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六百八十章 又是送分題

美食從和面開始
     “你這么快就通過了?”

    “對啊,我還沒切完呢,這個號牌就扔了過來……你別拿,先把濕紙巾拿出來讓我擦擦手,這上面有辣椒,你不能碰。”

    出來后,徐拙見到了等在這里的于可可和郭姍姍。

    至于孟立威和周雯,今天上午沒他們的事兒,這會兒在主辦方的帶領下,正在附近的景點走訪。

    宣傳嘛,就得全方位的來。

    想讓人來旅游,美食雖然重要,但是美景才是第一要素。

    沒有景致,有多少人愿意為一頓飯奔走千里?

    徐拙用濕紙巾,仔細把手擦了一遍,然后又擦了擦那張通行證。

    一邊擦一邊埋怨主辦方腦子抽風用辣椒當食材。

    “真不明白他們是怎么想的,這些辣椒鐵定會扔掉,這不是浪費食物嘛。”

    郭姍姍指了指旁邊的贊助商:“有家辣椒醬公司做了贊助,剛剛你們切辣椒的時候,外面一直有人發辣椒醬的宣傳手冊,主持人也念了幾句廣告詞。”

    郭姍姍把手中的辣椒醬宣傳冊遞過來,徐拙這才明白過來,為什么用辣椒當食材了。

    有錢真好,連比賽用的食材都能換掉。

    不過不管用什么食材,老子都拿到通行證了。

    雖然通過海選不是什么值得高興的人,但是至少也沒丟人。

    剛剛馮衛國還發了消息,囑咐徐拙不要緊張什么的。

    顯然,這群老頭也很關注徽菜大賽。

    要是連海選都沒過去……

    估計徐家爺孫之間的和睦關系,要出現巨大的裂縫。

    這會兒有點熱,三人坐在車里,準備找個涼快的地方呆著。

    尋摸半天,總算是找了個人少的冷飲店。

    三人進去,各自點了要喝的飲品,繼續聊這次的徽菜大賽。

    到現在徐拙還在好奇,那個裁判只是看了一下他的號牌,根本沒仔細看切的那些辣椒,直接就把通行證給扔了過來。

    弄得跟暗箱操作了一樣。

    “還真是暗箱操作呢,你看看我爺爺發來的消息。”

    郭姍姍把手機遞過來,徐拙看了一眼。

    “給徐拙說一下,上午的海選我可以給他開后門,但是接下來的比賽,我就無能為力了,讓他做好心理準備。”

    看完之后,徐拙有些無語。

    他最鄙視那些動不動就走后門的人。

    沒想到今天自己居然也……

    唉!

    郭樹英你好好當你的總評委不行嗎?

    干嘛要管我這邊的事兒呢?

    對徐拙來說,雖然憑借他的實力也能進入海選,但是郭樹英這么冷不丁的一插手,總覺得自己低人一等。

    不過他也清楚郭樹英的用意。

    老爺子在郭樹英面前裝逼,郭樹英就反其道而行之人,讓徐拙在比賽上丟人。

    而比賽的入場券就是海選,要是徐拙沒法通過海選,想讓他出丑也就不太可能了,所以郭樹英才幫了徐拙這一把。

    上午是海選,雖然人多,但是并不受重視。

    甚至連各級電視臺的人都沒多上心,站在一邊隨便掃了幾個鏡頭,就草草收起了家伙事兒,完全沒有細致拍的意思。

    所以徐拙通不過海選的話,也沒什么丟人的。

    但是下午的初選就不一樣了。

    初選的人數比較少,所以相對來說,鏡頭比較多,各種特寫也都有。

    而且下午也會在幾個合作平臺上進行直播。

    這要是丟人的話,動靜比較大。

    爺爺裝逼,孫子遭殃。

    這叫什么事兒。

    幸好有系統在。

    不然還真有可能在安徽出丑。

    下午三點,比賽繼續進行。

    徐拙根據工作人員的指使來到場內。

    上午通過海選的有一百個人,現在已經全部到齊。

    徐拙魂在人群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相對于海選,下午就稍微正式了一些,桌子上甚至還貼有選手的名字。

    桌上放著一張菜板和一把菜刀,還有一個小料碗,里面放著鹽巴。

    這是做什么?

    徐拙有些不懂。

    很快,工作人員開始發放食材。

    徐拙看了看,每個人一條鮮活的鱖魚。

    “果然是鱖魚,中午我聽我舅姥爺說,總評不知道為什么,突然把下午的比賽食材換成了鱖魚,這些鱖魚,全都由望月樓提供。”

    “望月樓還真是大氣,一百條鱖魚也不少錢啊,郭樹英老前輩為了咱們徽菜,真是嘔心瀝血啊。”

    “是啊是啊,真希望有一天,能去望月樓工作。”

    …………

    徐拙聽著旁邊幾個年輕廚師的聊天,有些無語。

    郭樹英為了讓自己出丑,還真是煞費苦心啊。

    居然自掏腰包換掉主辦方準備好的食材,而是用鱖魚,真是……

    老年人斗氣的方式,真費錢啊。

    不過他倒是無所謂。

    因為早在元旦的時候,他就得到了腌制臭鱖魚的方法。

    現在郭樹英強行更換食材,卻正好撓到了徐老板的癢處。

    又是一道送分題啊!

    這些鱖魚應該是剛從望月樓總店的池塘里撈出來的,工作人員放在菜板上的時候,居然還活蹦亂跳的。

    主席臺上,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一個掛著副總評牌子的老人,正拿著話筒侃侃而談。

    “你們都是徽菜廚師,所以一定要會做徽菜的當家菜臭鱖魚,你要不會做臭鱖魚,你好意思說自己是徽菜師傅嗎?今天下午的比賽,就是腌制臭鱖魚,所有的用品和食材已經發放完畢,現在,比賽開始!”

    因為臨時更換了食材,給裁判員增加了工作難度,畢竟腌制臭鱖魚不像是刀工,看一眼就能知道大概。

    腌制臭鱖魚,步驟雖然不難,但一個人盯著十個人看,難免還是有遺漏的。

    所以,下午的裁判員增加到了二十個。

    這次是淘汰賽,被選出來的淘汰走人,入選的留下準備分組。

    徐拙聽到開始的口令之后,就一手按著鱖魚,一手拿著菜刀,用刀背開始刮魚鱗。

    腌制臭鱖魚的時候,魚鱗一定要刮干凈,這樣做出來的魚味道才好。

    假如魚鱗有遺留,不僅會影響臭鱖魚的口感,而且在腌制的過程中,被魚鱗覆蓋的魚肉中水分滲透不出來。

    會導致魚肉味道變差,甚至有可能產生腐壞的現象。

    徐拙不慌不忙的把魚鱗刮凈,然后用菜刀剖開魚肚,把內臟掏出來后,就到了腌制臭鱖魚的關鍵一步……

    抹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