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六百七十九章 這是送分題嘛

美食從和面開始
     周雯很無語,以前是于可可和孫盼盼纏著問豐胸的訣竅,現在又多了個郭姍姍。

    然而,這是天生的,她自己也不想這樣的。

    假如可以的話,她寧愿跟別人換換。

    “去哪吃?吃什么?”

    孟立威比較實際,特別是現在到了飯點兒,他沒有吃主辦方提供的晚餐,而是打算跟著徐拙四周好好看看。

    這幾天徐拙和于可可一直在朋友圈發吃的。

    這讓他也很心動。

    特別是中午在高鐵上吃了兩份盒飯之后,這種想法就更強烈了。

    徐拙看了一眼郭姍姍:“這地方想吃好吃的,肯定要去望月樓啊,她是這里地頭蛇,走走走,咱們今天吃大戶去。”

    不過嘴上這么說,但是幾人卻沒有去,因為主辦方有頭有臉的人全都在第一樓吃飯,他們不想湊這個熱鬧。

    在郭姍姍的帶領下,他們找了個位置有些偏僻的小店,點了一桌子地道的徽菜,美美的吃了一頓。

    然后去欣賞一下仿古街上的夜景,就各自散去了。

    第二天一早,徐拙和于可可起床洗漱后,在店里吃了早飯,然后就坐上郭姍姍的車,前往比賽的場地。

    徽菜大賽的比賽地以前是在一個公園中,不過今年贊助商比較給力,所以直接設在了仿古街盡頭的一處小廣場上。

    三人進來的時候,發現整個小廣場上全都是人。

    有本地的居民,也有趁著五一來旅游的游客。

    人群中,有不少舉著DV或者相機的人,一邊走一邊拍攝著視頻。

    甚至徐拙還認出了幾個B站的UP主。

    他好奇的問于可可:“B站的人來了不少啊,怎么沒邀請你啊?”

    于可可打了個哈欠:“邀請了,不過我懶得參加這種活動,就拒絕了,也不給錢,最多提供一下食宿,沒什么意思。”

    確實沒意思,而且跟著他們行動也不方便,還是別湊這種熱鬧了。

    在進口處,徐拙拿出了昨天給的那張入場證。

    說是證件,其實就是一張紙而已。

    畢竟是海選嘛,不用準備太多。

    根據郭興旺的介紹,每年的海選都會淘汰掉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人,要是參加人數多的話,這個比例會更高。

    今年趕上了五一,架上主辦方不差錢,不僅請來了各路媒體,還跟好幾個網絡平臺進行深度合作。

    所以參賽的選手,自然也比往常高了不少。

    在進口處,徐拙做了登記之后,領到了一張號牌,是299號。

    領到號牌后,徐拙進入場內的備選區,等待著比賽開始。

    場地中擺著一百張桌子,每張桌子間隔一米,有十個穿著裁判員服裝的中年人,拿著一個本子,這會兒正湊在一起討論著什么。

    第一輪海選很簡單,他們會根據大家切菜時候的表現,挑出自己滿意的選手,然后給出一張通行證。

    “緊張嗎?”

    于可可站在圍欄外問徐拙。

    徐拙笑著搖搖頭:“切菜而已,沒啥緊張的。”

    上午九點,比賽開始,不過前面是一些諸如講話之類的流程。

    徐拙坐在備選區有些百無聊賴。

    郭樹英還算是講效率,半小時后,海選賽就正式開始了。

    每次進場一百人,有人缺席或者退出就延后一位。

    選手入場的時候,徐拙看到他們從過道那邊一人拿了一根……

    黃瓜。

    他愣了一下,有些詫異。

    這特么不是送分題嘛。

    又該蓑衣黃瓜出場了是么?

    他擦拳磨掌的等待著,下一輪就該自己上場了,到時候絕對要把蓑衣黃瓜切出來,一鳴驚人。

    場外的于可可看到蓑衣黃瓜也笑了。

    這玩意兒徐拙就算閉上眼睛切也不回出錯。

    所以,她也很淡定。

    還饒有興趣的從手機上泛出徐拙切蓑衣黃瓜的視頻給郭姍姍看。

    很快,第一輪拿到通行證的人就產生了。

    差不多有二十來個人。

    淘汰率有點高。

    不過根據郭姍姍的介紹,這些參與評選的人都是大飯店的行政總廚,他們的眼光絕對不會有錯。

    等大家都切好之后,選手撤離,工作人員上場把大家切的黃瓜收走,順便把菜板菜刀沖洗一下。

    那些選手沒再來備選區,而是直接離開了比賽場地。

    徐拙看到那些人連上沮喪的表情,有些詫異。

    難道這里面有什么貓膩不成?

    不過切黃瓜嘛,就算有貓膩,對自己來說也是手到擒來。

    終于,場地清掃完畢,該徐拙這組人上場了。

    他從備選區出來,沒見到黃瓜。

    卻看到地上擺著兩筐……

    菜辣椒!

    這是第二場要用的食材?

    徐拙有些詫異。

    不該是黃瓜土豆之類的食材嗎?

    弄這些辣椒,等會兒切完的食材既沒法再用,也沒法像黃瓜一樣作為飼料喂給動物。

    這……

    不是很懂這是什么操作啊。

    “一人拿一根辣椒,找到空位后把自己的號牌放在桌子上,裁判喊開始的時候才允許動刀。”

    工作人員提醒一下徐拙,示意他趕緊挑選要用到的食材,不要耽誤時間。

    徐拙隨便拿了根辣椒,找了個空位就站了過去。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原本他以為切黃瓜,覺得海選已經十拿九穩了。

    但是切辣椒的話,就有點……

    他不知道該怎么切了。

    因為辣椒可選范圍比較多。

    可以切絲,可以切片,可以切條,可以切丁,還可以切成辣椒圈。

    他有些猶豫,不知道切成什么樣子更能吸引到裁判。

    大多數人肯定都選擇切絲。

    所以徐拙覺得是不是反其道而行之,切滾刀塊,這種有些另類的切法,說不定就能獲得裁判的青睞呢。

    不過切滾刀塊的話,有些沒法展現自己高超的手藝。

    唉……

    選擇多,真不見得是什么好事兒。

    等所有人都找到自己的位置之后,裁判員吹哨,示意比賽開始。

    一百個選手,十個裁判員,每個人正好負責一排。

    徐拙拿著菜刀,深吸一口氣,先把辣椒的柄切掉,然后把辣椒對半切開,先把里面的辣椒籽和那些白色的物質去掉。

    然后把辣椒翻過來在菜板上按著,斜刀把這半根辣椒,細細的切成辣椒絲。

    切完后,他剛準備把剩下一半切成辣椒片,一張通行證就扔在了菜板上。

    “你通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