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八百六十八章 打臉劇情,雖遲但到

美食從和面開始
     徐拙本以為這是個【系主任故意找茬,徐掛逼強勢打臉】的戲碼,卻沒想到這一切都是套路。

    自己在毫無察覺的情況下,被人給安排了。

    而且于培庸和鄭光耀,貌似也充當了幫兇的角色。

    不過……

    這幾個學生的基本功都挺扎實的,要是去四方酒樓實習的話,徐拙自然會舉雙手歡迎的。

    “我們的學生一般都去江浙滬一帶的大飯店實習,中原的四方酒樓對他們來說有點偏,所以不太愿去,我們就想了這個法子。”

    于培庸笑著給徐拙解釋了兩句,然后拿起一張荷葉餅托在手中,右手用筷子夾了兩片紫酥肉蘸了一點蘸醬放在上面,再放上一些蔥絲。

    這么包起來送進嘴里,咀嚼兩下后沖徐拙豎起了大拇指:“不錯不錯,味兒真好。”

    說完他沖鄭光耀說道:“來嘗嘗,這跟上次趙金馬在學院做的不相上下。”

    倆老頭就這么直接開吃了,幾個學生很是眼熱,卻不好意思動手。

    倒是正在拍攝視頻的于可可出聲阻攔:“別吃啦別吃啦,我還沒嘗啥味兒呢。”

    林愛民拍了一下徐拙的肩膀笑著說道:“小小年紀就有這么高的廚藝,怪不得學院的客座教授都夸你呢,今天這場比試,我輸得心服口服。”

    徐拙稍稍有些不適應,明明已經做好了打臉的準備,現在卻要商業互吹。

    這轉變,還真挺大的。

    不過他好歹也是做了這么久生意的人了,稍稍愣神之后,便適應了過來。

    “是我輸了,林老師用幾樣素菜就做出這么美味的食物,我真是拍馬難及。先不說了,我得嘗嘗味道,這素鴨光聞味兒就把我饞壞了。”

    徐拙拿著筷子嘗了一口素鴨,入口醬香味兒濃郁,最外層的油豆皮酥脆可口,內里的幾層稍有韌勁,跟鴨皮確實很相似。

    而里面的那些餡料,則是軟嫩可口,香味十足,口感和味道都很接近鴨肉。

    這素鴨吃起來,

    確實有種不是肉食卻勝似肉食的感覺。

    不管口感還是味道,都非常完美。

    徐拙覺得就這種水平的素鴨,假如天天能吃到的話,還真不怎么饞葷菜。

    放下筷子,他沖那幾個學生說道:“別愣著了,來嘗嘗林老師的手藝,這味兒可真不錯。”

    幾個學生一聽,趁機湊過來品嘗,順便還問了徐拙一些問題。

    比如當名人真不影響練習廚藝嗎?

    比如之前那些視頻都是自己拍的嗎?

    在問問題的時候,他們也向徐拙反映了一件事,那就是網上一直有徐拙那些視頻都是擺拍,其實根本不會做菜的說法。

    他們就信以為真了,這個原因加上中原本身就沒什么吸引力,就不想去四方酒樓實習。

    這些學生都是烹飪專業的本科生,行業中的高精尖人才,天生就是為高級飯店準備的。

    可不會去那些開一年半載就關門的網紅店浪費青春。

    不過今天見識到徐拙的手藝和和藹的態度之后,幾個學生立馬決定去四方酒樓實習。

    “那我就代表四方酒樓全體員工,歡迎幾位的到來,同時希望你們早日成為一個合格的大廚。”

    學院食堂,徐拙端著茶杯以茶代酒,對著那幾個學生說了這么幾句場面話。

    中午學院做東,林愛民等人作陪,大家一塊兒吃了頓午飯。

    飯后,幾個學生就準備買去中原省城的火車票,不過被徐拙大手一揮,改成了高鐵票。

    “我已經安排好了,店里的廚師長會在出站口等你們,那邊宿舍啥都有,具體情況他會跟你們說的。”

    徐拙要了幾人的身份證,直接給他們搶了幾張高鐵票。

    安排好這些之后,于可可的幾個閨蜜打來電話,下午三點在一家咖啡廳碰面。

    于培庸在學院還有事兒,讓這小兩口開車先回去了。

    等徐拙走后,林愛民有些感慨的對于培庸說道:

    “我現在算是明白了,為什么你們這些人中就徐教授脾氣大,有這么爭氣的孫子,確實有橫著走的資本。”

    作為學校的系主任,他之前對于培庸安排本屆最有天賦的幾個學生去四方酒樓還有些不滿意。

    而現在,他發自肺腑的為這幾個學生高興。

    當廚師的,誰不希望遇到徐拙這樣的老板啊?

    出手大方,脾氣平和,而且廚藝高超,簡直就是理想型老板。

    他拿出剛剛徐拙臨走前遞過來的名片看了看:“彩虹餐廳?趙光明?明天我正好去滬市,抽時間去這個餐廳看看。”

    趙光明幫過徐拙不少忙,所以今天,徐拙把精通分子料理的趙光明推薦給了林愛民。

    現在國內一些技校和廚師培訓班都有分子料理的課程,揚州大學也計劃試試,不過還沒確定好講課的老師。

    剛剛吃飯時候林愛民抱怨了幾句,誰知被徐拙給記下了。

    所以,趁著飯后告別的空檔,徐拙把趙光明的名片給了林愛民,讓他抽空去彩虹餐廳看看。

    徐拙記得趙光明說過,想在國內推廣分子料理。

    揚州大學這個平臺,應該足夠他施展了。

    于培庸說道:“趙光明就是趙金馬教授的孫子,你明天去考察一下,可以的話就讓他上課算了。”

    鄭光耀在旁邊附和道:“對,至少那孩子有自己的店面,比那些連實體店都沒有的的培訓講師靠譜得多。”

    回別墅的路上,徐拙打給趙光明,讓他明天做好接待林愛民的準備,順便還把林愛民的飲食習慣大致說了一遍。

    這事兒找別人都不好使,只有林愛民點頭了,UU看書 www.uukanshu.com 趙光明才能走進大學的課堂。

    安排好這些之后,徐拙跟著導航七拐八拐的,來到了一家裝修典雅的咖啡廳。

    把車子停在門口之后,兩人邁步走了進去。

    “呀,可可,這邊,你男朋友好帥啊!”

    幾個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孩兒沖于可可擺擺手,很是熱情。

    她們身邊還有幾個二十來歲的男生,在徐拙走過去后,幾人抽抽鼻子,沖于可可問道:“他是你們家廚師嗎?身上怎么一股蔥花味兒啊?”

    他們這么一說,幾個女孩兒也聞到了,再看一眼外面的車子,那不是龐麗華的車嘛。

    “可可,你不會真找了個切菜的來同學會上裝逼吧?啥年代了還玩這種手段。”

    徐拙咂咂嘴,難道這才是打臉劇情?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