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七百二十三章 老孟的焦慮

美食從和面開始
       徐拙這么敞亮,讓薛明亮有些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他之前問了好幾個同行,大家都覺得這么拍屁股走人的話,一個月工資絕對會被扣下,最不濟也得扣幾千塊錢,反正不會把錢給完。

      薛明亮為此,還在腦子里構思了幾個賣慘的理由。

      結果徐拙完全沒給他任何發揮的余地。

      這就……

      有種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覺。

      不過徐拙越是敞亮,薛明亮就有種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愧疚感。

      徐拙倒是沒想那么多。

      正好店要拆了,確實會走一批人。

      因為現在店里的員工,除了石磊和曹坤之外,剩下的都是林平市人。

      現在冷不丁挪到省城,肯定有人不愿意走。

      這個很正常。

      大家來去自由,什么時候辭職什么時候就結算工資。

      店里不會在這方面壓大家。

      “之前也沒聽你說過,窗口那邊啥時候開業?”徐拙拿著可樂又喝了一口,看著薛明亮問道。

      “還得一段時間,窗口那邊還得重新歸置整理一下,灶具什么的也要重新安裝。至少還得半個月吧。”

      徐拙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原本他還想把四方面館這里的廚具低價轉讓給薛明亮呢。

      但是薛明亮沒說,他自然也不會主動提這事兒。

      四方酒樓那邊要用到的炊具,全都是新的,這邊能運過去的不多,也就兩個夾層鍋和蒸柜以及幾個冰柜和那臺烘干機。

      其他設備,也最多再把洗碗機運過去。

      剩下的就沒了用處,到時候跟外面的桌椅板凳一道讓陳桂芳處理了。

      甚至徐拙還覺得,面館外面這巨大的玻璃墻,到時候也能賣掉。

      不過這些都是陳桂芳的事情,他沒閑工夫做這些。

      而且這個錢會是陳桂芳的私房錢,想來她應該會賣個不錯的價格。

      現在徐拙倒是不愁這些,主要發愁廚師方面的人手。

      回頭給關俊杰說一下,讓他從蓉城那邊挖幾個廚師過來。

      另外再從省城招一些。

      不能光用關俊杰的人,不然融匯八大菜系的四方酒樓,就成了一個川菜館子了。

      而且后廚也講究制衡,全都是關俊杰的人,容易造成廚師工作懈怠的現象。

      …………

      晚上,

    四方面館一張角落中的餐桌上,擺滿了店里的菜肴。

      李浩拿著一瓶五糧液,正在給醫學院的一群老師倒酒。

      倒了酒之后,又熱情的勸菜。

      “來來來高教授,嘗嘗店里的羊蹄,味道真是絕了!”

      高教授對四方面館的羊蹄不陌生。

      “我吃過好多次了,有時候沒時間去食堂吃飯,就點四方面館的外面吃,別說,味道是真不錯,基本上所有的菜我都吃過。”

      既然是這樣,李浩就有了勸酒的機會。

      “居然這么有緣,來來來高教授,我敬您一杯。”

      馬志強和其他幾個老師,一邊吃一邊聊著學校里發生的事情。

      在幾人酒桌不遠處,孟立威坐在一張凳子上,正愁眉苦臉的看著手機上關于焦慮癥的描述。

      “徐拙,你看我像焦慮的人嗎?”

      “不看!”

      這會兒正是店里最忙的時候,徐拙可顧不上這些。

      黃婷婷拿著前臺用的鏡子遞給了孟立威:“立威哥你看你眉頭皺得,都這樣還不焦慮啊?”

      孟立威拿著鏡子,看著自己那副眉頭緊皺的樣子,忍不住嘆了口氣。

      心里確實有焦慮。

      認真想想,他確實有幾件事比較擔心。

      比如,天天吃那么多,萬一身體吃壞了可怎么辦?

      還有,以后直播行業要是蕭條了,掙不到錢怎么辦?

      另外,以后要是跟鄭佳結婚,她想在省城買房,但是省城的房價好貴,要是買不起怎么辦?

      …………

      孟立威天天心里都在發愁這些。

      就成了現在的焦慮癥。

      曾經有人說過。

      抑郁癥,是對已經發生過的事情無法釋懷。

      而焦慮癥,則是對未發生的事情充滿擔憂。

      這兩個病癥發展到重度的話,對人的身心都會造成很大的影響。

      現在孟立威終于開始正視他心里擔憂的一系列問題了。

      他經過檢查,身體沒什么問題,還是心理方面的。

      之所以無法面對鄭佳,就是因為鄭佳在他心目中比較重要。

      他擔心的那些事,也大多跟鄭佳有關。

      所以見到鄭佳,心底的那些擔憂就不自覺的浮現出來。

      導致他沒心情做別的事情。

      孟立威就這么自我糾結了一個多多小時,直到徐拙從后廚出來透氣,他的注意力才從焦慮癥中擺脫出來。

      這會兒店里人少了一些,孟立威拿著手中的報告單遞給了徐拙。

      “這……我該咋整啊?”

      徐拙看了兩眼,有些好奇的問道:“你有啥焦慮的,說出來不就行了嘛,我覺得你的焦慮,主要是錢少導致的。”

      孟立威呆呆的看著徐拙,有些不明白徐拙這話的含義。

      “你要特別有錢,比如賬戶上有一個億的存款,全國的一線城市,每個城市都有一套市中心的房子……這種情況下,你還會焦慮嗎?”

      孟立威原本想說別開玩笑了。

      但是想想這個場面。

      雖然有些枯燥和樸實。

      但也確實……

      焦慮不起來。UU看書 .uukanshu

      徐拙拍拍他的肩膀:“別為了沒發生的事情感到擔憂,日子都是一天天過的,想那么遠做什么?

      你看我跟可可盼盼李浩有焦慮過嗎?”

      沒有最后一句話的時候,老孟確實有些釋然。

      但是徐拙最后那句話,讓他的焦慮一下子更嚴重了。

      哥們兒,這個時候還不忘了炫富,而且還組團炫富,過分了啊!

      又聊了幾句,徐拙起身,準備回后廚接著忙。

      而孟立威,則是繼續在這焦慮。

      走到廚房門口的時候,黃婷婷突然拉了徐拙一下,指了指坐在那里目光呆滯的孟立威:“老板,現在立威哥這樣好可憐,該怎么辦啊?”

      徐拙想了想,反正薛明亮要走,得讓鄭佳給他計算工資。

      索性揮了揮手:“讓鄭佳回來歇兩天,這事兒咱們說再多都沒有,還是鄭佳來比較合適。”

      “那……佳佳姐脾氣那么暴,會不會打立威哥啊?”

      徐拙笑笑:“沒事,你偷偷把老孟的情況告訴鄭佳,她自然知道該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