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九百零七章 國民0食貓耳朵

美食從和面開始
     “嗯,我乖孫的手藝真棒,這糖油餅做得跟黑窯廠那家的味兒差不離,好吃,太好吃了。”

    老太太拿著糖油餅嘗了一口后,就忍不住的夸了起來。

    一旁的老爺子也連連點頭,顯然,徐拙做的糖油餅真是出乎了他的預料。

    這玩意兒說難不難,但是想做得非常地道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就比如老爺子,他最多把糖油餅做到好吃的地步,要說地道,那是萬萬達不到的。

    “確實不錯,小拙在面食上的天賦挺高,可不要浪費了。”

    徐拙給兩位老人端來了早上建國熬的黑米南瓜粥,還給跟過來的熊仔抓了一些小魚干。

    建國則是端來了幾樣小菜,這樣有粥有菜有餅,倒也挺豐盛的。

    徐拙剛回到廚房,油鍋旁邊正在忙活的郭興旺就驚喜的說道:“以前沒怎么關注過面食,沒想到這么好玩,往油鍋里一丟就迅速膨脹,太有意思了……”

    他這副沒見過世面的樣子,讓徐拙有點哭笑不得:“你們那就沒炸油條的嗎?”

    “有是肯定有的,但是誰沒事會關注那玩意兒啊?再說站一邊看跟下手做是兩種感受,這不一樣的。”

    說完,郭興旺麻利的把鍋里炸好的糖油餅撈出來放在瀝油架上控油,然后把搟好的油餅小心的放入了油鍋中。

    一邊忙活還一邊招呼曹坤他們來吃早飯,很有主人翁意識。

    看來,郭興旺對面食還真有一定天賦的,而且他也有興趣,雖然目的不太純,但是總歸有了學習面食的想法和動力。

    回頭可以再觀察觀察,假如他不是那種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就可以攛掇馮衛國收徒弟了。

    到底能學多少暫且不論,最起碼能了卻一下馮衛國的心愿。

    有時候,老年人閑下來不一定是好事,整天無所事事的,身心都會迅速衰老。

    只有給他找個事兒做,才能保持良好的身體狀態和心理狀態。

    當然了,這事兒不能著急,也不能貿然給馮衛國說,省得雙方彼此抗拒。

    畢竟收徒弟是需要有眼緣的,得對眼兒才行。

    閑著沒事,徐拙拿著手機,拍了段炸糖油餅的視頻發給了于可可。

    原本就是督促這丫頭別忘了吃早飯的,結果誰知于可可思路比較清奇,看完徐拙發的炸糖油餅,突然發來了一句語音。

    “昨天我看了個做貓耳朵的視頻,好像跟你這個做法有點相似,你能不能給我做點貓耳朵,我好想吃吖。”

    貓耳朵?

    徐拙因為剛剛一直在想馮衛國收徒的事兒,所以一聽到于可可說貓耳朵,就下意識的以為是山西面食中的貓耳朵。

    但是隨后看到于可可轉發來的視頻,他才明白過來,這丫頭說的貓耳朵,確切的說應該叫貓耳酥,是一種流傳度很廣的零食。

    不過貓耳酥這個稱呼太官方,大多數人還是習慣稱之為貓耳朵。

    貓耳朵一片一片的,總體呈不規則的圓形,上面是白色和咖啡色形成的圈圈,口感香酥,咸甜交織,吃起來別有一番風味。

    國內幾乎所有超市都有這種零食,有散裝的,也有精美包裝的,品牌更是多種多樣。

    “你怎么突然想吃貓耳朵了?零食吃多了可不好。”

    徐拙不是很想做,

    倒不是他懶,主要是沒技能。

    萬一做出來還沒超市里賣的味道好,這很讓人沒面子的。

    然而……

    “親愛噠,我真的真的真的好想吃貓耳朵,你給我做好不好嘛,么么噠。”

    徐拙無奈之下,只得答應了這個要求。

    “做就做,不過先說好,要不好吃可不能怪我。”

    于可可自然沒把這話當回事,因為徐拙做的美食,不管葷素冷熱,就沒有難吃的。

    等到所有糖油餅全都炸好后,徐拙離開廚房,到大堂里吃早餐。

    這會兒幾乎所有早班員工都到了,有幾個女孩兒已經吃完,這會兒正圍著熊仔拍視頻。

    畢竟這只豬仔是網紅喵嘛。

    徐拙坐下來吃飯的時候,熊仔立馬蹭了過來。

    它的小魚干已經吃完,所以想蹭過來再要點。

    其實剛剛徐拙給它的,足夠一頓飯的量了,奈何熊仔是只喂不飽的大橘。

    平時它除了睡覺,要么在吃東西,要么在纏著家人要吃的東西,反正閑不下來。

    徐拙抬手揪了一下這貨的耳朵:“喂你吃小魚干可以,但是你這貓耳朵得讓我吃掉,好不好……誒,你跑什么啊熊仔?”

    這只肥貓頭也不回的跳到了老太太懷里,任憑徐拙怎么喊都不再下來。

    嘖,可真是個戲精喵。

    “爺爺,你會做貓耳朵嗎?可可想吃了,但是我沒咋做過,怕做不好。”

    老爺子剛剛吃飯的時候被老太太數落了好幾句,UU看書 www.uukanshu.com堂堂國宴大師,在做糖油餅上居然還沒一個小孩子地道。

    這會兒正想辦法扳回一局,讓老太太見識一下他的手藝呢,沒想到徐拙突然送來了助攻。

    老爺子對貓耳朵還是很熟悉的,因為以前沒那么多零食,加上老太太年輕時候喜歡吃,他就花了一些時間,著實研究了一把。

    直到現在,各種貓耳朵的做法和花樣,他也一清二楚的。

    “這個很簡單的,等會兒吃完飯我就教你。”

    這話讓老太太懷里的熊仔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老爺子說完后還不算完,還湊到老太太面前獻殷勤:“你想吃什么味兒的?我回去的時候給你帶一些,說起這貓耳朵,差不多有十幾年沒做過了吧……”

    “誒?今天熊仔怎么了?渾身怎么直打哆嗦啊?”

    老太太有些不解,還以為是店里這會兒人多嘈雜,嚇到這只肥貓了。

    倒是徐拙知道咋回事,他笑著說道:“估計熊仔以為咱們要吃它的耳朵了,所以在害怕……”

    老太太一聽,生怕老爺子再跟徐拙討論這個,抱著熊仔先回去了,一邊走還一邊哄著熊仔:“別怕別怕,奶奶在呢,沒人吃你的耳朵……”

    走到門口的時候還扭過臉沖老爺子喊了一聲:“不用給我帶啊,我怕嚇到熊仔。”

    徐拙和老爺子對視一眼,然后同時嘆了口氣。

    人不如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