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六百八十六章 客座教授

美食從和面開始
     這個問題,不僅讓郭樹英愣住了。

    連徐拙和于可可也有點不明所以。

    什么情況?

    揚州大學那個旅游烹飪學院準備擴編師資隊伍了?

    果然,于培庸笑著說明了來意:“揚州大學準備招聘一批客座教授,所以我就厚著臉皮,來邀請郭師傅出山。”

    論歲數,郭樹英比于培庸還大一歲。

    加上是于培庸主動邀請,所以用了郭師傅這個尊稱。

    郭樹英明顯有些意動。

    教授啊,這種稱號落在一個廚子身上,哪怕他已經見慣了世事變幻,心里也不自覺泛起了漣漪。

    不過郭樹英還是比較沉穩的。

    “這個客座教授,都有誰啊?”

    戴震霆在一旁笑著說道:“原來就培庸一個人,中午他去杭州找到我,把我也拉上了,預計還有鄭光耀老哥和徐濟民,暫時就咱們幾個,你看……”

    郭樹英一聽,點頭答應了下來。

    “既然是咱們那批老伙計,這沒得說,我同意。正好我還想問問徐濟民,啥時候偷師我們徽菜的手藝了。”

    他這話自然是開玩笑。

    不過是釋放個善意的信號,表明大家的友情還在。

    徽州人比較有文化,所以心思自然也很細膩。

    不管這個客座教授的稱號到底有多少分量,只要徐濟民鄭光耀戴震霆都參加了,那他作為當年國宴后廚的一員,自然也不會拒絕。

    省得徐濟民在群里扯著嗓子說自己不合群。

    反正大家同進同退,就算丟臉,也不是自己一個人丟。

    接著,郭樹英熱情的邀請兩人進入望月樓里面看看,美其名曰蒞臨指導。

    都是干了一輩子餐飲的人,自然想在同行面前展示展示。

    另外,也借著這個時間,讓店里騰出一間包房來招待兩位貴客。

    現在是望月樓總店的客流高峰期,包房已經全都訂了出去,想要騰出一間房不是那么容易的。

    所以,他要先帶著客人四處轉轉,給下面的人爭取點時間。

    于培庸和戴震霆倒是沒有反對,兩人坐了一路高鐵,確實需要散散步,活動一下胳膊腿。

    對于店里的布局和擺設,看得于培庸和戴震霆直點頭。

    幾人把望月樓前前后后轉了一遍。

    然后郭樹英順理成章的帶著幾人,來到一個裝飾得古香古色的房間中。

    分賓主落座后,各種徽州名菜就端上了桌。

    郭姍姍也跟著服務員來到房間,甜甜的喊了幾聲爺爺好之后,坐在了于可可身邊,埋怨兩人也不通知她過來湊熱鬧。

    于可可笑聲說道:“這三位爺爺在一起沒什么熱鬧的,等徐爺爺來的時候,那熱鬧得起來。”

    郭姍姍愣了一下:“為什么?”

    “因為徐爺爺跟誰都能吵起來,而且口才特別好。

    ”

    吃了飯之后,幾人就到后院的客房休息。

    于培庸和戴震霆這倆老頭閑著沒事,還拿著白天的視頻,煞有介事的幫徐拙分析了一波潛在對手的手藝。

    二十強選手中,有幾個比徐拙歲數大一兩歲的人,已經具備主廚的實力了,哪怕在大飯店,也有掌勺的資格。

    偏偏頂著學徒的頭銜混在其中。

    假如徐拙能超越那幾個人,就能登頂第一名。

    就算超不過,根據于培庸的分析,徐拙挺進六強還是沒問題的。

    “于爺爺,這是人家徽菜的比賽,還是別這么張揚了,我已經決定,進入十強就退賽,省得郭爺爺面子上掛不住。”

    他雖然是頂著望月樓總店的名號參加比賽的。

    但是徐拙再網上有一定的名氣,回頭真的拿到個好的名字,被大家揭露出來是個魯菜傳人。

    其他評委哪怕嘴上不說,但是心里絕對會對郭樹英有意見。

    讓魯菜的傳人來砸徽菜的場子,你到底是什么居心?

    所以,進入十強就退賽,既保全了老爺子和一群老人的面子,也能讓郭樹英臉上有光,畢竟這份榮耀,是屬于望月樓的。

    而且十強的選手,對于那些觀眾來說,雖然能夠留下一個印象,但是他們的注意力,大概率會轉移到接下來的賽程中。

    而不會對徐拙念念不忘,更不會刨根問底的去挖徐拙的身份。

    去年這個時候,徐老板還是個我行我素不與外界怎么交流的面館老板,想關門就關門,什么都不會考慮。

    但是現在,他卻為了長輩們的面子,而考慮這些問題。

    “小拙長大了……”

    于培庸對徐拙的做法很贊成,他真的怕徐拙會上了頭,不管不顧的繼續參加比賽。

    “比他那個只想著出風頭的爺爺強。”

    戴震霆也挺喜歡徐拙這個性格,兩人都同意徐拙進入十強后退賽。

    不過二十強進十強的比賽也不容小覷。

    要是進入不了十強,所謂的退賽留情面,就成了單方面的丟臉。

    于培庸和戴震霆可不希望這種事情發生。

    老爺子哪怕怕也會臉上掛不住。

    所以,徐拙還得認真比賽才行。

    不能有任何麻痹大意。

    早上起來,UU看書www.uukanshu 徐拙和于可可洗漱完畢,享用了望月樓的早餐之后,就溜達前往二十強比賽的場地——績溪縣徽菜文化交流中心。

    比賽的等級高了,場地自然也要更換。

    畢竟戶外場地對廚師來說,有著太多的不確定性,還是室內場地更加友好,也更加接近廚房的環境。

    另外,隨著關注的人越來越多,網上甚至掀起了一波做徽菜的熱潮。

    這種情況下,仿古街小廣場的那個比賽場地,就有點不夠看了。

    所以,在主辦方和郭樹英的要求下,比賽場地連夜搬到了高大上的徽菜文化交流中心。

    來到徽菜文化交流中心的門口,徐拙掏出來自己的參賽證,進去后坐在制定的選手區,等候比賽。

    于可可則是配著于培庸和戴震霆,坐在了第一排的觀眾席上。

    “徐拙,加油啊!”

    孟立威在媒體試吃席上沖徐拙打招呼。

    徐拙沖他笑笑,剛準備過去聊兩句,突然看到一個工作人員拿著幾個已經宰殺好的鴿子,送到了旁邊的臨時冷庫中。

    這……

    今天的食材是鴿子嗎?

    如果真是鴿子的話,那就別怪我徐帥逼開掛啊!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