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六百九十九章 超大貓砂盆

美食從和面開始
     第二天一早,徐拙就開著車,帶著于可可和熊仔,到黃河灘買野生小魚去了。

    做貓糧的話,在市場隨便買點就行。

    但是自己人吃,就得講究一點兒了。

    黃河里的野生小雜魚,做出來的小魚干絕對比市場上那些味道要好。

    不僅僅是因為黃河里的小雜魚是純野生的,主要是這種小雜魚因為在黃河里生長,為了不被卷進暗涌中,就得拼命游泳。

    在這種情況下,這些雜魚會長得很慢,但是肉質卻非常緊實。

    而且所有的小魚都圓滾滾的,肉質比較厚實。

    這樣的小魚做成魚干?能不香嗎?

    不過這種小雜魚雖然好吃,卻不是很好買。

    因為這些小魚都是現撈的,買家很多,有多少都不愁賣。

    基本上小漁船一上岸,捕撈的那些魚獲就會被哄搶一空。

    不光小雜魚受歡迎,黃河鯉魚、黃河水蝦、野生甲魚等水產,也有很多擁躉。

    基本上只要漁船靠岸,有什么大家就買什么。

    所以趕不上的話,還真會撲個空。

    除了買家多之外,另一個買不到的原因就是,漁船靠岸的時候不確定,有時候早,有時候晚。

    運氣好的話還能趕上,運氣不好的話,就算在那守著也不一定能買到。

    因為這種小雜魚,不是每天都捕到的。

    而且現在好多河段都在禁止捕撈,只能在黃河閘口或者灘涂的濕地湖泊中才能捕撈。

    產量真沒法保證。

    可以說,這是一件比較拼人品的活動。

    “這么難買啊?那干脆別買了,熊仔能吃的,咱們為啥不能吃?”

    于可可抱著熊仔,捏著它爪子上的肉墊,開始數落這貨在林平市這幾天,闖下的禍事。

    比如偷偷跟著李浩去實驗室,把大家打算解剖的青蛙叼走兩只。

    兩只青蛙到底是吃了還是扔了不得而知,反正那天李浩跟著受牽連,被老師責罰打掃實驗室的衛生。

    還有就是跟見到胸大的女生就主動跑過去示好。

    C級以上罩杯的女生,這貨一個都不放過。

    這讓于可可和孫盼盼無形中再次受到打擊。

    “這種小雜魚味道好,哪怕撲個空呢,也值得一試。而且現在蘆葦蕩已經茂盛,比較適合出來散散心。”

    來到黃河灘區后,于可可抱著熊仔下車。

    踩著沙灘,看著黃河水,兩人的心情不自覺就放松了下來。

    而熊仔這貨明顯沒見過這種場面。

    站在距離水面還有好幾米的距離,居然慫得不敢往前走了。

    甚至在有浪花出現的時候,還后退好幾步。

    不過很快,適應了環境之后,它就四處跑動起來,還時不時用爪子扒拉一下腳下的沙土。

    徐拙有些好奇:“它這是干嘛呢?撒歡嗎?”

    “不是……它應該是把這片沙灘當成它的……貓砂盆了。”

    徐拙看著熊仔的樣子,貌似還真是這樣。

    它四處扒拉著,像是要找個上廁所的位置,但是扒拉了十來個坑了還不滿意。

    兩人一貓在沙灘上轉悠了一會兒,

    拍了一下照片之后,就再次上車。

    徐拙開到附近賣魚的地方,車子剛停好,他就看到了一條沖鋒舟靠了岸,開船那人手中還提著一個沉甸甸的兜子,明顯有漁獲。

    “有小雜魚嗎?有的話給我來十斤。”

    “這一兜子都是小雜魚,等著我馬上給你稱。”

    這人把兜子就地一放,然后從旁邊的草窩子里搬出一個電子秤,開始給徐拙裝魚。

    熊仔湊在一邊,聞著這股子腥味兒就暴躁起來。

    還時不時扯一下于可可的褲腿。

    很明顯,它想吃了。

    不過為了它的身體考慮,于可可沒讓它吃。

    而是從包里那處幾個小魚干讓它解了饞。

    買了魚之后,徐拙開車回去,到店里后把這些小雜魚清洗一下,挑去一些田螺等雜物,開始清理內臟。

    這種小魚不用開膛破肚,直接用手指捏著一擠,內臟就被擠了出來。

    把內臟擠出來后,這樣吃著才放心。

    也不會有小雜魚那種苦味兒了。

    擠出內臟的小魚清洗一下,再放進鹽水中浸泡一會兒,就能放在烘干機中進行烘干了。

    貓吃的小魚不能有這一步。

    但是人吃的,就得往里加點鹽,增加點味道了。

    烘干這種小雜魚不能抹鹽,因為抹鹽的話會涂抹不均勻。

    只能放在鹽水中浸泡一下。

    這樣不僅吃著味道好,而且用鹽水這么一泡,魚肉中的水分會被殺出來,做出來的魚干會更加勁道。

    另外,加鹽也有增重的作用。

    這也是市場上一些蝦皮海米以及其他干制水產會很咸的原因了。

    畢竟相對于食材來說,食鹽的價格就便宜太多了。

    而且食鹽還比較穩定,在食材中,特別是海鮮類食材中,是最常用的增重劑。

    有些沿海地區的商販做這類干制產品的時候,UU看書 ..com會直接用海水制作,海水中含鹽,這樣更節約成本。

    那種吃起來帶著苦味的海鮮干品,大多都是用海水或者粗鹽水做出來的。

    到下午四點多,徐拙才把這些小雜魚收拾干凈。

    從上午十點多忙到現在,忙得腰酸背痛的。

    “剛剛我就想說你,這玩意兒人家吃的時候,都不去內臟的,也根本吃不出來有什么味道。”

    馮衛國對徐拙的這種行為有些無語。

    這么小的魚居然還一個個把內臟擠出來,真有點多此一舉。

    徐拙笑笑,沒有說話。

    給自己盛了幾根羊蹄端著出去了,他需要好好放松一下,早知道就買五斤了。

    弄得現在不僅烘干機中全都是小魚干,連烤箱里也開了低溫正在烘烤。

    “衛國啊,你覺得徐拙在烹飪上,會不會比你走得更遠?”

    老爺子閑著沒事,跟馮衛國閑扯著。

    “肯定比我走得遠啊,這個根本就不用說。”

    老爺子又問道:“你知道是為什么嗎?”

    “因為他比我天賦高,而且教他的廚師也多……”馮衛國沉吟片刻,說出了自己的答案。

    不過老爺子卻直搖頭。

    “不對,你說的這些,都不是主因。”

    “那你說是為什么?”

    “是因為我們家小拙,對食材的這股子認真勁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