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七百五十三章 烹飪協會的騷操作

美食從和面開始
     一群老人在樓上商量著如何退出烹飪協會的時候,徐拙則是坐在辦公室中,跟店里的管理層商討開業的事情。

    不過大家的關注點,卻是微博上的一件事。

    “那個烹飪協會的官方賬號不僅刪除了所有跟咱們的互動消息,還取關了四方酒樓的官方賬號,老板,他們到底有什么恩怨啊?”

    現在鄭佳正式成了四方酒樓的總經理,對店里方方面面的事都很上心。

    剛剛微博上發生的事情,她也有關注,甚至還跟唐曉穎專門討論了這個烹飪協會的目的。

    這得有多大仇恨啊,才會這么不遺余力的劃清界限。

    對方不僅刪掉了所有的互動消息,還特意發表了一篇批判魯菜的文章。

    文章的內容倒是很簡單,就是說魯菜其實更應該叫京菜。

    因為魯菜成名于京城,除了做菜的廚師跟齊魯地區有關之外,關于菜品的文化和傳承,都跟京城人息息相關。

    徐拙看了兩眼,不自覺就笑出了聲。

    可真是夠貼心的,這就開始給葛家搖旗吶喊了?

    他理解烹飪協會迫切幫葛家搖旗吶喊的心情。

    但是你再迫切,也得講基本法吧?

    說魯菜成名于京城,這話真跟鬧著玩兒一樣。

    魯菜脫胎于齊魯文化,興盛于春秋時期,少說也幾千年了。

    而京城……

    明朝之前,京城這地兒還是一片荒野呢,完全沒有文明出現,更別說文化和傳承了。

    不過烹飪協會的人操刀這篇文章的人卻沒考慮這些,字里行間都充斥著對魯菜的蔑視。

    真??豬隊友。

    就憑這篇文章,徐拙覺得烹飪協會距離挨罵不遠了。

    甚至有可能會被吃貨們群起而攻之。

    不過徐老板就不去湊這個熱鬧了,他在考慮如何利用烹飪協會的這個騷操作。

    站在經營者的角度來說,今天的事兒雖然很讓人氣憤,但也是個不錯的宣傳點。

    得想辦法搭上這趟順風車,蹭一波熱度,趁機提升一下四方酒樓的知名度。

    烹飪協會的操作越窒息無腦,四方酒樓的機會就越大。

    所以,得把握住這個機會。

    比如根據他們發表的那篇文章,就可以針鋒相對的介紹一下魯菜文化。

    你踩魯菜,那我就捧魯菜。

    你說魯菜徒有虛名,那我就給你展示一下魯菜的魅力和歷史。

    想到這里,徐老板做出了決定。

    “等會兒在咱們的官方賬號上開始介紹魯菜,最好能弄個八大菜系科普的話題,讓網友們參與進來。”

    這話話讓鄭佳有些失望。

    “啊?咱們不罵回去嗎?我都做好準備了……”

    她剛剛已經切換了小號,只要徐拙點頭,就會毫不猶豫的開始撕烹飪協會的官博。

    “沒必要,咱們新店剛剛開業,盡量不要樹敵。他發他們的,咱發咱們的。”

    說完,徐拙開始跟大家討論會員卡等級和對應的折扣問題。

    這些細節看似無關緊要,但是從長遠角度來說,卻是留住老顧客的手段。

    雖然飯店回頭客的多寡主要取決于菜品的價格和味道,但是合理的會員制和積分制,也能增加顧客的積極性。

    敲定好這些以后,徐拙來到廚房,準備下手做幾樣菜給遠道而來的客人們展示展示。

    糖醋排骨和糖醋鯉魚自然是必不可少的。

    這兩道菜都是比較受歡迎的菜品。

    特別是糖醋排骨,這道幾乎在八大菜系能找到身影的菜品,剛端上桌就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小拙對于閩菜真是有天賦,這道糖醋排骨把閩菜的精髓給體現了出來,好,很好!”

    田承潤光聞了一下味道,就不客氣的把這道菜給占住了。

    反正八大菜系幾乎都有糖醋排骨,現在他把這道菜說成閩菜,倒也說得過去。

    而且閩菜擅長糖醋口味,不僅有糖醋排骨,還有其他類型的糖醋味菜品。

    這些菜中,最著名的就是閩菜的荔枝肉。

    也是徐拙心心念的美食。

    所以這會兒看到田承潤大言不慚的把糖醋排骨當成閩菜,徐老板立馬打蛇隨棍上的開始套近乎。

    “田爺爺,我做糖醋口味兒經驗還有很多不足,您有時間的話能不能指點一二?”

    田承潤剛剛跟烹飪協會打了好長時間的官腔,這會兒還沉浸在教育別人的心境中呢。

    所以聽了徐拙的話,他大手一揮:“沒問題,你啥時候想學我就啥時候教你。我們閩菜在糖醋味型的研究上,絕對是遙遙領先的。”

    他這話剛說完,其他老頭就不滿了。

    “閩菜擅長糖醋味型我是信的,但是遙遙領先……老田,這天還沒黑呢,咋就開始說夢話了?”

    戴震霆挖苦了田承潤兩句,滿臉都是嘲諷。

    糖醋味型也是浙菜的拿手戲,比如西湖醋魚,就是一道典型的糖醋味兒菜品。

    所以田承潤一張口,戴震霆就不滿了。

    其他幾個老頭因為知道田承潤的脾氣,倒是很淡定。

    特別是鄭光耀,他完全沒計較田承潤的話,反而開始琢磨教徐拙做哪道閩菜比較好。

    “我想了想,還是教小拙做荔枝肉比較好。承潤,你覺得呢?”

    荔枝肉是閩菜的當家菜,不僅在味型上有獨到之處,在刀工、火候等方面,也有很高的水準。

    田承潤沒直接答應下來,而是拿著筷子,先嘗了一塊徐拙做的排骨。

    他這個人精,可不會因為別人說兩句就忙不迭的教徐拙做菜。

    得先檢驗一下徐老板的水平再說。

    排骨入口之前,田承潤本還想端一下架子。

    但是嘗到排骨的味道之后,他就瞪大了眼睛,原本打算要打的官腔,也徹底變了味兒。

    “哎喲,這排骨真是……孩子,你在糖醋味型上很有天賦,等會兒吃過飯田爺爺教你荔枝肉,保證不會埋沒你的天賦!”

    說完,他端起盤子,像東道主一樣給在座的每個人都夾了塊排骨,熱情的讓大家品嘗。

    “來來來,嘗嘗我們家小拙的手藝,UU看書 .uukanshu.com 你們都是長輩,多指點指點哈。”

    這股子熱情勁兒,讓所有人都有些哭笑不得。

    就在大家品嘗排骨的時候,趙金馬接了個電話。

    原本笑意盈盈的表情,頓時就變得陰鷙了起來。

    “那個烹飪協會,又有動作了……”

    ——————————

    學走路真是個痛苦的過程,加上前兩天傷口有些小感染,重新縫了兩針,所以連著幾天都沒法更新。

    現在身體總算正常了點,可以推著行走輔助器圍著護士站轉一圈了,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

    最后,感謝大家的關心和支持,是你們的鼓勵讓我堅持了下來。

    萬分感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