    顯然,他對徐拙這一手很好奇。

    徐老板自然不會說是系統給的技能。

    他笑了笑說道:“從小就在家殺這玩意兒,比較了解而已……你把甲魚咬過的地方擠一下,把里面的血擠出來,然后抹點碘伏,小心別感染了。”

    這人不在于的說道:“沒事,都習慣了。你說你從小就在家殺甲魚?你家是做什么的?我怎么不認識你啊?”

    徐拙推說自己是賣水產的,這人也沒懷疑。

    聊了一會兒之后,他也打聽出來,這個年輕人是郭姍姍的遠房堂哥,名叫郭興旺,以前上過幾年技校,不過一事無成。

    痛定思痛之后,他決定跟著郭樹英學廚藝。

    本以為跟著自己人能學的快一點,至少可以速成直接去掌勺。

    結果郭樹英一視同仁,沒給他任何優待。

    跟其他徒弟一樣,從洗菜開始學。

    郭興旺整整洗了一年菜,然后又連著切了兩年墩兒。

    今年,他總算可以學配菜了。

    這是學習烹飪避免不了的步驟。

    因為配菜,關系著菜品的搭配和分量的多少,這一步不精通的話,以后就算成了大廚,也會因為基本功不扎實而出現翻車的情況。

    剛開始學的時候,郭興旺心中的怨氣也不少。

    不過越跟著學,他就越發現自己的不足,也越來越覺得基本功扎實的重要性。

    比如他學習洗菜的時候,對于各個季節的青菜,以及每種青菜的特性都了解了個七七八八。

    以后再做青菜類的菜品,他就容易很多。

    清洗肉類食材的那些經歷,也讓他了解到了各個部位肉類的區別,對于做法也基本已經了然于心。

    所以,他越接觸這些,就越覺得要學的東西很多。

    “你說你從小就殺甲魚,來來來,這只甲魚你殺了我看看,正好我學一下這玩意兒是如何宰殺的。”

    徐拙得到宰殺甲魚的技能之后,原本以為是要在郭樹英面前表演。

    結果沒想到,看自己表演的人是郭興旺。

    他多少有些失望。

    只是這個技能還沒用過,而且以前也沒殺過甲魚,所以徐老板就想試試,用技能殺甲魚到底有什么不一樣。

    關于殺甲魚,網上有很多教程。

    大部分都是用筷子之類的逗弄甲魚,等甲魚咬到筷子的時候,快速用刀把甲魚的腦袋剁掉。

    不過今天這只甲魚,卻不能這樣做。

    “望月樓燉的甲魚,要整只的,不能把頭剁掉……”

    郭興旺提醒了徐拙一句,饒有興趣的站在一邊,看徐拙這么在不剁頭的情況下,把甲魚殺掉。

    徐拙倒是很淡定。

    他得到的技能中,殺甲魚的手法有好幾種。

    剛剛說到的剁頭是第一種,

    另外還有個從后背下手的方法。

    這個方法,也是大多數飯店采用的。

    比剁頭殺甲魚法要簡單很多。

    他抓著甲魚的尾部,把甲魚從盆里拿出來。

    然后把甲魚翻過身,背部朝下,肚皮朝上。

    甲魚不習慣這樣,腦袋立馬就伸出來,想要一探究竟。

    徐拙趁機把甲魚腦袋抵在盆底,甲魚的脖子和腦袋,全都被甲魚的殼抵著,使得甲魚完全沒法動彈。

    這個時候,徐拙拿著一柄尖刀,從甲魚肚的外沿刺進去,然后順著裙邊的位置,把甲魚的肚子劃開。

    旁邊的郭興旺看得目瞪口呆的。

    “臥槽,這么……這么簡單嗎?感覺比殺雞還容易呢。”

    徐拙把甲魚的肚皮劃開大半,讓甲魚的外殼和肚皮分離,然后猛然掀開,把里面的內臟挖出來。

    除了內臟之外,甲魚肚子里那黃色的脂肪塊也要去除干凈,因為這種脂肪塊比較腥,而且味道難以去除。

    放進鍋里烹煮的話,會把整鍋菜都弄得腥味兒十足,讓人難以下咽。

    把脂肪塊去除干凈后,徐拙從內臟中把甲魚膽找出來,把膽汁擠在一個空碗中備用。

    接著,他架上鍋開始燒水。

    把水燒上之后,徐拙找了個鉤子,把甲魚的頭吊起來,這樣有助于把甲魚體內的血排干凈。

    “你這個膽汁你留著干嘛呢?泡酒嗎?”

    “現在燒水做什么?不一定現在要做菜啊。”

    “你這樣吊起來,甲魚血能排干凈嗎?據說這甲魚血的腥味兒很大的。”

    郭興旺在一邊,像個好奇寶寶一樣問個不停。

    徐拙也沒空給他解釋,只是讓他先看著。

    鍋里的水出現密集氣泡的時候,徐拙關火。

    把甲魚重新放在一個干凈的盆里,肚皮朝上,然后他端著鍋里的水,一股腦的倒進了盆里。

    燙了差不多有一分多鐘之后,他把甲魚提出來,開始清理甲魚最外面的那層膜。

    這層膜很薄,卻臟兮兮的,而且有很重的腥味兒,所以一定要去除干凈。

    甲魚不光后背上有膜,肚皮上也有一層膜,而且還比較厚實。

    所以剛剛澆熱水的時候,UU看書www.uukanshu.com 徐拙把甲魚肚皮朝上,這樣被熱水沖擊后,肚皮上的那層膜才容易去掉。

    因為甲魚剛剛被燙過,所以這會兒揭皮的時候,甲魚外面有些燙。

    郭興旺看徐拙那小心翼翼的樣子,忍不住說道:“你用涼水沖一下再揭唄,小心別把手燙傷了。”

    徐拙笑笑:“那可不行,這層膜就得趁熱揭掉,你要是用了冷水,這層膜又會貼在甲魚身上,想要再弄下來,只能用鋼絲球一點點的擦了。”

    郭興旺嘟囔兩句:“沒想到殺個甲魚還這么多學問,今天要不是你在這,我還真搞不定呢。”

    徐拙沒有說話。

    要不是路上胡謅兩句得到了這個技能。

    他現在估計正跟甲魚大眼瞪小眼呢。

    別說熟練的撕甲魚身上的這層腥膜了,怕是連怎么下刀都不清楚。

    把外面那層膜清理完畢后,徐拙這才拿著甲魚放在清水中,里里外外清洗了兩遍,還特意掀開蓋子泡了一會兒,盡可能的去除血水。

    解下來,他把甲魚里里外外的水分擦干,就端著剛剛碗里擠的膽汁,準備往甲魚身上涂抹。

    郭興旺沒見過這種情況,當即嚇了一跳。

    “臥槽你要干嘛?膽汁抹上去還不苦死個人啊,趕緊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