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六百九十章 關俊杰來電

美食從和面開始
     這個退賽感言一出,滿場嘩然。

    郭樹英的臉,又不自覺的抽了一下。

    之前還覺得這孩子不錯,現在看來,跟徐濟民那個混蛋真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你退賽就退賽,扯什么水平不太夠,這讓剩下的選手還怎么比賽?

    這孩子……

    絕對是來砸場子的。

    場下的那些觀眾有些不滿,紛紛讓徐拙留下來參賽。

    原本學徒組就沒什么可看的,徐拙是學徒組為數不多的閃光點。

    這會兒要是退賽的話,就只剩下主廚那組有看頭了。

    “小拙這孩子,真是……”

    “調皮!”

    于培庸和戴震霆兩人知道徐拙會退賽,卻不知道他會說這么幾句話。

    兩人哭笑不得的看著坐在主席臺上的郭樹英。

    眼神中帶著同情。

    徐拙說完后,瀟灑的走下臺,直接退場了。

    然后場內的選手和觀眾,開始交頭接耳的分析徐拙退賽的原因。

    之前比賽一直好好的,是從旁邊那個選手說徐拙不尊重評委開始,徐拙的態度才有了變化。

    “這傻吊自己沒本事還誹謗別人,真是欠收拾。”

    “對啊,現在還若無其事的站在那里,把徽州人的臉丟了個精光。”

    “不知道他是哪個飯店的廚師,讓我知道后絕對不會再去那家店消費。”

    …………

    那個廚師有些無奈。

    自己只是順嘴說了一句話而已,怎么就成了眾矢之的了?

    要是能重來的話,哪怕徐拙噸噸噸噸噸的把湯喝完,他也不會多說一個字。

    追悔莫及啊!

    他獨自懊惱的時候,來到場外的徐拙則是滿臉輕松。

    “你太厲害了!”

    已經從觀眾席偷偷溜出去的于可可夸了自家男人一句,然后背著雙手,故作高冷的輕咳兩聲。

    “鑒于你表現這么好,本仙女決定,給予你一個獎勵!”

    嗯?

    獎勵?

    徐拙有些疑惑的看著她,腦子里隨即有了……

    一些不太健康的想法。

    難道……

    想到一塊兒去了?

    “獎勵你可以抱抱我親親我,嘻嘻……”

    于可可把獎勵的內容說出來之后,徐老板微微嘆了口氣。

    心里多少有些失望。

    還以為……

    呼……

    白高興一場。

    早知道就不想那么多了。

    “怎嘛?不高興?”

    于可可見徐拙滿臉失望,眼睛一瞇,就像個小惡魔一樣湊了過來,不由分說就在徐拙脖子上……

    嘬了一口。

    “剛剛比賽的時候,有幾個女觀眾一直喊你小哥哥,我要像賣豬肉的人一樣給你蓋個戳,省得你被別人搶走。”

    兩人向著徽菜文化交流中心外面走去。

    退出比賽,一身輕松。

    終于不用再考慮其他人的感受了。

    徐拙打算在附近找個景區好好逛逛,明天就回林平市去。

    出來差不多一星期了,得回去顧著生意。

    另外也得注意著店面。

    別半夜被拆遷隊的人偷偷扒了。

    雖然這個可能微乎其微,但也不能不防著點。

    兩人來到外面,也沒聯系到現在還沒起床的郭珊珊,而是打了一臺車,去了附近的一個景區,打算轉轉。

    在去的路上,于可可伏在徐拙懷中,眼中帶著狡黠的目光。

    “你能不能告訴我,剛剛我說獎勵的時候,為什么滿臉失望?你到底在想什么?”

    徐拙搖了搖頭,不想把自己心中的想法暴露出來。

    而是指著外面的風景,打算岔開話題。

    然而,于可可卻不答應。

    非要徐拙說出來。

    甚至還拿出了分房睡來威脅徐拙。

    “你不告訴我的話,我今晚就去找姍姍一塊兒睡去……”

    這讓徐拙有些無奈。

    他低頭湊在于可可耳邊說了句話。

    于可可立馬像是受到了驚嚇的小鹿一樣躲開了。

    臉上布滿紅暈,羞不可止。

    然后瞟見徐拙臉上的笑意,又羞怒交加的在徐拙身上打了好幾下。

    “你……真討厭!”

    隨即又想了一下徐拙說的那個畫面。

    羞澀再次襲上心頭。

    她像個鴕鳥一樣往徐拙懷里一扎,不再言聲。

    心里很后悔剛剛為什么要問他這個問題。

    到了景區,徐拙買了門票,剛和于可可手牽手的進去,郭珊珊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昨晚沒睡好,剛睡醒,你們在哪呢?”

    徐拙看了一下門票上的景區名字,給她說了出來。

    “臥槽,你們不會是想在山里……天啦嚕,這也太瘋狂了吧?”

    “想什么呢?只是來轉轉而已。”

    對于這個小太妹,徐拙真是無語了。

    郭姍姍表示一會兒就到,今天沒啥事兒,她決定好好跟著徐拙當電燈泡。

    大概半小時后,郭姍姍就開車趕了過來。

    徐拙補了張門票之后,三人進去,四處溜達了起來。

    景區的風景很不錯,自然景觀和徽派建筑相得益彰,在欣賞美景的同時,還能體會到徽派文化。

    對徐拙來說,這景區很不錯。

    轉到十二點多的時候,徐拙接到了于培庸的電話。

    上午的比賽已經結束,他問徐拙要不要一塊兒吃飯。

    原本于培庸打算和戴震霆在徐拙退賽之后就走人呢。

    但是郭樹英把兩人的身份說透之后,兩人反而沒法貿然離開,只能等到比賽結束后才能回去。

    不然人家郭樹英又是戴高帽又是隆重介紹,兩人要是這么一走了之,多少有些得罪人。

    “晚上再一塊吃飯吧,我跟可可和郭姍姍在外面景區里呢。”

    于培庸在電話里給徐拙說了自己的安排。

    聽他的意思,UU看書 .uukanshu原來于培庸還想跟徐拙去中原,正好把揚州大學的邀請函親自給老爺子送過去,這樣多少顯得正式些。

    而戴震霆,則是南下去羊城找鄭光耀。

    不過現在兩人被郭樹英留在績溪縣,兩人的分頭行動只能告一段落。

    那份揚州大學的邀請函,于培庸打算讓徐拙給老爺子帶回去。

    “于爺爺你放心,保證把邀請函送到我爺爺手中。”

    掛了電話后,徐拙對揚州大學的邀請函產生了興趣,他剛想問問郭姍姍有沒有見到郭樹英的邀請函,手機居然又響了起來。

    這次打電話過來的,是關俊杰。

    電話接通后,關俊杰說了個讓徐拙喜出望外的消息。

    “徐拙,我辭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