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八百九十二章 成長的代價

美食從和面開始
     “你們別拍了吖,趕緊吃趕緊吃,我在學校的時候就一直惦記著吃涮肉呢。”

    四方酒樓的包房中,于可可急切的催大家趕緊開吃,絲毫不提蛋撻翻車的事兒。

    銅鍋燒開的時候,徐拙把一整盤羊尾油倒了進去。

    吃涮肉一定要先涮點羊尾上的純肥肉,吃不吃無所謂,主要是為了讓清湯中有羊肉的香味兒。

    這樣不管接下來涮什么食材,羊肉的香味兒都足足的。

    當然了,假如不怕油膩,這種涮的羊尾油真值得一嘗。

    夾一筷子燙熟的羊尾油,再蘸一下芝麻醬,送進嘴里后,羊尾油幾乎入口即化,再配上芝麻醬的濃香……

    這香味兒真是絕了,立馬讓人胃口大開。

    原本還不怎么餓,但是吃過羊尾油之后,那種饑餓的感覺就會明顯起來。

    一盤羊尾油下去之后,接著徐拙端起一盤羊上腦下進了銅鍋里。

    另一邊,聞訊而來的孟立威也端起一盤肥瘦相間的羊肉,倒進了銅鍋中。

    這么一整盤一整盤的往鍋里下,倒不是為了顯擺是有錢人家,主要是有李浩和孟立威在,下少了真不夠他倆撈的。

    大冷天吃涮肉,不需要太多的菜就能吃得渾身暖暖和和的。

    徐拙小兩口和李浩小兩口都明智的沒提之前在家做蛋撻的事兒。

    倒是孟立威,一點都沒摸清狀況,一邊撈著鍋里的羊肉蘸著芝麻醬往嘴里送,一邊看著于可可問道:“你不是在群里說做蛋撻嗎?蛋撻呢?”

    于可可輕咳一聲,在桌下踢了徐拙一腳。

    徐拙趕緊說道:“吃完了,就沒做幾個,李浩還搶著吃,我們也就嘗了嘗味兒而已。”

    誰知孟立威挺有興趣,估計是覺得于可可能做好,他應該也沒問題,所以動了直播做蛋撻的念頭。

    “味兒就那樣,沒店里賣的好吃,畢竟第一次做嘛,不能要求太高。”

    李浩一臉遺憾的評論了幾句,演技杠杠的。

    不過他這種遺憾倒真是發自肺腑,因為確實沒嘗到味道,挺惋惜的。

    孟立威還準備再問問做蛋撻的細節,徐拙岔開了話題:“老孟,下周聯合會比賽的時候,你能不能做場直播?”

    孟立威今天來就是想問問這事兒的,那場比賽可是名師薈萃,所有人做牡丹燕菜,這場面想想就能吸引不少粉絲。

    “我準備跟趙爺爺說說把那場比賽打造成宣傳中原菜的一場盛宴,讓全國乃至全世界的人都見識一下中原菜的魅力。”

    那些評委跟下場的人全都是熟人,相反徐拙很他們關系倒很一般。

    老爺子更別說,半數評委都被他罵過。

    所以想要讓評委不偏不倚,就得把這場比賽烘托得隆重一些,不僅要請各路媒體,還要進行現場直播。

    到時候誰要再想玩暗箱操作,

    那就得掂量掂量自己的臉皮夠不夠厚,因為一個不慎,或許就會被網友們罵上熱搜。

    直播的事兒就交給了孟立威,讓他負責安排人,到時候不管來的主播粉絲有多少,先咔咔咔把長槍短炮架起來。

    拍攝的設備一多,在場的人自然就會嚴肅起來。

    這事兒對老孟來說一點難度都沒有,他剛準備接著問蛋撻的事兒,李浩就拉著他,要拼吃羊肉。

    十五分鐘內,看誰吃的羊肉最多。

    這個比賽立馬得到了孟立威的認可,然后兩個憨憨就開始比拼了。

    為了能贏,肉剛下鍋里還沒變色,他倆就會搶起來,讓原本還沒吃飽的徐老板無奈的放下了筷子,吩咐廚房送一碗燴面過來。

    搶是搶不過他倆的,而且這種肉徐拙也不敢吃,所以還是吃燴面比較穩妥。

    接下來兩天,于可可沒再進過廚房,估計這次被打擊得挺狠的。

    不過臨回林平市的時候,這丫頭表示下次做一次蛋糕試試。

    因為她看了一些做蛋糕的教程,貌似也……

    超級簡單!

    “東西就在廚房放著呢,你啥時候想練手就練,不過下次最好別在群里和朋友圈說了,這兩天為了替你遮掩,我都不敢跟老孟碰面。”

    徐老板實話實說,結果卻激發了于可可的斗志。

    “你等著,我一定會把蛋糕做出來的,到時候你求我也不給你吃!”

    小丫頭說完就往車里一坐,和孫盼盼李浩開車揚長而去。

    接下來,就該為會員大會做準備了。

    原本趙金馬打算把場地放在四方酒樓的,但是為了避嫌,徐拙換成了一個酒店的大禮堂。

    而且還決定,這次大會用自助餐外賣,幫魯曉兵打打廣告,看能不能給他再拉幾個合作商家。

    自己人嘛,就得照顧點。

    至于會場布置什么的,這些都有趙金馬負責安排,不用徐拙操心。

    而店里的事兒,馮衛國和老爺子負責所有事物,完全不用徐拙操心。

    他現在要做的就是,在家好好練練牡丹燕菜這道菜,爭取把所有競爭對手都比下去。

    為了給徐拙鼓勁兒,于培庸也特意從揚州趕了過來。

    所有人都以為徐老板在家奮發圖強,日夜不輟練習刀工呢,其實……

    他一直在家玩游戲,UU看書 www.uukanshu.com其中吃雞十三次,落地成盒十五次,其他的全都是跟著打醬油。

    好長時間不玩游戲,有些手生,這或許就是成長的代價吧。

    至于刀工……

    徐拙其實之前試過,他拿著一根蘿卜,輕輕一刀就切出紙片一樣的蘿卜片,薄得透明。

    這種刀工之下,還有什么練習的?直接游戲走起。

    痛痛快快的宅在家里玩了五天游戲之后,徐拙換上一身稍微正式點的一副,然后把頭發梳成大人模樣,準備去參加會員大會。

    嗯,這也是徐老板期待已久的裝逼大會。

    雖然他不想裝逼,但是今天也不得不裝,因為要震懾那些各懷鬼胎的同行們。

    逼裝得越清新脫俗,震懾的效果就越好。

    開車來到四方酒樓,幾位老人都在等著了。

    于培庸有些心疼的看著徐拙說道:“就不知道休息會兒?怎么黑眼圈都出來了?”

    徐老板干笑兩聲:“為了能贏,辛苦點也沒啥。咱們現在出發吧,我得先熟悉一下那邊的灶具……”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