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六百七十八章 代表望月樓參賽?

美食從和面開始
     徐拙停下手中的動作,笑著對他說道:“甲魚膽不苦,相反,還有些淡淡的香味兒,所以甲魚膽也被稱為香膽。”

    郭興旺有點不信:“女人的汗還叫香汗呢,不照樣有汗臭味兒嘛。”

    …………

    徐拙突然覺得這人挺有意思的。

    他一本正經的說道:“出汗不香的女人,說明化妝品用得少,化妝品抹多了的話,出的汗確實是香的。”

    “為什么?”

    “因為腌透了唄……肉腌透了會入味兒,人也一樣的。”

    這次,輪到郭興旺無語了。

    “說真的,這么做真的沒錯?”

    徐拙點點頭:“用膽汁把甲魚里里外外涂抹一遍,能夠有效去除腥味兒。假如做紅燒甲魚還沒什么,清燉的話,最好這么涂抹一下,燉出來的甲魚味道會更好,湯也不會有甲魚的腥味兒。”

    郭興旺半信半疑,不過他這會兒沒再阻止徐拙。

    涂抹完畢后,靜置了差不多十分鐘后,徐拙用清水把甲魚清洗一遍,然后交給了郭興旺。

    “好了,剩下就看你的做法了。”

    郭興旺里里外外看了一遍,然后回憶一下宰殺的手法之后,從水池中撈出一只甲魚,準備用徐拙教的方法宰殺一下試試。

    不過他忙活半天,不僅沒把甲魚殺死,相反,又被甲魚咬了一口。

    徐拙無奈地幫他弄好,一步步的指點的宰殺甲魚的要點。

    “這甲魚誰殺的?不錯啊,挺干凈的,而且……好像還涂抹了膽汁,這絕對是個內行。”

    剛剛安排活兒的那個人走過來,拿著徐拙宰殺的甲魚看了看,又聞了聞,忍不住夸獎了兩句。

    他原本以為是郭興旺殺的,但是看著郭興旺那笨拙的手法……

    他把目光對準了徐拙:“你殺的?”

    郭興旺湊過來:“他家做水產生意的,殺甲魚比剪指甲還麻利,以后咱店里的甲魚都可以讓他宰殺。”

    這人表情有些古怪,他上下打量一下徐拙問道:“你跟我師父是什么關系?”

    徐拙愣了一下,搖搖頭說道:“沒啥關系啊。”

    “他剛剛打電話過來說,讓你代表望月樓總店,參加明天的徽菜大賽……你真的,會做徽菜嗎?”

    徐拙下意識的點點頭,隨機又搖了搖頭:“郭爺爺為什么這么說?”

    “我也不知道,說的時候還咬牙切齒的,不知道是咋回事。”

    這話讓徐拙有些莫名其妙,不過想想家里那個喜歡捅婁子的爺爺……

    他掏出手機,剛想問問老爺子是咋回事。

    就看到老爺子正在他去羊城時候建的那個群里得瑟。

    “你們還記得郭樹英嗎?心眼兒小得跟針尖一樣,我還沒嗆他兩句呢居然還跟我翻臉,打算讓小拙在徽菜大賽上出丑,這不是開玩笑嘛。小拙的廚藝,能出錯?”

    得,算是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他很想跟老爺子說,你裝逼之前,能不能跟我打個招呼?

    不過想想自己掌握的廚藝,再想想徽菜大賽的賽制,難度應該不大。

    而且自己就算參加,也是參加學徒組。

    都是二十來歲的年輕人,廚藝上能超過自己的人……

    還真不多。

    另外,他還有黃山燉鴿這個底牌呢。

    真逼急了祭出這道菜,應該能拿個不錯的名次。

    答應下來之后,郭樹英的徒弟塞過來一份參賽指南和入場證,就急匆匆的離開了。

    徐拙拿著這份參賽指南,開始研究比賽的賽程。

    比賽分為學徒組、主廚組以及廚師長組。

    學徒和主廚徐拙能理解。

    畢竟這是傳承嘛,肯定得有年輕人參與了。

    而主廚的參加,主要是能夠獲得被郭樹英指點的機會,另外,也能在徽菜圈子里闖出名頭,不管跳槽還是要求漲薪,都比較容易。

    徐拙不理解的是,廚師長如何參加比賽,他們比什么啊?

    難道給一群水平良莠不齊的廚師,給他們管理?

    不是很懂郭樹英的操作。

    “哇,明天上午海選,下午就要復賽……你一個賣水產的行不行啊,不會第一輪就刷下來吧?”

    郭興旺從徐拙手中搶過那份參賽直男,反復看了好幾遍。

    顯然,他挺想參加這個比賽的。

    只不過他到現在為止,還沒接觸烹飪,所以望月樓絕不會把他放出來,破壞店里多年沉淀下來的口碑。

    “興旺,去年海選比賽的是什么?”

    徐拙看了一下規則,先是海選,海選出一百人之后再進行初選。

    初選過后剩下七十人,然后分為十組進行分組賽。

    分組賽有兩輪,第一輪是淘汰賽,每組會淘汰五個人,剩下五個人再進行比賽,小組第一名直接會獲得二十強資格。

    剩下的四個人,則是跟別的組進行廝殺,爭奪二十強的剩下十個席位。

    二十強選出后,就是二十進十選拔賽了。

    接著會進入總決賽環節。

    徐拙的目標是十強,這樣既不會給老爺子丟臉,也不會搶徽菜傳人的風頭。

    他算了算,從淘汰賽開始,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他還要經歷初選,兩輪小組賽,以及最后的十強賽。

    最少要比賽五次。

    而自己掌握的徽菜技能……

    除了一道黃山燉鴿之外,就剩下腌制臭鱖魚了。

    其他的技能,都是別的菜系的。

    不過好消息是,他掌握的那些菜品技能,好多都是跨菜系的。

    而且現在菜系的界限越來越模糊,只要不做別的菜系的當家菜,問題都不大。

    “徽菜海選的科目一直都是刀工,不過切什么就不一定了,去年是蘿卜,前年是香干……你要不行的話我可以替你啊。”

    “不用了,我的刀工馬馬虎虎還算說得過去。”

    接下來,徐拙一直在后廚幫忙。

    一直到天黑,于可可和郭姍姍回來后,他才悄悄離開廚房。

    三人溜達著出門,到不遠處的一家酒店,找孟立威和周雯匯合去了。

    “雯姐,我好想你啊。”

    郭姍姍認識周雯,剛見面就撲過去,把臉埋進了周雯的“胸懷”中。

    周雯有些不習慣,臉紅紅的把她推開。

    松開周雯后,郭姍姍回味似的說道:“哪有什么歲月靜好,不過是有人替你負重前行,雯姐,我也很想負重前行,有什么秘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