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六百九十五章 用燉肉的方式做紅薯

美食從和面開始
     這廚師見徐拙不說話,主動挑釁。

    這一幕看得于可可有些想笑。

    她幫徐拙拍視頻的時候,可是前前后后看了一遍。

    怕是除了趙金馬,沒幾個人能在炒紅薯泥上能超過徐拙。

    這個廚師居然這么挑釁徐拙。

    有熱鬧看了。

    徐拙喝了口水,笑了笑說道:“我拒絕是因為我沒法要你的腦袋,你自己也擰不下來,你要是打賭就換個實惠點的條件,要么就干脆別提這一茬,直接跟我比試就說比試,沒必要扯那么多。”

    說完,徐拙起身,看著趙金馬說道:“趙爺爺,吃你一次飯還真不容易,正好這次我在徽州學了一道菜,給你們見識見識。”

    徐拙說的新菜,就是昨天晚上在廚房無意中得到的那道蜜汁紅芋。

    這道菜做法不難,而且受眾不是很多。

    不過擺盤很有藝術性,可以說跟炒紅薯泥是兩個極端。

    所以徐拙就打算做出來,讓趙記私房菜的后廚都看看。

    順便,也看看能不能激發一下趙金馬的靈感。

    要是趙金馬看到之后,根據他自己的理解把這道菜重新演繹,做出一道中原版本的蜜汁紅芋,那也算不虛此行了。

    他讓于可可在這里配陳桂芳說話,然后和趙金馬師徒兩人一塊兒向廚房走去。

    很快,徐拙和趙金馬的這個徒弟要比試消息就傳遍了整個后廚。

    徐拙之前雖然去過幾次趙記私房菜,但都是在總店,還沒來過這家店,后廚的人都不認識他。

    不過大家覺得他這么年輕,在炒紅薯泥這方面,絕對比不過趙金馬那個徒弟。

    趙金馬一言不發的抱著膀子。

    顯然,他也想讓自己的徒弟長長見識。

    別老覺得自己很厲害的樣子。

    以前徐拙也有這種感覺,老覺得自己很厲害。

    但是這幾次出去,讓他見識到了別的菜系的厲害之處。

    再也沒有覺得自己多厲害的心理。

    反而覺得以后更應該多出去,見識一下不同的烹飪方式,真真切切感受一下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后廚有蒸好的紅薯,隨時都能炒。

    不過徐拙卻沒有著急動手,而是打算先把蜜汁紅芋做出來。

    這道菜很簡單,哪怕沒有烹飪基礎的人也能做好。

    徐拙覺得回頭可以拍個視頻教一下,讓大家都學學。

    除夕夜親自下手做一道別有風味的菜肴,家人會不高興嗎?

    蜜汁紅芋要用蜜薯來制作比較好,正好后廚有這種紅薯。

    徐拙找來好幾個,先削皮,然后把紅薯切成長條,再改成菱形的塊。

    最后用菜刀小心的把菱形塊修飾一下,這樣做出來的菜品才更加美觀。

    把這些做好后,徐拙拿來一個砂鍋,在砂鍋底部墊上竹箅,這樣能夠有效的防止粘鍋,而且這層竹箅也能防止紅薯因為水沸騰而變形或者化開。

    接著,徐拙把切好的紅薯塊洗凈后放在竹箅上,加水沒過紅薯塊。

    因為用的砂鍋比較大,紅薯比較多,所以徐拙往鍋里放了一小把冰糖。

    然后又放入一大勺蜂蜜。

    一切準備就緒后,把砂鍋放在灶上,大火燒開后轉小火悶煮。

    蜜汁紅芋雖然是一道甜品,但是用的技法卻是徽菜中常用的悶和燉,這讓趙金馬很是好奇。

    “這么像燉肉一樣燉紅薯,紅薯不化開嗎?”

    徐拙笑笑:“不會的,紅薯只會會變得更加軟糯,等會兒您可以試試,不比炒紅薯泥遜色多少。”

    趙金馬早些年雖然去過徽州,但那純粹是旅游去了,而且還是跟團,行色匆匆的轉了一圈后就回來了。

    根本沒有細細品味過那邊的文化。

    連飯菜也是導游帶著去吃的。

    那種體驗可想而知。

    所以在他的認知中,徽菜在八大菜系中就是個添頭,不會有多好吃。

    而且徽菜那種低調樸實的風格,除了臭鱖魚有些名氣之外,其他菜品的存在感都很低,也怪不得趙金馬有這種想法。

    其實除了徽州人之外,大部分人對徽菜都是這種印象。

    徐拙把紅薯燉上之后,就開始做炒紅薯。

    現在d級技能在手,做炒紅薯泥完全沒有任何壓力。

    而且徐拙也已經決定,等會兒擺盤的時候就按照在上海趙光明的彩虹餐廳的那種擺法來。

    炒紅薯這道菜他是跟趙金馬學的,增加顏值的任務是在趙光明的餐廳里完成的。

    所以徐拙覺得,有必要跟趙金馬展示一下。

    今天之所以把蜜汁紅芋這道菜做出來,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在徐拙動手開始炒紅薯泥的時候,周圍那些廚師臉上的笑容,就逐漸消失了。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

    這話在烹飪圈也很適用。

    別的不說,就是徐拙連著滑三次鍋,就知道他是個擅長做炒紅薯泥的人。

    很多菜,在做之前都有滑鍋的步驟。

    滑鍋的次數越多,就越不容易粘鍋。UU看書 .

    不過一般的菜品,滑鍋一次就夠了。

    哪怕比較粘鍋的肉餡等食材,最多滑鍋兩次。

    只有炒紅薯泥之類的黏性非常大的食材,才會把鍋具滑三次以上。

    而炒糖的步驟,一看也是行家。

    用油炒糖原本就比用水炒糖難度要高,而徐拙炒糖的手法和會火候的把控,甚至比在場的一些廚師還要高。

    這就……

    剛剛譏笑徐拙的那些人,這會兒全都轉身,該忙什么忙什么。

    徐拙繼續炒制,趙金馬那個徒弟,幾乎也同步進行。

    不過很明顯,他的手法跟徐拙比起來,有些滯澀。

    而且步驟上也多少有些瑕疵。

    相對來說,還是徐拙的做法更加正統和地道。

    趙金馬看著徐拙做菜的樣子,很是眼熱。

    上次就當著他的面做過一次,沒想到這孩子就把炒紅薯泥練到了這種地步。

    稱他為天縱之才也不為過。

    想到這里,趙金馬突然冒出了一個想法。

    徐拙這種人才,混在烹飪圈子中,真的不會被埋沒嗎?

    在徐拙做菜的時候,于可可抱著熊仔偷偷溜到了廚房門口,等著看徐拙打臉的場面。

    看著徐拙那忙碌的背影和嫻熟的動作,于可可滿臉都是喜意。

    “獅子搏兔,亦用全力,我老公實在太穩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