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六百九十四章 在飯店碰瓷的人

美食從和面開始
     “對,就是碰瓷的,現在經濟不景氣,省城已經出現好幾撥這樣的人了,回頭四方酒樓開業的時候,也絕對會遇到,所以讓你過來就是給你提個醒。”

    這種情況,在林平市比較少見。

    因為城市小,大家低頭不見抬頭見的。

    沒必要這樣做。

    但是省城就不一樣了。

    天南海北的人到處都有。

    人一多,各種走偏門的人也逐漸顯露了出來。

    “最后怎么處理的?”

    趙金馬笑了笑:“旁邊派出所的幾個警察在這吃燴面,吃完燴面看了一下店里的監控,順便把幾個人給帶走了。”

    這……

    真是碰瓷碰到了鋼板。

    不過這樣也好。

    一步到位。

    也省了報警的時間。

    不知道那幾個人從派出所出來,還會不會繼續碰瓷。

    這兩年,去飯店碰瓷的人有很多。

    最基本的操作就是菜里吃到了蟑螂、頭發、蒼蠅、以及各種蟲子。

    以此來要挾店里免單,甚至還會訛上一筆精神損失費什么的。

    大多時候,店家都會免單再補償幾百塊錢的。

    畢竟是開門做生意,講究息事寧人。

    不過時間長了,店家也會有相應的措施。

    比如,后廚的廚師全都剃光頭。

    這個時候要是再拿著頭發碰瓷……

    效果就弱了很多。

    而蟑螂之類的,也是看什么地方。

    北方蟑螂小,而且數量也比較少,畢竟冬天太冷,蟑螂熬不過去的。

    所以在北方飯店里用蟑螂碰瓷的比較少。

    就算有,成功率也不是很高。

    至于其他蟲子,那就看實際情況了。

    除了飯菜中發現蟲子毛發等基本操作之外,飯店碰瓷行為中還有升級版。

    比如吃了店里的菜拉肚子、肚子疼、胃疼。假如碰瓷者是個大肚子女人,還能裝成孕婦來獲取支持和同情。

    這種碰瓷情況,假如演技到位的話,不僅能夠免單,甚至還能要到五百到一千左右的精神賠償金。

    不過這種碰瓷行為也不是誰都能做的。

    假如演技不到位,說不定還會被店家抓到把柄來個逆襲。

    升級版上面,其實還有個終極版。

    就是利用自己的身體受傷來碰瓷。

    比如啤酒瓶劃傷了身體,起瓶蓋的時候瓶口受損,導致嘴里受傷,甚至假裝吞下了碎玻璃渣子導致喉嚨出血之類的。

    這種碰瓷行為因為比較極端,所以這么做的人反而不多。

    但是這種行為的回報率也最高。

    一般情況下只要成功,都能要兩千塊錢以上的賠償。

    不過,因為金額已經超過了兩千,警方就能立案偵查,所以失敗率也挺高的。

    有可能錢沒拿到手不說,還會獲得一個拘留所十日游的獎勵。

    不過碰瓷也不是哪家都能碰的。

    首先就是,太小的飯店不能碰。

    人家一天忙到晚也掙不了幾個錢,要是過去碰瓷的話,說不定會被人家惱羞成怒暴打一頓。

    特別在店主脾氣不太好的情況下。

    敢去碰瓷,絕對先打一頓,再說碰瓷的事兒。

    而太高端的飯店也不能去,因為保安太多,不等你撒潑打滾兒鬧事,一群保安就把你架出去了。

    說不定會落個先被保安打,再被拘留的凄慘下場。

    所以,碰瓷黨就瞄向了生意比較紅火的中等飯店。

    特別是比較愛惜名聲的私房菜館,更是碰瓷黨比較喜歡的場所。

    今天來趙記私房菜分店碰瓷的人,應該就是屬于第三種情況。

    剛炒好的紅薯泥怎么也有一百五十度的高溫,這種情況下居然敢直接放進嘴里……

    真是狼人!

    反正徐拙是不敢這樣操作。

    另外張口就要五千塊錢,還當著警察的面一再強調。

    估計,他們會在所里反省幾天。

    現在全國都在掃黑除惡,他們這種主動跳出來幫警察減壓的行為,警方肯定要好好招待一番的。

    聊完這些之后,趙金馬看著徐拙說道:“店里去吵架的那個廚師,我已經扣了他一千塊錢工資,這家店的廚師長因管理不當,扣半個月工資,并且取消本月的獎金。小拙,你知道我為什么要這樣做嗎?”

    徐拙一愣。

    這是什么操作。

    明知道對方是碰瓷的,居然還罰廚師的錢。

    而且除了罰參與的廚師之外,居然連廚師長一塊兒收拾了。

    就不怕后廚的人鬧事嗎?

    見徐拙一臉疑惑,趙金馬說道:“后廚只負責做菜,服務方面,讓服務員去進行。一個后廚的廚師跑到顧客面前吵架,不管多占理都不對。”

    這……

    是不是太苛刻了?

    “孩子,以后你要管理的是一個大酒樓,員工差不多得上百,各種規矩都要立起來,不然就會亂套。”

    徐拙沒想到趙金馬叫自己過來,是為了說這個。

    他不擔心自己店里會出這種事情。

    因為關俊杰絕對會把這些給整得明明白白的。

    而鄭佳去第一樓學習之后,對于前臺和服務員的管理,應該也會更加得心應手。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小飯店做生意,靠的是人情。

    而大飯店,則是要靠規矩。

    沒有規矩,再大的飯店也會亂套。

    正聊著的時候,一個三十七八十的廚師突然推門走了進來,甕聲甕氣的說道:“師父,我不服!他說我做法不正宗,我憑什么不能跟他計較?”

    趙金馬笑笑:“烹飪一道,沒什么正宗不正宗的,你跟顧客計較這個做什么?再說你真以為你做的炒紅薯泥已經毫無瑕疵了?別的不說,就這個孩子,做的炒紅薯泥就比你地道很多。”

    徐拙從上海回來的時候,特意拍過一期炒紅薯泥的視頻,趙金馬看過,所以他才會這么說。

    不過他這么一說,一下子就把戰火引到了徐拙身上。

    徐拙微微嘆了口氣。

    唉,又到了我裝逼打臉的時候了嗎?

    好煩啊,就不能讓人安安穩穩的吃頓飯。

    果然,那個廚師看了徐老板一眼,冷笑一聲。

    “就他?我做十幾年炒紅薯泥了,他要做得比我做的好吃,我把腦袋擰下來。你敢不敢跟我賭?”

    徐拙看了他一眼,搖了搖頭。

    要是打賭就賭點有意義的,說擰腦袋什么的。

    真能做到嗎?

    就算你能做到我能要嗎?

    現在的大人,真是沒一點賭博精神。

    “你怎么不說話?不是不敢跟我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