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七百零九章 給徐拙的驚喜

美食從和面開始
     田承潤一步三搖的走了進來。

    顯然,是想把這道火踵神仙鴨搶到手。

    不過這張口說瞎話的本事……

    跟當官的還真有幾分相似。

    戴震霆不高興了:“老田,有點過了,孩子都不認識你,你看你這……不至于啊,一道火踵神仙鴨而已,你又不是沒吃過。”

    田承潤笑笑,拍拍徐拙的肩膀說道:“這鴨子做得真不錯,有你戴爺爺在國宴后廚做的那個味兒。說不出來的香,現在已經很難吃到那種味道了。”

    說完,他瞅了戴震霆一眼。

    要不是擔心徐濟民說自己厚臉皮,這道菜田承潤還真想搶到手中。

    最后,倆老頭各退一步。

    把這道菜的當成浙菜和閩菜的結合體。

    之所以這樣說,主要是擔心徐拙臉上過不去。

    八大菜系他做了七個菜系的菜,唯獨沒做閩菜,所以不拿這道鴨子圓一下,徐拙和田承潤都會有些尷尬。

    戴震霆端著盤子走出來的時候,還不住的埋怨田承潤。

    “讓你昨天擺架子,弄得孩子都不認識你,現在巴巴的跑過來,又不是個官兒整天玩兒那么多心眼做什么?”

    田承潤干咳兩聲:“你就不能小點聲?來來來,我端著,這總行了吧?”

    這砂鍋挺重的,戴震霆讓給了他。

    結果田承潤端著進屋的時候,張口說道:“小拙這孩子就是有本事,你們看他用閩菜的手法做的新菜,味道真是絕了……”

    身后的戴震霆真想一腳踹他身上。

    這老東西還真會往自己臉上貼金!

    田承潤把砂鍋放在桌上,然后小心的把蓋子掀開,火踵神仙鴨那股香味兒飄出來的時候,他瞅著在座的幾人,笑著問了個問題。

    “像不像當年咱們在國宴后廚,第一次品嘗老戴手藝時候的味道?”

    于培庸點了點頭:“確實,還真像。”

    “哪是像啊,簡直一模一樣!”

    正在吃香辣魚干的袁德生嗅了嗅屋子里飄著的味道,對徐拙的手藝贊不絕口。

    現在就剩下川菜和魯菜了。

    魏君明起身笑著說道:“品嘗了你們菜,接下來該讓你們品嘗我們的川菜和魯菜了,我去看看小拙都準備了什么,師父你留在這里就行,跑腿的事兒我來。”

    說完,他便起身出去了。

    戴震霆沖老爺子說道:“老徐,別坐著了,來嘗嘗你孫子的手藝。”

    老爺子淡淡一笑:“有啥吃的,天天在家都吃膩了。”

    雖然他對徐拙做的幾道菜很感興趣,但是當著外人的面,還是得保持自己的逼格。

    所以就……

    表現得很不屑一顧。

    不過看著這一道道的菜,他多少還是有些心疼的。

    這些菜雖然看似簡單,但是每一樣是容易的。

    早上五點就過來忙活,忙到現在還沒結束。

    也不知道這孩子圖啥。

    想跟他們學菜直接張口說就行了,還用得著這么大費周折?

    只要說句話,這幾個人誰要敢不答應,看我不堵在他家門口罵得他不敢出門!

    看到幾人那吃得歡實的嘴臉,老爺子心里的不痛快就更加強烈了。

    他拍拍桌子說道:“你們幾個別光顧著吃,我們家小拙的飯店要開張了,到時候全都得去給他捧場,要是不去的話,別怪我在群里罵你們!”

    一群老頭現在嘗到了徐拙做的美食,加上每個人臉上都挺有光的,心里對徐拙都格外喜愛。

    所以一聽老爺子的要求,全都忙不迭的答應了下來。

    哪怕老爺子不說,他們也想多跟徐拙接觸接觸呢。

    這么懂事的孩子,怎么也得把自己的手藝傳一些給他。

    于培庸說道:“既然大家都去,要不再通知一下其他人吧,把當年咱們那些老伙計都通知一遍,過世的那些就不說了,還在世的,盡量都去唄,趁著這個機會聚聚。”

    “這么多人都去,會不會嚇到小拙啊?”

    戴震霆有些擔憂。

    人家飯店開業,去一群糟老頭子隨禮這算怎么回事?

    不知道的還以為是藥店排隊領雞蛋呢。

    田承潤大手一揮,很快就想到了一個大家都覺得不錯的理由。

    “就說四方酒樓是揚州大學的定點實習單位,這個理由站得住腳吧?不過我覺得咱們先別跟小拙說,驚喜嘛,就得留到最后才公布。”

    大家點點頭,都覺得這個理由不錯。

    事兒敲定之后,大家繼續吃喝。

    第一樓的各種包子點心配上徐拙做的菜。

    別說,還真挺不錯的。

    老爺子趁機也嘗了一下徐拙做的菜。

    九絲湯只是剛入門而已,白切雞馬馬虎虎,問政山筍味道不錯,最驚艷的還是那道火踵神仙鴨。

    讓老爺子想起了當年在國宴后廚的種種經歷。

    那會兒真是年輕,每個人都意氣風發的。

    但是誰都沒想到,自己會在這個圈里奮斗一輩子。

    幾人一邊吃一邊聊著過去的事兒。

    他們基本上都跟老爺子有恩怨,不過四十多年過去了,這些恩怨早已經是過眼云煙。

    二十分鐘后,徐拙和魏君明一人端著兩道菜走了進來,完全不知道這群老頭準備了一個驚喜。

    魏君明手中端著的是宮保雞丁和油潑豆莛。

    徐拙端的是油爆雙脆和蓑衣黃瓜。

    四道菜往桌上一擺,這頓早餐才算是準備妥當。

    菜品有葷有素,有冷盤有熱湯,還有燉品。

    倒也挺豐富的。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大家一邊吃一邊又夸了徐拙一通,讓徐拙很高興。

    不過當他每次想把話題扯到新店開業上面的時候,幾個老頭就默契的岔開話題。

    擔心說漏了嘴,所以還是聊點別的比較好。

    飯后,一行人前往揚州大學,簽署客座教授的聘約書。

    簽約的場面很熱鬧,每個人都很激動。

    哪怕連一向視榮譽為糞土的老爺子,說話的時候也稍稍有些語無倫次。

    沒辦法,這事兒對于別的行業或許不算什么,但是對于烹飪行業來說,卻有著劃時代的意義。

    在鄭光耀在聘約書上簽上自己名字的時候,徐拙也聽到了任務完成的提示音。

    “叮!宿主完成隨機任務【重新出山】,特獎勵D級粵菜名品:【豉汁蒸排骨】、【白灼基圍蝦】,恭喜宿主!”

    謝謝大家的關心,跟醫生約了手術,原本以為五六萬就能搞定,誰知至少要十萬。而我的醫保到元旦后才生效,所以為了省錢,決定忍到元旦,等元旦過后想辦法開個轉診,然后直接來鄭州辦住院。明天回家,元旦前盡量多寫點,回報大家的支持。

    再次鞠躬感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