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七百六十五章 “策反”季文軒

美食從和面開始
     在于可可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李浩就拿著筷子,夾起一片肉塞到了嘴里。

    “哇,這味道……美滴很!”

    他狼吞虎咽的把那片肉咽下去,然后又迅速出手,繼續從盤子里夾肉。

    于可可這才回過神來,眼疾手快的把盤子端了起來,像護食的小貓一樣把盤子藏在了身后。

    “這是給我做的,你想吃再去廚房找吖,廚房里還有好幾份呢……”

    李浩一聽,就直奔廚房去了。

    沒嘗到這道什錦燒白之前,他還沒那么激動,但是現在嘗到了味道,不吃個兩三盤,怕是剎不住車。

    李浩走后,于可可放下盤子用筷子夾著肉片吃了起來。

    再不吃的話,她擔心孫盼盼和周雯等人會過來搶……

    甜燒白是一道很有意思菜,看上去全是大肥肉片,而且油汪汪的。

    不管是誰,第一眼看到這道菜,都會有膩得慌的感覺。

    一些不喜歡吃油膩的人,甚至還會反胃。

    但是當你真正鼓起勇氣夾起一片肉塞進嘴里卻會發現,這些肉片甜絲絲的入口即化,一點都不油膩。

    特別是肥肉部分,油脂和糖分已經充分融合,吃進嘴里,只感覺一股誘人的甜蜜直沖口腔。

    甚至比瘦肉還美味可口。

    “這甜燒白也太好吃了叭?以后你能不能天天給我做吖?”

    于可可一邊吃,一邊向徐拙提出自己的要求。

    這甜燒白不僅好吃,而且每一片味道都不一樣。

    所以越吃就越想嘗嘗,下一片肉會是什么味道。

    就這樣,原本于可可只打算嘗嘗味道,結果卻根本停不下來,一口氣把盤子里的肉吃了一多半。

    要不是剛剛吃了別的東西實在有點吃不下,她真會把一整盤肉和糯米給吃完。

    “以后這道菜店里天天都會有,你想什么時候吃就什么時候吃。”

    徐拙把于可可吃剩的糯米和肉片給吃了個干凈。

    肉片搭配糯米真是不錯,加上糯米用豬油炒過,那香味兒真是讓人沉醉。

    不過在吃的過程中,徐拙也發現了一些可以改進的地方。

    比如在糯米飯中加入葡萄干和蜜棗,這樣不僅能夠豐富糯米的口感,還能讓味道更加甜美。

    另外肉片的餡料方面,也可以更加大膽一些。

    比如可以試著加一些果醬果泥之類的,味道應該也不錯。

    他這思維一發散,各種做法就在腦子里形成了。

    不過這些只能等以后去試著做了,現在他可沒這個時間。

    這會兒臨近中午,大包房里的客人已經開始就餐,徐拙作為老板,得過去挨個兒敬酒。

    身在人情社會,就算不通人情世故的人設立得再穩,這個時候也得露面的。

    不然,就真的成大家眼中的二愣子了。

    來到三樓,大包房里的人按照各自的圈子,圍坐在各個餐桌前。

    醫學院的師生坐了三桌,剩下的是一大桌家人親戚,一大桌同學朋友,最后一桌是老爺子他們那群老年人。

    徐拙從門口開始敬酒,跟每個人都簡單聊兩句,然后囑咐對方吃好喝好,

    最后端起酒杯象征性的碰一下。

    整個敬酒的過程才算是結束。

    因為都是自己人,徐拙倒是沒喝多少酒,大家也知道他今天事兒多,所以并沒人勸酒。

    敬完了醫學院的師生和崔勇他們以后,徐拙來到了家人親戚那桌。

    陳桂芳這會兒正跟幾個親戚以及于家老太太討論著過幾天定親的事兒,根本輪不到徐老板這個當事人開口。

    而吃飽喝足的于可可,這會兒也只能安靜的抱著熊仔坐在一邊。

    跟徐老板一樣,她對自己的定親儀式也沒什么發言權。

    徐拙已經習慣了家人的這種安排,也沒多說什么。

    囑咐家里的親戚吃好喝好之后,就端著酒杯,溜達到了老爺子那一桌。

    嗯,相對于前面的客人,這一桌才是重中之重。

    因為今天徐老板打算把季文軒給“策反”了,所以這會兒敬酒,就得費點心思。

    剛來到桌前,徐拙端著酒杯還沒開口,就聽到了馮衛國和趙金馬的對話。

    “馮教授真不喝點?今天小拙真是下了血本,用的可是茅臺。”

    “趙教授你們喝。我以茶代酒陪你們盡盡興就行了。”

    這……

    怎么教授教授的喊了起來?

    要不是知道這群老頭的身份,徐拙真以為是一群老學究在聚餐呢。

    季文軒坐在這群“教授”中間,并沒有多少不適應。

    相反,他時不時還跟于培庸或者鄭光耀討論一下桌上的的菜品。

    氣氛很是融洽。

    本來嘛,大家都是老熟人,只不過認知方面出現了偏差。

    這才出現了前面那種尷尬和不自在的場面。

    而現在,季文軒明顯對客座教授這個榮譽動了心思,而老爺子他們則是改變了思路,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打算策反季文軒。

    嗯,不能讓京城那邊成為鐵板一塊,得拉攏個自己人。

    雖然徐拙京城開店八字還沒一撇,但也要提前鋪路。

    而且這個時候要是能把季文軒給“策反”了,這對烹飪協會以及葛家來說,無疑是一記響亮的耳光。

    “老季,你這歲數也不小了,該卸任就得卸任,不能一直幫孩子們操心。”

    田承潤端著酒杯,一副推心置腹的樣子。

    季文軒笑笑:“現在基本上不管事兒了,不過忙活一輩子了,冷不丁閑下來還真有點不適應。真羨慕你們啊,可以去大學教課……”

    在座的都是人精,自然聽得出來季文軒話里的含義。

    既然郎有情妾有意,那這事兒就簡單了。

    “老季,這好辦啊,回頭讓于教授給你申請個名額就行了唄,沒事去揚州小住幾天,指點指點那群孩子,想想就很愜意……”

    徐拙端著酒杯站在一邊,心里很是感慨。

    果然姜還是老的辣啊!

    原本他以為很難的事兒,結果這群老頭三言兩語就搞定了。

    季文軒這會兒被說得心動不已:“當客座教授需要什么條件啊?”

    “這個……”

    田承潤略一沉吟,瞎話張嘴就來:“大學是學術圣地,比較純粹,所以盡量不要跟那些民間團體有什么關聯……老季,這點你沒問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