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九百零六章 線上品牌徐小廚

美食從和面開始
     開通線上銷售,可不是簡簡單單在淘寶和京東開網店就行了,這涉及到很多問題。

    商標,就是其中最緊要的一個。

    原本直接用四方酒樓是最好的,而且還可以按照不同的部門進行劃分。

    比如鹵味,在包裝上直接印上四方酒樓鹵品部出品;甜點,在包裝上直印上四方酒樓甜點部出品,這逼格一下子就出來了。

    只要宣傳得當,絕對能帶起一波銷量。

    而且還能讓四方酒樓的名氣大增,說不定就會發展成省城的打卡景點。

    但是徐拙不敢用四方酒樓這個名字,因為他總覺得以后去了京城,狗系統會給京城那邊的店面換一個新名字。

    到時候總不能連包裝盒商標全都改掉吧?

    從品牌的經營來說,這種行為可是一個巨大的打擊,甚至有可能會讓線上銷售一蹶不振。

    但是只用四方兩個字的話,又有點平庸,任誰看到這倆字,第一感覺都不會想到美食。

    所以徐拙想讓大家出出意見,看到底該怎么辦才好。

    “開通線上渠道是不是太貿然了?會不會影響店里的生意?”

    唐曉穎比較慎重,畢竟店里現在每天賓客盈門,外賣的銷量也一直挺恐怖,再開通線上渠道,她擔心后廚的壓力過大。

    而且線上銷售還涉及食物包裝和快遞運輸,一個不慎,就有可能給品牌帶來反作用。

    所以,得慎重點。

    “線上肯定不會什么都賣,相反,線上只賣咱們可以大批量制作且有競爭優勢的食物。

    比如羊蹄和甜皮鴨之類的鹵味,還有驢打滾之類的甜品。這些都可以大批量制作,也容易獲得顧客的好感。”

    其實還有個原因徐拙沒說,就是他的名氣現在也不差,不好好利用一下的話,總覺得虧的慌。

    聽了徐拙的話之后,唐曉穎開始認真思考了起來。

    什么四方美食、四方美味、四方味道、四方小吃……

    這些名字剛說出來,就被否決了,沒有亮點,實在平庸。

    兩人想不出來,就打電話讓鄭佳和關俊杰也上來了。

    集思廣益嘛,看看到底怎么操作比較好。

    “徐拙,要不咱們放棄四方酒樓這個名字怎么樣?線上用一個新的商標,畢竟你是名人嘛,得想辦法蹭你的熱度。”

    關俊杰是個明白人,既然四方兩個字想不出什么好的名字,不如就完全放開,換個思路。

    他這么一說,鄭佳突然一拍大腿說道:“要不咱們線上的品牌叫徐小廚咋樣?配個老板的Q版本卡通人物,應該挺招人喜歡的。”

    徐小廚?

    幾人愣了一下,都覺得這個不錯。

    把線上線下分割開來,雖然對品牌凝聚力來說有些不友好,但是可以分開經營。

    以后徐拙有啥丑聞之類的,能讓店里的損失降到最低。

    而線下門店萬一出個啥事兒,徐小廚這個品牌還能繼續運營,算是給自己找了個后路。

    敲定這個之后,徐拙就宣布成立一個銷售部,現在由唐曉穎負責,主要是搭建網絡銷售渠道的框架和徐小廚品牌的包裝設計。

    等以后銷售部步入正軌,再決定部門的負責人。

    早上六點,徐拙開車來到了店里。

    這會兒天還沒亮,不過后廚已經有人在干活了。

    買菜回來的建國正在和面,而鹵品部的人則是在曹坤的帶領下,正在清洗鴨子。

    昨天傍晚甜皮鴨做好后,先給一些消費高的包房分別送了一份,結果深受好評。

    雖然也有人吃不慣,但是大部分人都覺得挺驚喜的,不少覺得好吃的人,走的時候都打包了一只。

    等到關門的時候,徐拙做的甜皮鴨已經沒剩下多少了。

    為了不耽誤今天的銷售,昨晚走的時候曹坤就把鴨子給泡上了,今天四點多又帶著鹵品部的人來店里開始忙著洗鴨子。

    昨天徐拙做的腌料還有很多,所以鴨子清洗過后,就直接腌上了,省得耽誤中午的銷售。

    “徐拙,你咋來這么早啊?沒通知你今早做甜皮鴨啊。”

    曹坤還以為老板起這么早,是良心發現來做甜皮鴨呢。

    徐拙干笑兩聲:“我是來給你們做早餐的,今天咱們吃糖油餅,保證讓你們一吃就喜歡。”

    他把兩個面盆端過來,發現里面的面團都有些膨脹,不過因為和面時候有油,膨脹的倒不是很大。

    其實糖油餅醒發這么長時間,不是讓面團蓬松的,主要是讓面團變得細膩柔軟,且具有非常好的延展性。

    就跟油條那樣。

    徐拙架上大鐵鍋,開火后往鍋里倒了半鍋油,然后把不銹鋼瀝油擺在鍋沿上。

    一切準備就緒后,徐拙把兩個面團拿出來放在抹了油的工作臺上。

    然后用塑料的切面刀分別從咸面團和糖面團上切一條,UU看書 www.uukanshu.com 用手捋成長條。

    嗯,這個時候的面團非常柔軟,延展性也非常好,所以不用揉搓,直接捋就能捋成長條。

    接著,徐拙用塑料切面刀,把這兩個長條切成小劑子,糖面團的劑子要比咸面團的劑子大一些才行。

    然后拿兩個面劑,分別壓扁后疊放在一起,用抹了油的搟面杖搟成橢圓形的面餅,順手用搟面杖在面餅中間快速劃三下。

    讓面餅中間出現三條完全透過去的縫隙,這樣油餅炸的時候才更透,而且還不會鼓包。

    徐拙有技能在手,所以直接用搟面杖就能做到,一如京城那些糖油餅店里的老師傅,拿著搟面杖“鐺鐺鐺”敲三下就是三道口子。

    要是平常人的話,還是用刀劃三下比較穩妥,省得敲不好導致面餅黏成一團。

    油溫七成熱,徐拙雙手托著面餅下入鍋中,等到面餅受熱后膨脹開來,再用長筷子給面餅翻一下,讓有糖的一面朝下。

    等到有糖的一面變成棗紅色之后,翻過來再炸另一面,然后撈出來放在瀝油架上控油。

    這時候,有糖的一面甚至已經有些微微裂開了,這是和面時候放油太多的緣故。

    “喲,這就開始了,我今天特意起早點來學呢……”剛炸好,郭興旺就湊了過來。

    他這股熱情勁兒讓徐拙心里一動,要不趁著這個機會……

    攛掇他跟著馮衛國學面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