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七百四十章 試營業

美食從和面開始
       中午,老太太家的餐廳里坐滿了人。

      徐家全體成員都已經到齊,另外還有原本想來安慰老爺子卻突然又被懟的趙金馬和馮衛國。

      兩人到現在還摸不清頭腦。

      不說是老爺子心情不佳一直在為四方面館的拆遷傷感嗎?

      怎么現在說話中氣十足的,人還沒來就被他懟了一頓。

      而現在,又挽起袖子,端著酒杯大呼小叫的勸酒。

      這特么是傷感該有的樣子嗎?

      人家不傷感的人也沒他這么興奮啊。

      不過今天這趟來得也值,因為兩人嘗試到了徐拙的手藝。

      這糖醋排骨做得,簡直超乎想像。

      哪怕自己動手做,也……

      也最多做到這個地步吧?

      這排骨,看上去顏色紅潤,聞起來酸香誘人,吃起來酸甜可口。

      真是……

      后生可畏啊!

      兩人夸了一通徐拙,又象征性的安慰了兩句老爺子。

      然后聊起了新店開業的事情。

      這會兒趙金馬和馮衛國還不知道那群老頭給徐老板安排的“驚喜”,所以覺得是不是喊幾個朋友過來,給徐拙造造聲勢。

      雖然四方酒樓不用這樣也能把名聲打響,但是為了熱鬧嘛。

      就徐拙這水平,也值得找一群老家伙給他站臺。

      “這事兒你們甭管了,回頭我打電話找幾個閑著沒事的老家伙過來。其實這些都沒用,想要生意好,還是得把菜品的質量和味道提上去。”

      老爺子端著酒杯抿了口酒,然后殷勤的給老太太夾了塊排骨,問老太太今天手氣如何。

      徐拙他看一副不想深聊的架勢,就沒問到底能來幾個人。

      那個隨機任務最低要求是八個人,就老爺子這人緣和脾氣。

      最多也就把于培庸喊過來,沒什么好期待的。

      還是算了吧。

      甩甩腦袋,徐拙把腦子里那個不切實際的想法丟出去,然后繼續吃飯。

      陳桂芳對徐拙的手藝贊不絕口。

      從去年吃了徐拙做的羊蹄之后,她就喜歡上了兒子的手藝。

      今天徐拙做的這些菜,除了那道味道非常好的糖醋排骨之外,別的菜也都非常好吃。

      比如徐拙做的那道油爆雙脆,吃起來跟徐文海做的沒什么區別。

      還有白灼蝦,味道也很棒,陳桂芳甚至都想把整盤蝦全都吃了。

      “媽,香豬肉沒問題吧?下周開始,可就得進貨了,因為店里在開業之前,打算進行試營業,到時候店里的菜品八折優惠,你可以帶人去品嘗。”

      吃著飯,徐拙跟陳桂芳聊起了貨源的事兒。

      他還等著做鹽煎香豬肉呢。

      可不能耽誤。

      在中原地區,吃香豬肉的人很少,而且中原也不是香豬的產地。

      等四方酒樓一旦推出鹽煎香豬肉,勢必會引爆整個省城。

      畢竟香豬肉不僅味道好,還把香豬的香味兒和鮮味兒給激發了出來。

      絕對受歡迎。

      “媽,您嘗嘗小拙做的蝦,可鮮了。”陳桂芳麻利的剝了個蝦,蘸了點蘸料放在了老太太的碗里,然后才回答了徐拙的問題。

      “放心吧兒砸,都已經說好了,你只管加油干,其他的事兒媽能幫你的都幫你做了。”

      說完,她用手肘碰了一下徐文海,意思是然徐文海這個當爸的也說兩句。

      兒子有了出息,做父母的自然很高興。

      不過徐拙本事越大,徐文海就越不知道說什么才好。

      這就跟事業有成的父親,可以以過來人的身份勉勵兒子幾句,但是等兒子也事業有成的時候,就有些……

      相顧無言。

      “咳咳……小拙以后在省城了,沒事多來陪陪你奶奶,她老念叨你,開店方面有啥不多的問……問你爺爺,或者問你趙爺爺馮爺爺也行。”

      畢竟也當了大半年的老總,徐文海的場面話還是會說的。

      只不過原本想說開店有啥問題的話就問他。

      但是那個“我”字,卻始終沒說出口。

      大概是覺得,自己的本事不足以當徐拙的領路人吧。

      徐拙拿著酒瓶,把徐文海面前的酒杯滿上:“回頭有啥問題我還是問你算了,不能老打攪我爺爺他們。”

      徐文海的表情有些喜出望外。

      顯然,他沒想到徐拙會這么回答。

      徐拙說完之后,就繼續跟陳桂芳聊供貨的事情。

      倒不是不想跟徐文海聊,主要是他怕再聊下去,徐文海又會下意識的要錢。

      這會兒當著一群人的面,陳桂芳或許會忍著,但是回去之后,天知道會有什么酷刑在等著徐文海。

      所以,為了老爸的安全,還是少聊天比較好。

      酒足飯飽之后,陳桂芳和徐文海陪著幾個老人聊天,徐拙沒心情聽他們的嘮叨,拿著鑰匙上樓。

      來到“復式”的門口,開門后進入臥室,躺床上后就呼呼大睡起來。

      連著忙了幾天,又是搬家又是安頓員工的,加上老爺子心情不佳,讓徐拙的心一直吊著。

      現在老爺子心情恢復,加上中午喝了點酒,徐拙總算是能睡個安穩覺了。

      接下來幾天,徐拙過得倒是挺悠閑。

      店里在搞培訓,各層領導都在樹立威信,所以徐拙就不摻合了,白天沒事過來逗逗熊仔,或者陪老太太去打會兒麻將。

      晚上玩會兒游戲,或者看個電影啥的。

      反正日子過得很悠閑。UU看書 .uukanshu.com

      在省城,他既沒有跟陳桂芳徐文海一塊兒住,也沒跟老爺子和老太太住一起。

      而是自己住。

      他住的這套房子位于一個高檔小區中,各種設施比較齊全,房間不算大,大概一百四十多平米。

      這房子陳桂芳去年都已經裝修好了,打算讓徐拙結婚用。

      但是現在看來,徐老板結婚還得再等等。

      一星期過后,四方酒樓的所有培訓都已經結束,新來的員工和老員工全都適應了各自的崗位。

      酒樓開始進行試營業。

      第一天,胖哥他們特意開車從林平市那邊趕過來給徐拙捧場。

      今天來的人不少,他們進門的時候前臺充卡那邊居然有人排隊。

      擔心徐拙給免單,幾人排隊沖了五千到一萬不等的會員卡。

      這也是支持徐拙的一種行為。

      充完卡,幾人剛準備在店里轉轉,突然大門口一個女人沖到了崔勇面前揪著他不放。

      “你個王八蛋,總算讓我遇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