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七百零四章 袁德生和田承潤

美食從和面開始
       兩只蒼老的大手握在一起,預示著握手言和的任務圓滿完成。

      “叮,宿主經過努力,圓滿完成隨機任務【握手言和】,獲得浙菜中的b級招牌名品——火踵神仙鴨,恭喜宿主。”

      不管是做游戲任務還是系統任務,收獲的這一刻都是快樂的。

      今天,徐老板終于得到了一道夢寐以求的b級招牌菜。

      對于他來說,這是個了不起的進步。

      b級已經到了,a級還遠嗎?

      來的老頭中,除了這群熟悉的人之外,陽臺上還坐著兩個穿著唐裝的老人,兩人喝著茶水,欣賞著外面的月色。

      逼格很高。

      徐拙剛想問問陪在一邊的于培庸這倆老頭是誰,沒想到魏君明突然大步走了過去,沖其中一個光了頭的老人拱了拱手。

      “袁師傅,沒想到您也來了。”

      老爺子扭臉看了看陽臺上坐的倆老頭,也跟著走了過去。

      “袁德生,見了面也不打聲招呼,不就是在群里搶了你的紅包嘛,你怎么比老戴還小氣?”

      戴震霆臉上抽了抽,有些后悔剛剛跟這老頭握手言和了。

      剛握了手就擠兌人。

      世上怎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徐拙湊過去,沖外面揚了揚下巴:“戴爺爺,那個袁德生是誰啊?”

      戴震霆笑笑:“一個給領導人做過飯的湘菜廚子,很會端架子,你爺爺年輕時候沒少跟他拌嘴。”

      鄭光耀拉著椅子走過來,指了指陽臺上另一個須發皆白的老頭,給徐拙介紹了起來。

      “那位是閩菜的田承潤,他和袁德生關系要好,早些年我們在京城時候,雖然名義都在國宴后廚上班,但是他倆只負責給領導人做菜,所以這派頭……嘖嘖……”

      鄭光耀的聲音不大,不過能從他話里聽出些許不屑。

      顯然,這兩撥人以前關系并不是多融洽。

      不對,應該是三撥人。

      鄭光耀和戴震霆、袁德生和田承潤、以及自家老爺子和于培庸。

      至于郭樹英,應該跟誰都保持著聯系,但是跟誰都沒有多親近。

      國人講究圈子。

      哪怕一個小群體中,關系遠近也有所不同。

      就比如這個國宴后廚的主廚們,就分了這么多圈子出來。

      不知道當年的川菜師傅是誰,弄得現在郭樹英沒了基友。

      他真想問問老郭。

      此情此景,

    你是否覺得有些孤單寂寞空虛冷?

      于培庸出去,準備讓后廚開始上飯。

      老爺子跟魏君明則是跟陽臺上那倆老頭聊著過去的事兒。

      戴震霆和鄭光耀以及郭樹英三個老頭跟徐拙坐在一塊兒,一邊吃著桌上的茶點一邊聊著烹飪。

      基本上都是在夸徐拙。

      而且還隱隱有所指。

      特別是見到于可可沒過來,仨老頭都有些意外。

      “于家那個女娃咋沒回來啊?”

      徐拙說道:“課業緊,沒空回來,對了三位爺爺,暑假沒事的時候,能不能讓我女朋友給你們拍點視頻?要是你們愿意出鏡的話,可以給你們勞務費。”

      鄭光耀大手一揮:“什么報酬不報酬的,我們閑著也是閑著,啥時候拍都行,要是不方便去找我們,我們找你們也行。”

      戴震霆和郭樹英也不住的點頭。

      顯然,兩人也都想上鏡拍點做菜的視頻。

      其實他們私下里也拍過,只不過新人發的視頻沒人看,一天過去彈幕空空如也,播放量更是個位數,這擱誰都提不起精神。

      而于可可那個賬號就不一樣了。

      不僅粉絲多,而且還非常活躍。

      從開頭到結束,彈幕就沒停過。

      所以,三個老頭都非常心動。

      鄭光耀還好,他已經享受了將近半年粉絲們彈幕中廚神戴爺爺的贊美,但是戴震霆和郭樹英,還沒露過面呢。

      不過郭樹英跟戴震霆這倆老頭還是有些區別。

      戴震霆是想給自家店里打打廣告,刷刷知名度,省得去杭州的那些人,只知道有個做菜特別難吃的樓外樓。

      而郭樹英,則是想通過于可可的平臺宣傳一下徽菜。

      讓更多的人了解徽州,了解徽菜,了解徽州的一切文化和風俗。

      兩個老頭的側重點不同,不過都有一個想要當網紅的心。

      徐拙估計等于可可畢業以后,弄個老年廚神的網紅天團絕對沒問題。

      吃過飯后,幾人全都散去。

      徐拙和老爺子魏君明住在于家,而其他人則是住進了揚州大學提供的酒店中。

      “爺爺,那個田承潤怎么老一言不發的?”

      回去的路上,徐拙向老爺子打聽那兩位不太熟的老頭。

      “裝深沉唄,給領導人做過菜,就覺得自己是領導人了,喜歡端架子,不過老田這人做的菜確實好,特別是他做的佛跳墻,味道特別棒。”

      能讓老爺子衷心夸獎的人,應該是真有水平。

      要知道,他連于培庸還沒這么夸過呢。

      至于那個湘菜泰斗袁德生,倒是挺合群。

      跟誰都能聊幾句,還不時的吐槽淮揚菜沒味道,讓服務員來個干鍋鴨頭或者小炒肉。

      被告狀店里沒有的時候他還埋怨于培庸。UU看書 .uukanshu.com

      于培庸把八大菜系都學了個遍,到頭來卻只教徒弟淮揚菜,弄得想在第一樓吃點重口味的美食都吃不到。

      這個要求,貌似戴震霆也提過。

      他那么喜歡吃臭味兒菜,但是第一樓卻從來不做。

      他每次來揚州,還得自備美食,而且吃臭味兒菜的時候,于培庸還躲得遠遠的,挺傷人心的。

      “我跟袁德生比較熟,他真是個無辣不歡的人,在這里沒有辣椒吃,可真有點受不住。”

      魏君明跟袁德生是老相識了,兩人以前就喜歡湊在一起研究川湘菜,魏君明做剁椒魚頭的手法,就是袁德生教的。

      閩菜泰斗田承潤,湘菜泰斗袁德生,徐老板又多了兩位攻略的對象。

      聽到魏君明說袁德生沒有辣椒吃不歡實,他突然就意識到,這或許是個結識袁德生的機會。

      袁德生想吃辣味菜品,自己給他做不就行了嘛。

      前些天得到的那道香辣魚干做出來,不信袁德生不心動。

      想到這里,徐拙沖于長江說道:“于叔叔,明天早上你來店里的時候喊我一聲,我想做幾道菜讓幾位爺爺都嘗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