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八百五十三章 他點起煙,說起了從前

美食從和面開始
     接下來,蔣大彪就詳細的給徐拙說了一下,他和沈鵬飛之間的恩怨。

    幾年前,蔣大彪從一個內蒙老板手中接下了這家蒙古菜館。

    那會兒蒙古菜館還在東區一個繁華的商業街區。

    人流密集,生意紅火。

    跟蒙古菜館挨著的,正是沈鵬飛的沈記美食連鎖店。

    當時沈鵬飛剛剛開始起勢,那家店是沈記在東區的第一家分店。

    兩家店一個主打羊肉菜,一個主打快餐,按說井水不犯河水,沒啥沖突。

    結果沈鵬飛不知道怎么回事,以環保的名義把蔣大彪的蒙古菜館給舉報了。

    還是實名舉報的。

    這讓蔣大彪氣不打一出來,蒙古菜館雖然每天都烤肉,但是用的是電烤爐,早就不用木炭烤爐了。

    但是環保上的人三天兩頭過來查,光烤爐的油煙排放都檢測了好幾次。

    而蔣大彪用同樣的方式去舉報沈記美食,卻因虛假舉報被罰了五千塊錢。

    他氣得不行,卻也無可奈何。

    蔣大彪這個外地人,在省城沒門路沒關系,根本斗不沈鵬飛這種地頭蛇。

    無奈之下,他只得從那條繁華的商業街,搬到了現在這個地方。

    “剛搬來那會兒,這里幾乎就是郊區了,公交車每天就兩趟,遠處甚至還能看到農田。

    店里的服務員和烤肉師傅走了大半,差點沒法正常營業,把我愁得啊,一宿一宿的睡不著覺。”

    蔣大彪點起煙,說起了從前。

    盡管他說得輕描淡寫,甚至話里時不時還夾雜幾句東北風味的俏皮話。

    但是眼神中,卻滿是一個餐飲人的奮力掙扎的辛酸。

    “其實剛搬過來那半年,有好多次我都想拿把刀去沈鵬飛家,

    捅死一個夠本,捅死倆就賺一個。

    但是一想到盤下這家店欠下的那幾十萬外債,還有家里的老婆孩子,我就不敢沖動了。

    都說我們東北人彪,確實是彪,但是你再彪能彪得過生活嗎?在生活面前,再彪的人也得低頭。”

    說完這段富有哲理的話之后,蔣大彪笑笑:“半年之后,生意逐漸有了起色,附近搞開發嘛,那些老板都來我這吃飯,這家店才算活了。”

    說完這些后,他把手中的煙頭摁在煙灰缸中,端著面前的茶水喝了一大口。

    “前些天你跟沈鵬飛鬧矛盾的時候,好幾次我都想去找你,但是又怕被你誤會是煽風點火,就忍住了。

    沒想到你今天主動過來,沒得說,我加入你那個協會,只要能給沈鵬飛找不自在,做啥我都愿意。”

    事情出奇的順利。

    不過徐拙好奇的是,當時沈鵬飛跟蔣大彪沒任何沖突,怎么就死揪著蒙古菜館不放呢?

    “我搬走之后,那老店面就被沈鵬飛給買下了,還裝修一下弄成了什么東區總店。

    我尋思著應該是看上我那店面了,位置好生意好,而且面積不大不小的,正適合開飯店。”

    三人聊了差不多一個小時,后面的烤全羊還在烤著。

    徐拙看了看時間,笑著說道:“彪哥,走走走,咱協會的人都在我那店里呢,你也去,咱們邊吃邊聊。”

    蔣大彪自然不會拒絕,他去隔壁屋子里搬了一箱茅臺,沖前臺那服務員吩咐了一聲。

    “還愣著干啥?把那只全羊的錢給這倆兄弟退了啊,自己人還收錢,你讓我這張臉往哪擱?”

    徐拙和魯曉兵趕緊拒絕,卻拗不過因為找到組織而激動萬分的蔣大彪。

    錢退了之后,蔣大彪又特意交待后院烤羊肉的師傅用點心,這才搬著那箱酒,和徐拙一塊兒回四方酒樓。

    路上,他指著兩邊的飯店笑著說道:“這幾家店的老板我都認識,回頭全都拉咱們協會去,大家只有抱成團,才不會被欺負。”

    他對這事兒很有感觸,當年假如有一群同行幫襯著,沈鵬飛肯定不會那么肆無忌憚。

    其實協會、商會之類的民間團體,成立之初的本意,就是團結志同道合的人。

    不過發展到現在,一些協會已經變了味兒,比如官僚作風嚴重的烹飪協會,就是個典型例子。

    來到四方酒樓,陳桂芳已經把老太太接來了。

    婆媳倆正站在水族箱那邊聊天,而熊仔則是趴在水箱邊上,直勾勾的盯著里面的大鯉魚,估計正YY怎么享用呢。

    徐拙帶著蔣大彪直接上樓,把蔣大彪介紹給了包房里的眾人。

    買只羊的功夫居然能拉攏一個商戶加入協會,讓大家都很意外。

    快七點的時候,烤全羊送了過來,蔣大彪套上一次性手套,自告奮勇要給大家表演撕烤全羊。

    孟立威正舉著手機直播呢,一看這場面,把手機往桌子上一支,就站在一邊開始等著吃。

    他在烤爐邊拍了差不多三個小時,直播間的粉絲有沒有饞到他不知道,反正孟立威自己早就饞得口水直流了。

    烤得外酥里嫩的羊肉吃起來確實過癮。

    特別是外面那層脆皮,撒上孜然粉辣椒粉和熟芝麻之后,真是讓人吃不夠。

    而脆皮里面的羊肉,幼嫩可口汁水豐盈,沒有一點膻味兒,連骨頭都透著一股子的香。

    至于羊肉中的肥肉,在烤的時候有些已經融化,有的則是滲入到了瘦肉中。

    所以這羊肉越嚼越香,越吃越好吃。

    徐拙一邊吃一邊琢磨,回頭得把烤全羊的技能拿到手。

    這以后要是有個聚會啥的,弄一只金燦燦的烤全羊出來,絕對能成為全場最亮的崽。

    不過到底跟馮衛國學,還是跟蔣大彪店里的烤肉師傅學呢?

    徐拙有些猶豫。

    他剛準備問問馮衛國他做的有沒有這烤全羊好吃的時候,UU看書 www.uukanshu 卻聽到馮衛國在感慨。

    “你們店里這烤肉師傅手藝真不錯,有時間我得去找他交流交流,這羊肉烤得……真是十全十美。”

    得,還是去蒙古菜館學吧。

    其實也不用怎么學,半個月后去蒙古菜館后院看一會兒就行了,神不知鬼不覺就能把技能學到手。

    不過就算學會,徐拙也不會在店里上新的。

    蔣大彪這么支持自己,他肯定不能做撈過界的事兒。

    還是要想辦法,把沈鵬飛的把柄抓到手才行。

    畢竟……

    自己這邊一旦開始拉攏商家,沈鵬飛的報復就會隨之而來!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