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八百九十四章 攤牌了,我就是來裝逼的

美食從和面開始
     切完之后,徐拙把切好的蘿卜片整理一下,把凌亂和不規則的全部對齊,然后用水沖一下菜刀之后,開始切絲。

    他左手按著紙片一樣的蘿卜片,右手拿著菜刀上下飛舞。

    相對于切片,徐拙切絲的速度快了不少。

    不過因為切的絲非常細,所以他切了好一會兒,也才只切了一半細絲。

    這個時候,其他廚師已經切好,正在給蘿卜絲泡水,只有徐拙這邊還在切著。

    孟立威把三腳架搬過來,對準徐拙拍了一會兒特寫,順手還用筷子夾走了一小撮蘿卜絲。

    “趁著這會兒沒啥事,咱們做個小實驗哈。”

    孟立威把那撮蘿卜絲在水中淘洗一下,放在一個干凈的盤子里,又從他攝影包里摸出一根針,

    然后他對著做直播的攝像頭說道:“咱們看看徐老板切的蘿卜絲,能不能穿針眼,假如可以的話,再看看能穿幾根。”

    說完后,他就對著攝像頭開始做針線……

    咳,穿針引線。

    這是個技術活,不過今天的環節老孟提前幾天都設計好了,在家用濕了的棉線練過手。

    嗯,他早就知道徐拙切出來的蘿卜絲能夠穿針眼,就是不知道一次能穿幾根。

    第一根很順利就穿了進去,然后是第二根、第三根……

    一直穿了十根蘿卜絲之后,小小的針眼才算是沒了多少空隙。

    不過老孟用另一根針擠了一下,瞬間又擠出了一點縫隙,然后又塞進了兩根。

    一個小小的針眼,居然能塞得下十二根蘿卜絲,這刀工,真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

    怪不得這么有恃無恐呢。

    老孟舉著手里的這根針,沖徐拙笑著調侃道:“好刀法,我愿稱你為全場最細!”

    剛剛切完蘿卜絲的徐拙差點一刀劈過去,這狗日的,怎么什么虎狼之詞都用啊?

    他把這些蘿卜絲小心的泡進鹽水中,用手攪兩下,讓蘿卜絲在水中蕩開,便把目光瞄向了……

    雞蛋!

    做牡丹燕菜,最上面要擺出牡丹的造型,這是所有流派做法的共同點。

    而牡丹造型的來源,就是雞蛋,確切的說是蛋黃蒸糕。

    蛋黃蒸糕的做法有很多,今天徐拙做的,應該是最平平無奇的那種。

    他先在碗里打了六個蛋黃,然后放入四勺淀粉和四勺水,攪拌均勻后倒入耐高溫的微波爐專用食品袋中。

    盡可能的排出里面的空氣,然后用一個夾子把袋子夾緊。

    這樣蒸出來再切成片,做出來就是一朵漂亮的黃牡丹。

    也可以把水換成胡蘿卜汁,做成橙色的牡丹,

    按照平時的做法,光有蛋黃做的牡丹花就夠了,牡丹葉一般都是用其他綠葉菜搭配一下。

    比如現在旁邊筐里放著的菠菜,就是常用的牡丹葉。

    但是今天,徐老板是抱著裝逼的心態來的,所以用菠菜葉充當牡丹葉多少有些不上檔次。

    既然要做,那肯定得把牡丹葉也做出來,這個逼裝得才算圓滿。

    徐拙把菠菜清洗一下,覺得不太夠,又讓工作人員拿了一下。

    全部洗凈后稍微切幾下,走到了榨汁機旁邊。

    “他不趕緊做菜,擺弄這榨汁機做什么?”

    馮衛國有些不解,兩個小時的制作時間雖然看似很多,其實真不太夠。

    “他用蛋黃糕做牡丹花,那這菠菜汁……自然就是做牡丹葉子了。有花有葉,講究啊!”

    對于自己的孫女婿,于培庸從不吝嗇夸獎。

    老爺子瞇了瞇眼:“切,就會故弄玄虛,一點都不實際。”

    別看這話滿滿的嫌棄,但是臉上那抑制不住的笑容卻出賣了他的心情。

    對于徐逼王來說,沒什么比孫子給自己掙面子更高興的事兒了。

    如果有,那就是掙了個大面子。

    菠菜汁打出來之后,徐拙又過濾一下,這墨綠的顏色看著有點深,不過沒關系,馬上就能讓顏色變淺。

    徐拙往里面打了五個蛋黃,又放入三勺淀粉。

    攪拌之后顏色就成了草綠色,幾乎跟牡丹葉一模一樣了。

    裝入袋子里,擠出里面的空氣,夾子夾好后,和那袋子蛋黃一起放入蒸鍋中,開始蒸制。

    接著,徐拙用手把盆里浸泡的蘿卜絲撈出來攥干水分,又換了盆鹽水繼續浸泡。

    浸泡蘿卜絲中間要換水,這樣才能更快的把蘿卜中的辣味和苦味泡出來。

    這道菜其實很有意思,雖然主料是白蘿卜,但是做起來,卻是圍繞著去除蘿卜味兒展開的。

    只有完全把蘿卜味兒去除干凈,才能達到貍貓換太子……

    不對,是蘿卜換燕窩的效果。

    再次把蘿卜絲泡進水中之后,徐拙開始給那些配菜切絲。

    水發海參、水發魷魚、水發玉蘭片、水發蹄筋、水發香菇、金華火腿……

    這些食材全都切成兩三毫米見方的細絲。

    配菜的絲得比蘿卜絲粗一些,不然等會又是焯水又是蒸的,這么一番折騰,早成糊糊了。

    這些食材切好后,徐拙又把雞胸肉撕成了細絲,然后拿起了剩下的那根胡蘿卜。

    燕菜中的胡蘿卜有兩個作用,一個是給海參魷魚等配菜搭個顏色,使得菜品看起來更加豐富。

    另一個作用就是做牡丹花的花蕊,這里,就要用到雕花了。

    雕花是高端刀工中的一種,比較難學。

    “你要做雕花?”

    老孟也是做過功課的人,所以對牡丹燕菜挺了解的。

    當徐拙把胡蘿卜削皮后把蘿卜頭那一小截切掉后,他就猜到徐拙要雕花了。

    不過以前徐拙從沒展示過這個技能,孟立威還以為徐拙不會呢。

    “我確實不太精通雕花,手比較笨,人也懶,而且這玩意兒還是個細致活兒,所以……”

    徐掛逼對著鏡頭隨意聊著,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手上的動作卻沒停下來,一直用菜刀的刀尖在蘿卜頭上切切劃劃。

    這一手,不僅讓在場的人驚呆了,連直播間的粉絲也很吃驚。

    “我靠!這雕花的手藝真是絕了!”

    “徐老板牛逼(破音)”

    “道理我都懂,可他怎么做到不看手,卻沒出錯的?”

    “大概這就是大佬吧!”

    ……

    老孟神色復雜的看著徐拙:“你雕花技術都好到不用看就直接操作了,還說不精通?為什么我突然想打死你呢?”

    徐拙笑笑,放下手中的菜刀,然后對著左手上的蘿卜頭輕輕一彈。

    胡蘿卜的碎屑紛紛落下,一朵漂亮的牡丹花蕊出現在了大家眼前。

    主席臺上的趙金馬悠然喝了口茶水,胳膊肘碰了碰旁邊一個老相識:“今天這個比賽戰況很激烈啊,要不要打個賭?”

    對方瞇了瞇眼:“行啊,我押徐拙贏!”

    趙金馬:“……”

    你這就沒意思了啊!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