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七百一十四章 老爺子的問題

美食從和面開始
     長這么大,徐拙最討厭的就是那種明知道自己錯了,還硬著頭皮不認錯的人。

    剛剛他已經把白灼基圍蝦的整個過程做了一遍,就是讓那個老師能夠認識到自己的錯誤。

    然而自始至終,他都一副眼高于頂看不上任何人的架勢,讓徐拙徹底失望了。

    所以在他跟徐拙提面子的時候,徐老板毫不客氣的罵了他兩句。

    這下是真撕破臉了。

    其實,徐拙撕破臉倒是挺正常的。

    因為他是小孩子,有火氣很正常,就算他罵得再狠,幾個老頭也能用小孩子不懂事這句南北通用的話給他開脫。

    相反,假如剛剛幾個老頭翻臉,就有點沒有容人之量了。

    一年前的徐拙,不懂這里的門道。

    但是現在,他把這個分寸拿捏得很好。

    至于這老師如何反應,徐拙倒是不在意。

    他反應越激烈,身后的幾個老頭就越高興,他們剛剛上任,可不愿看到有這么粗魯的老師存在。

    而院系的領導們,也有了開除的理由。

    所以,剛剛那話徐拙是故意說的。

    甚至已經打定主意,要是這老師忍氣吞聲的話,他不介意再說幾句刺激的話。

    很快,那老師就有了反應。

    也證明了徐拙剛剛是多想了。

    當這一群學生的面,對一個大學老師說你算什么東西,再沒脾氣的人也會爆發起來。

    “我算什么東西?好,那我就讓你看看我是什么東西,保衛處的人呢?讓他們趕緊過來,把這家伙給我轟走!”

    他罵罵咧咧的沖徐拙喊了好幾嗓子,狀若發狂。

    卻始終不敢靠近徐拙,應該是怕挨打。

    保安來得很快,卻沒有把徐拙帶走,反而把這個正吵得歡的老師給拉走了。

    “不好意思哈,讓幾位教授受到了驚嚇。”

    這個時候,幾個院系領導才站出來維持秩序,順便給這群已經呆住了的學生介紹了一下一群老頭的身份。

    當他們聽說這群老爺爺以前都在國宴后廚工作,還跟當時的國內外領導人合影留念的時候,全都激動得不行。

    能報這個專業的人,都是特別喜歡烹飪的。

    而這幾個老頭,幾乎做到了一個廚師能達到的最巔峰水平。

    所以學生們很激動。

    沒想到學校一下子多了這么多客座教授。

    以后終于可以跟著高手學習了。

    “來來來,先把這份白灼基圍蝦給吃了,一人一個,都有份啊,幾位領導也都嘗嘗,評價一下味道。”

    徐拙把剛剛做好的那份蝦端過來,讓大家品嘗。

    因為有院系領導在,所以學生們沒好意思先動手。

    鄭光耀擠進去,不客氣的拿著一只蝦剝開后蘸了一下蘸料,放進嘴里一嘗,立馬沖徐拙豎起了大拇指。

    “又鮮又甜,好好味!”

    其他幾個老人也都嘗了一下。

    全都在夸徐拙做的地道。

    不過徐拙關注點卻不是這些,而是這群老人的剝蝦水平。

    還沒看清他們的操作呢,一只完整的蝦就剝好了。

    看得徐老板一陣羨慕。

    他本想也嘗嘗的,但是想想自己剝蝦的水平……

    算了算了。

    還是別做這種毀人設的事兒了。

    過兩天回到林平市,可以多買一些蝦來做,好好過一次癮。

    那群學生對徐拙的手藝也是贊不絕口。

    接下來,一直到大家回去,也沒再見過那個老師,也沒人提過他。

    仿佛不存在一樣。

    中午,他們在學校食堂吃的飯,掌勺的正是烹飪學院的老師。

    嗯,國字號廚師上門,人數還這么多,肯定要好好招待一番了。

    下午,徐拙見到了一路風塵仆仆趕過來的孟立威。

    為了讓他和鄭佳能夠一解相思,徐拙特意讓鄭佳提前下班,省得兩人按捺不住,在店里做出什么瘋狂的事情。

    雖然孟立威看上去有點萎,但是鄭佳卻精神抖擻,戰意昂揚。

    顯然,她已經想到了接下來要對付孟立威的“酷刑”。

    “小拙,你對今天的事情怎么看?”

    傍晚,一行人來到個園轉悠,老爺子趁機把徐拙拉到一邊,問他對上午學校發生的事情有什么看法。

    徐拙笑著說道:“不管什么時候,都不能得意忘形,因為總會遇到自己惹不起的人,一個不慎就會丟掉前途。”

    老爺子搖了搖頭:“不對,不是這樣的。”

    不是這個意思?

    還有別的含義嗎?

    徐拙撓撓頭,回憶一下上午事件的始末,覺得還是做人不能太得意忘形,把自己看得太重要。

    就像那個老師,以為自己是個大學老師就為所欲為。

    也不想想他的老師身份是誰給予的。

    結果不等于培庸出手,院系領導就先把他趕走了。

    “爺爺,那你說,該是什么?”

    徐拙回憶完畢,也沒找到別的值得品味的點。

    老爺子干咳兩聲,剛準備說話,田承潤就湊了過來。

    “孩子,你爺爺的意思是,當你有能力打別人臉的時候,千萬不要收著,打臉就打得徹底一點,你今天太溫柔了……”

    說完,他沖老爺子說道:“怎么樣徐濟民,還是我懂你的心思吧?”

    老爺子白了他一眼,UU看書 www.uukanshu.com轉身對徐拙說道:“我是想告訴你,千萬不要把自己不擅長的一面表現出來,不然就算你的對手不跟你一般見識,你的隊友也有可能把你踢掉。”

    這個角度……

    還挺有些新穎的。

    不過仔細品一下,還真是這么回事兒。

    那老師原本跟院系領導走得近,所以才有恃無恐。

    但是院系領導為了安撫客座教授們,沒等于培庸張口就直接把他開除了,沒考慮任何情面。

    這操作,不就是典型的卸磨殺驢嘛。

    “你爺爺這話很對啊,對身邊的人,多留個心眼沒壞事,我們都被自己人坑過,所以你要多個心眼,別重蹈我們的覆轍。”田承潤在一旁說道。

    徐拙想了想,以后飯店會更大了,需要的員工也更多。

    確實需要留意一下,不能被身邊的人給坑了。

    嗯……

    得再找個負責財務的人,正好也能跟店里其他人相互監督著。

    但是找誰呢?

    正想這事兒的時候,建國突然打來了電話,向他提了個奇怪的要求……

    ————————

    這一章寫寫刪刪幾個小時才弄好,發晚了啊,對不住了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