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六百九十一章 老孟的辛酸

美食從和面開始
     辭職了?

    這不就是說,打算來四方酒樓嘛。

    徐拙當即說道:“關師兄,四方酒樓行政總廚的職位,可給你留著呢啊。”

    “好的,我打算陪我老婆出國旅游幾天,等我回來后就去中原找你,以后,我可就跟你混了。”

    “關師兄說哪里話,咱們是共同合作,爭取在這條路上,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成果。”

    兩人在電話里展望了一下未來,又進行了一波比較走心的商業互吹,這才客客氣氣的結束通話。

    電話掛斷后,徐拙摟著正在自拍的于可可就猛親兩口。

    然后在于可可茫然的目光中,拿著手機打給了魏君明。

    “干爹,關師兄準備來幫我了。”

    電話接通后,徐拙就把關俊杰打電話的事兒告訴了魏君明。

    魏君明對徐拙的意思心領神會。

    他說道:“小關在蓉城味道的待遇是四十萬年薪,加上年底獎金以及績效獎金。不過曾老板那摳門兒的性格,獎金應該就給了他一點點,所以給小關的待遇上,你看著安排吧。”

    徐拙之所以給魏君明打電話,就是問一下關俊杰的待遇情況。

    給太高了,自己會吃虧。

    但是給的少了,又會讓關俊杰寒心。

    所以他打給魏君明,想知道關俊杰的待遇情況。

    之前店里都是各種有缺陷的人才,工資也都是行業中等偏上的水平,徐拙根本沒接觸過高級人才,所以對于關俊杰的待遇,有些拿不準。

    現在聽了魏君明的話,徐拙心里有了底。

    “干爹,你看這樣行不行?五十萬年薪,五險一金,食宿全包,另外年底有不低于五萬的獎金。

    ”

    魏君明一聽就笑了:“不錯,對于小關來說,已經稍稍有些溢價了,我現在就給他打電話說,讓他早點收心過來上班。”

    這也是徐拙打電話的另一個目的。

    通過魏君明給關俊杰介紹他的待遇問題,要是關俊杰有什么不滿或者有別的想法,都可以提出來。

    而魏君明作為一個中間人,也能給這次勞資雙方的口頭協議提供一個見證。

    另外,假如徐拙大喇喇的跟關俊杰去聊,談到待遇問題的時候,萬一關俊杰對徐拙提出來的待遇不滿,兩人說不定就會產生間隙。

    一個會覺得我這么誠心誠意的去投奔你,你居然就給這么點待遇?

    另一個則會認為,這員工怎么貪得無厭啊,以后得防著點。

    這就相當于埋下了矛盾的根源。

    所以很多交易都需要中間人,就是這么個道理。

    接著,徐拙在電話里又跟魏君明聊了一下在徽州的見聞,并且表示會帶一些特產回去,這才掛斷了電話。

    “你怎么這么高興吖?遇到什么開心的事情了么?”

    于可可挖了一勺剛買的冰淇淋送到徐拙嘴里,對徐拙突然這么開心有些好奇。

    徐拙把關俊杰要來投奔的事情告訴了她。

    “關師兄來了之后,我店里才算是有了真正意義上的廚師長,有了更專業的管理,我覺得以后的工作會更加順利。”

    關俊杰的加入,不僅僅是多了一個后廚的管理者。

    更重要的是,他會帶來高檔飯店的那些經營理念和管理模式,同時還會對后廚進行細化管理。

    這方面,不管徐拙還是建國,甚至店里的其他員工,都沒有任何經驗。

    所以,關俊杰的到來,能讓大家安然度過轉型期,同時也能讓店里的員工逐步適應高端飯店的運營模式。

    晚上,于培庸和戴震霆被幾個徽菜圈子里的大師請過去吃飯,徐拙只得跟孟立威周雯和郭姍姍等年輕人一塊兒吃。

    吃飯的時候,他沖孟立威說道:“老孟,我打算讓你老婆去第一樓學習一個月,你作為家屬,可不能拉后腿啊。”

    孟立威聽了,有些詫異的問道:“學習?學什么啊?”

    “當然是學習第一樓的管理經驗啦,現在有婷婷姐在,面館沒什么問題,正好讓佳佳姐去第一樓學習,這樣去省城的時候才不會慌亂……孟同學,你怎么這么開心?”

    于可可正跟孟立威解釋去第一樓學習的內容時候,她發現孟立威雖然維持著表面的淡定,但是眉宇卻帶著濃濃的喜色。

    “你不會背著佳佳姐做了什么對不起她的事情吧?”

    于可可正義心爆棚,拿著手機就要告狀。

    孟立威趕緊攔住了她。

    “不是這樣的,我沒有做任何對不起佳佳的事情,相反……我快被她折磨出心理陰影了……”

    這么慘的嗎?

    大家都用同情的目光看著他。

    徐拙拍拍他的肩膀,微微嘆了口氣:“腎虛是原罪啊。”

    孟立威一聽這話,立馬像是炸毛了一樣說道:“我不虛,身體也沒事,主要是佳佳總擔心我做對不起她的事情,所以就……”

    嗯?

    感覺有故事啊。

    孟立威小聲說道:“之前佳佳問過我,男人什么時候是最清醒和冷靜的,我就順口說了個賢者時間。然后,她就……”

    那副欲哭無淚的表情,讓徐拙稍稍有些同情。

    “要不,你回林平市以后,也去嚴教授那個心理小組試試?”

    孟立威趕緊擺手表示拒絕。

    “那不行,讓佳佳知道又該收拾我了……”

    好慘一男的。

    郭姍姍剛準備取笑孟立威兩句,但是轉念一想人家有對象,現在他表面上是在訴苦,其實是變著法子秀恩愛。

    所以,郭太妹的心情一下子就不美麗了。

    晚飯后,UU看書www.uukanshu.com 徐拙和于可可在郭姍姍的帶領下,來到望月樓附近的一家茶社挑選茶葉。

    這邊的茶葉很多,黃山毛峰、太平猴魁、祁門紅茶……

    徐拙每樣都買了一些,通過店家用快遞發到了林平市。

    買完這些東西,兩人剛回到望月樓的后院,正好碰到了于培庸。

    “小拙,來來來,這是你爺爺的邀請函,讓他別忘了5月25號那天去揚州,那天八大菜系的領頭人會齊聚揚州大學,他可不能缺席。”

    頓了一下于培庸又說道:“到時候你也去。”

    于可可好奇的問道:“是讓他見識一下八代菜系領頭人的風采嗎?”

    于培庸搖了搖頭:“不,我是擔心他跟別人打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