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八百七十五章 做不完的3不粘

美食從和面開始
     做三不粘的過程中,是要放油的。

    放油的目的是防止粘鍋,同時也能讓三不粘的口感更加油潤。

    以前用豬油做的時候,會放三次油。

    開鍋一次,成團一次,出鍋前兩分鐘還有一次。

    放這么多豬油,不僅吃起來好吃,而且香味兒更濃郁。

    在物資匱乏的年代,這種油水充足的三不粘,對很多人來說都是最頂級最奢華的美味。

    不過隨著綠色飲食的概念興起,人們越來越重視健康。

    廚師在做三不粘的時候,也會減少放油的量。

    原本放三次,現在基本上都是兩次,有的甚至還把豬油換成了植物油。

    這樣做的好處就是讓人吃著不那么油潤。

    但是口感和味道,自然而然的就會打上折扣。

    畢竟在有些特定菜品中,豬油依然是無可替代的。

    徐拙用的是系統給的技能,該做哪一步根本不用想,下意識就會去做。

    原本他沒覺得步驟上的有什么不對,但是于培庸偏偏就關注了。

    這個時候,要是推說在網上找的教程,顯然也說得過去,不過于培庸閑下來之后肯定會在網上查。

    畢竟他這人非常認真,對烹飪有著自己的見解和認識,可不是三兩句話就能糊弄過去的。

    所以……

    “我覺得多放點豬油好吃,因為放了豬油好像會軟和。”

    于培庸愣了一下,隨即點了點頭:“你還真猜對了,三不粘想要好吃,就是得放豬油。”

    三不粘第一次放油后的操作是攪,第二次放油后的操作是砸。

    而第三次放油,就是晃了。

    徐拙左手端著鍋,輕輕晃動著鍋里的那團黃澄澄的三不粘,讓其在鍋里均勻轉動起來。

    這樣做,主要是讓這團三不粘逐漸變成一個圓餅的形狀。

    這樣不僅美觀,也能讓三不粘質地均勻,免得出現軟硬不均的情況。

    晃兩分鐘左右,當鍋里看不到豬油的油脂之后,徐拙就端起鍋,放在一個潔白的空盤子上面。

    手輕輕一抖,圓圓的三不粘就穩穩落在了盤子里。

    徐拙拿來幾個小西紅柿,切掉頭部,均勻的擺放在盤子的邊沿。

    傳奇名菜三不粘,就算是做好了。

    他拿著一個小勺子,小心從邊上挖起一勺遞給了于培庸:“于爺爺,您幫我把把關。”

    于培庸也沒客氣,放在嘴邊吹了吹,然后就送入了嘴中。

    “不錯,火候和調配都很完美,沒有過分甜,也沒有雞蛋的腥味,做得很完美。”

    聽了于培庸的夸獎,徐拙這才放下心來。

    B級菜,果然非同凡響啊!

    他拿起勺子,

    挖了一勺三不粘送進嘴里。

    剛入口就能明顯感覺到一股蛋香味兒,像是吃那種加了蛋黃的甜品一樣。

    而入口的觸感也很柔軟,有種吃流心蛋糕的感覺。

    但是跟流心蛋糕不同的是,三不粘在口腔中并不會直接化開,而是需要嚼幾下。

    在嚼的過程中,能充分感受到三不粘那彈牙和勁道的口感。

    同時也能感受到三不粘的滑,哪怕是咬開的斷面,也有些滑膩膩的,吃起來很舒服。

    吃到最后,舌頭明顯感覺到很油潤,這就是加豬油的作用。

    香、軟、彈、滑、潤。

    這就是徐拙初次品嘗自己做的三不粘,所產生的直觀感受。

    比前兩年在京城那家老字號吃得還過癮。

    這就是放豬油的魅力所在。

    當然了,這玩意兒的熱量也很驚人。

    蛋黃、淀粉、白糖、豬油……

    這幾種食材混合在一起,簡直就是熱量炸彈。

    所以不能多吃。

    徐拙端著這盤少了兩勺的三不粘,徑自來到了樓上的包房中。

    于可可這會兒還在跟孫盼盼視頻呢。

    兩人一個在自駕游的路上遭受頗多波折,一個在揚州轉得夠夠的。

    在孫盼盼抱怨李浩老為了吃而改變行程計劃的時候,于可可也象征性的抱怨了兩句。

    “男人真不能慣,以前閑下來就會想辦法陪我做好吃的,而現在,他光顧著玩,幾天沒進廚房了。”

    說完,于可可還老氣橫秋的嘆了口氣:“男人,果然得到了就不會珍惜,我還是太天真……嗯?什么味兒?哇,這是什么好吃的?真漂亮!”

    當徐拙進門的一霎那,于可可就由感慨變成了震驚。

    在徐拙把盤子放在桌子上的時候,她還故意調成后置攝像頭,讓孫盼盼近距離欣賞了一下徐拙做的三不粘。

    “靠!每次想跟你聊聊天,最后都成你的裝逼專場了,我先掛了,還沒吃早飯呢,饞死我了。”

    于可可拿著勺子,一邊美滋滋的吃著盤子里的三不粘,一邊在群里得瑟。

    沒辦法,甜甜的愛情總會讓人飄飄然。

    特別是吃著這盤充滿愛心的三不粘,更讓于可可滿臉幸福。

    唯一不完美的就是,盤里的三不粘有倆缺口,不算十全十美。

    接下來的幾天,徐拙不停的在做三不粘。

    做給于可可的奶奶吃,做給鄭光耀吃,做給于長江和龐麗華吃,做給于可可的閨蜜吃。

    甚至還做給龐麗華的老姐妹們吃,而且還做了兩次。UU看書www.uukanshu

    當徐拙滿臉疲憊的坐上回省城的高鐵上時候,嘴里反復念叨的就是:“我這輩子都不不會再做三不粘了,給做多少都不做!”

    然而從省城高鐵站出來,看到等在出口處的李浩和孫盼盼的時候,徐拙覺得……

    可能得把下輩子做三不粘的名額透支一些出來了。

    就眼前這倆眼冒綠光的男女,沒有兩份以上的三不粘,大概率是不會放過自己的。

    除了這倆跑到高鐵站等的,另外還有陳桂芳、徐文海、老太太、老爺子、孟立威、周雯……

    這些人都在等著徐拙回來做三不粘。

    倒不是非常饞,主要是于可可天天在各個群里得瑟,朋友圈里的動態也全是三不粘。

    甚至還拍了一期VLOG,里面加了一段于培庸和鄭光耀的點評。

    這下,就算不喜歡吃三不粘的人也想嘗嘗,徐拙做的到底有什么不同。

    回到四方酒樓,徐拙正要去廚房給大家表演做三不粘,突然接到了趙金馬的電話。

    “小拙,你馮爺爺誤食螃蟹住院了,還挺嚴重,你有時間的話來看看他吧。”

    誤食?

    怕又沒管住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