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七百三十四章 你不想努力了?

美食從和面開始
       郭興旺這切口順溜得讓徐拙都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甚至懷疑,這貨私下里是不是在徽州做了什么兼職。

      不過他這長相……

      真要做兼職的話,也得找個審美奇特的阿姨才行。

      因為郭興旺長得既不帥,也不壯,而且那瘦長的臉型配著他那滴溜溜亂轉的眼睛,給人一種賊眉鼠眼的感覺。

      不太符合阿姨們對年輕小伙子的審美標準。

      閑著沒事,徐拙順著他郭興旺的話聊了下去。

      “男的女的有什么不一樣嗎?”

      郭興旺嘿嘿一笑:“當然有了,這么說吧,能讓我少奮斗十年,年齡就不是問題;能讓我少奮斗二十年,性別也不是問題……”

      “那三十年呢?物種不是問題?”

      郭興旺擺擺手:“三十年是人數不是問題,四十年才是物種不是問題呢……徐拙,你可別多想啊,這都是從網上看到的,我才不會做那么沒品的事兒呢。”

      “你這話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

      郭興旺把座位放倒,躺在副駕上笑著說道:“我倒是想少奮斗幾十年來著,但是長相不行,要是有你這長相,我天天在那些女子會所門口等著,見人就說‘阿姨我不想努力了’,絕對能釣一大群金主……”

      徐拙笑笑:“你就不怕阿姨給你用富婆刷刷樂?”

      “這個……機遇與風險共存嘛。”

      兩人說說笑笑來到徐家酒樓,這會兒已經下午三點多了,店里沒啥客人。

      徐拙進門就吵著餓:“有啥吃的趕緊給我端過來一些,餓壞我了。”

      他也沒上樓去包房,直接帶著郭興旺坐在了大廳一個靠窗的位置。

      郭興旺對徐家酒樓挺好奇的,拿著手機四處拍著。

      甚至還想去徐家酒樓的后廚去看看。

      不過這會兒后廚都在備菜,沒啥好看的。

      很快,就有服務員過來上菜。

      一盤鹵味拼盤,一盤蒜泥蒸菜,還有一份小酥肉和一份涼拌三葉香。

      來的時候徐拙沒打電話,所以后廚只弄了這幾樣菜出來。

      鹵味和蒸菜都是現成的,小酥肉一直在蒸柜里溫著,只有三葉香是現做的。

      所謂的三葉香,其實就是芹菜苗,長到三片葉子的時候就收獲,因為吃起來有種特殊的香味兒,所以被稱之為三葉香。

      這是一種很嬌氣的蔬菜,需要現吃現做。

      因為涼拌后時間稍微一長,三葉香就會脫水變軟,沒了那種鮮嫩的口感。

      郭興旺用筷子夾了塊酥肉嘗了嘗,笑著說道:“這酥肉做得不錯,炸得剛剛好,蒸得也很透,你家這酒樓的飯菜,不比望月樓差多少。”

      他很好奇,味道這么好的店為什么不開分店。

      要換做別人,怕是早就以中原省城為中心把一個個直營店加盟店開起來,然后在往周邊的縣市輻射。

      這是餐飲業的發展趨勢。

      也是短時間內能積累大量財富的方法。

      但是徐家酒樓既不搞加盟也不開分店,真是個異類。

      不過這是人家徐拙家的事兒,郭興旺一個外人不好問那么多,他夸了兩句菜品的味道之后,就聊起了上次徐拙參加的那個徽菜大賽。

      “你不知道,從你退賽之后,關于讓你回去的呼聲就一直沒斷過,哪怕進入決賽了,還有人稱你才是無冕之王呢。”

      這話讓徐拙心里很虛。

      他可不是什么無冕之王,當時要是再不退賽的話,好不容易營造出來的廚神人設可就坍塌了。

      “我那只是玩玩,會的菜也不多,綜合能力肯定跟那些徽菜師傅比不了的。”

      郭興旺捏著一塊雞翅正啃得有勁兒呢,聽了徐拙這話,頓時滿臉都是佩服。

      “在徽州時候謙虛就謙虛唄,畢竟對你來說那是外地,現在在自己家也這么謙虛,怪不得我二爺夸你有君子之風呢,確實比較謙遜。”

      郭興旺的爺爺跟郭樹英是親兄弟,郭樹英在家里行二,郭興旺喊他為二爺。

      不過郭樹英本事大,整個家族的人都圍著他轉,所以郭興旺在徽州的時候都是直接喊爺爺,而不是喊二爺。

      因為這樣顯得親嘛。

      有些地方的宗族觀念很有意思,關系親密的時候,喊長輩或者喊親戚,就不帶上諸如“表”或者“堂”之類的稱呼。

      相反,要是關系疏遠,喊的時候就會帶上。

      前幾年,徐拙跟著陳桂芳和徐文海去姥姥家走親戚,一個表舅家的孩子喊徐文海為表姑父。

      然后被他媽打了一巴掌,罵他嘴笨不會說話。

      但是別的表親戚,孩子喊的時候,他媽就一聲不吭。

      原因就是徐家有錢,得顯得親密一些。

      不過等徐拙上大學之后,他就很少跟著父母走親戚了,逢年過節都是徐文海和陳桂芳去走動。

      因為那時候他沉迷游戲,別說走親戚了,連屋門都不愿出來。

      而現在,他雖然不沉迷游戲了,但也整天忙得腳不離地,也沒什么走親戚的時間。

      畢竟有四合院和京城的酒樓在頭頂壓著呢,可不敢偷懶。

      郭興旺在高鐵上也沒吃什么飯,徐拙也餓了大半天,四道分量很足的菜居然不夠吃。

      徐拙又去廚房,從蒸柜中端了幾個排骨和雞塊的扣碗,然后一人盛了一大碗米飯,就這么吃了起來。

      快吃飽的時候,門口進來幾個顧客。

      徐拙無意中瞟了一眼,突然發現帶頭的那個四十多歲的女人有點面熟。

      不過一時半會兒有點想不起來。

      “秀芬,他們家的飯菜真好吃嗎?咋就沒個人呢?”

      “這個點兒會有什么人?服務員,UU看書 .. 把你們的菜單拿過來一下。”

      秀芬?

      徐拙扭臉又看了一眼,這才把對面的女人,跟心中的那個形象給對上了。

      這女人,不就是上次被崔勇訛了幾萬塊錢的那個富婆駱秀芬嘛。

      “看啥呢徐拙?熟人?”

      徐拙低頭小聲說道:“你剛不是說找富婆嘛?那女的就是。”

      郭興旺扭臉瞅了一眼。

      然后深吸一口氣,放下了筷子。

      “胃里有點頂,你容我緩緩……”

      “你不是說……你不想努力了嘛?”

      “不不不,我突然覺得,年輕人嘛,就得奮力拼搏,用汗水來澆灌幸福之花,不過……”

      郭興旺話鋒一轉,壓低嗓門問道:“徐拙,她……她真是個富婆?”

      ————————

      發這么早,沒別的意思,就是想求一張月票,可以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