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六百八十五章 晉級!

美食從和面開始
     徐拙靜下來心,有條不紊的做著小蔥拌豆腐。

    他用的是北方做法,就是把豆腐焯水后,然后淋上香油和其他調料,用勺子把豆腐碾碎,然后再撒上蔥花,擺出造型。

    這步驟說起來簡單,但是徐拙做出來的效果,卻很不一般。

    畢竟有擺盤技能加持,再加上做這道菜時間比較多。

    自然就得心應手了。

    主席臺上,幾個老頭正在討論徐拙的手藝。

    “不管味道如何,就這份麻利勁兒,也應該讓他出線……郭師傅,這孩子是誰啊?代表你們望月樓比賽的,但是跟望月樓的廚師好像都不認識一樣。”

    比賽的選手中,有好幾個望月樓的廚師。

    分店多嘛,那邊的學徒想來參加比賽,店里自然不會阻攔。

    而代表總店的徐拙,跟這些人卻全程沒有交流,臺上的幾個老頭,以前去望月樓拜訪的時候也沒見過徐拙。

    所以,他們對徐拙的身份很好奇。

    郭樹英不想把徐拙的身份暴露出來。

    畢竟這孩子是徐濟民的孫子,身上帶著魯菜的標簽。

    要是讓臺上幾個老頭知道他是魯菜的傳人,說什么都會選擇把徐拙淘汰掉,省得這孩子打了徽菜的臉。

    他想了想,淡淡的說道:“一個親戚家的孩子,在外地開了個飯店,這次回來走親戚,正好趕上了,我就幫他報了名,試試他的深淺。”

    頓了一下他又說道:“大家該怎么評判就怎么評判,不用在意我倆的關系,反正他就是來玩兒的,走到哪一步都無所謂。”

    幾人心領神會的點點頭,表示理解。

    估計是一個心高氣傲的遠門親戚,聽說有這個比賽吵著要參加。

    大家都有這種親戚,都知道該如何應對。

    這種人不用偏袒,也不用刻意針對,只要保持公平的態度進行評選就行。

    反正看郭樹英這態度,關系也沒多好。

    等徐拙那一組其他人的紅燒豆腐做好后,徐拙的小蔥拌豆腐也已經做好。

    跟上午一樣,徐拙又做了個漂亮的擺盤。

    整盤菜看上去很漂亮,而且層次分明。

    哪怕不喜歡吃豆腐的人,也想來上一勺嘗嘗味道。

    這一組的評委開始根據菜品的色香味兒等角度進行打分。

    先觀察擺盤,再聞香味兒,最后品嘗味道,體驗口感。

    最后……

    經過三個評委的討論,出線的依然是徐拙。

    “他的對味道的把控太強了,比同組的人高出一大截,很顯然,他應該是某個飯店的大廚,真不明白怎么跑到學徒這一組了。”

    幾個評委小聲討論著,先把接過報給主評委,讓他們進行審核,省得被人說是暗箱操作。

    郭樹英他們從主席臺上走下來,對評委們選出來的第一名進行審核。

    輪到徐拙的時候,

    一群老頭一人嘗了一口徐拙做的小蔥拌豆腐,都有些驚訝。

    “孩子,這道菜也是你爺爺教你的?”

    “嗯。”

    郭樹英放下勺子,有些感慨。

    他這些年教出來的徒弟不少,也有幾個成名的。

    但是跟徐拙比起來,卻有一定的差距。

    別的不說,在那些人跟徐拙同歲的時候,對調味的把控絕對沒徐拙這樣老道。

    真是羨慕徐濟民啊,有這么好的一個孫子。

    感慨過后,郭樹英注意到徐拙同組的那幾個選手有些不滿,便招了招手:“你們幾個都來嘗嘗他做的菜,自然就明白為什么他出線了。”

    不遠處的孟立威一聽這話,滿臉都是失落:“得,又嘗不到徐拙的手藝了,想來,這道菜味道肯定很好。”

    徐拙同組的那幾個選手嘗了小蔥拌豆腐之后,果然不再說話。

    差距就是差距,這不得不服。

    雖然有些懷疑徐拙是個大廚,但是卻沒法說出來。

    都是二十多歲的人,人家是大廚的話,而自己還是學徒。

    這種落差,讓人根本沒法張口。

    就這樣,徐拙以黑馬的姿態,闖進了二十強。

    從比賽現場出來后,于可可拿著手機喜滋滋的說道:“我爺爺打算來給你加油助威,接下來就是二十進十選拔賽了,你有信心嗎?”

    信心是有的。

    反正徐拙也沒想到拿名次,只是過來刷一刷郭樹英的好感。

    現在目的已經達到,他之所以還繼續參加,完全是為了老爺子和于培庸他們的面子。

    他已經決定,進入十強之后就退賽,省得讓郭樹英面子上掛不住。

    天快黑的時候,徐拙和于可可在績溪縣高鐵站,見到從杭州轉車過來的于培庸,跟他一塊兒來的,還有浙菜泰斗戴震霆。

    “嘿,戴爺爺,您也來啦!”

    于可可有些驚訝,真沒想到,徐拙參加個比賽而已,這倆老頭居然都跑過來看熱鬧了。

    “小拙,據說明天就是二十進十的選拔賽了,有壓力嗎?”

    徐拙笑笑:“沒,就算進不了十強也沒什么,畢竟這是徽菜嘛,我也沒多接觸過,這次我就是抱著學習的心態參加比賽的。”

    對于他這種心態,戴震霆和于培庸很高興。

    雖然這話有裝逼的嫌疑,但是沒有沉迷其中,這樣挺好的。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他們這一路走來,見過太多因為一場比賽而飄飄然的年輕人了。

    徐拙是開著郭興旺的帕薩特來的。

    郭姍姍那臺雨燕開著雖然很爽,但畢竟是小車,接老人的話不方便。

    還是帕薩特不錯,夠寬敞,老人斑坐在后排完全感覺不到擁擠。

    “多少年沒見過郭樹英了,現在回想起咱們在國宴后廚的日子,還仿佛昨天一樣歷歷在目。”

    “對啊,一眨眼功夫,幾十年過去了,現在成年輕人的天下了。”

    倆老頭坐在后排,感慨萬千。

    不過徐拙對于兩人來績溪縣的動機有些懷疑。

    他不認為倆老頭是來給自己加油助威的。

    肯定還有別的事兒。

    來到望月樓,正好遇到從比賽現場回來的郭樹英。

    三個老頭站在一起寒暄著,一股久別重逢的氣氛油然而生。

    寒暄完畢后,郭樹英好奇的問道:“你們是專門為徐拙加油來的?”

    于培庸搖搖頭,問了他一個問題。

    “老郭,你對教授這個職稱,感興趣嗎?”

    ————————

    今天五更,求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