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九百零九章 你能不能給我炸點蝦片吖

美食從和面開始
     郭興旺對面食有興趣,讓徐拙很是喜出望外,看來馮衛國收徒弟那個任務真有希望了啊。

    不過假如馮衛國收郭興旺當衣缽傳人,那石磊呢?

    系統在這方面沒有任何提示,所以徐拙也猜不透后續的發展情況,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至于石磊不管是不是馮衛國的徒弟,這點兒其實并不重要,因為馮衛國一直對石磊都很好,石磊也一直喊馮衛國為爺爺。

    這種相依為命的爺孫關系,其實比師徒關系還牢靠一些。

    而且就憑馮衛國的這份精明,就算他收了別人為徒,也會把石磊安排得很妥當的。

    還是先把任務做完再說吧。

    “面食確實很好玩很有意義,不過我懂的不是很多,你想要學什么面食可以跟馮爺爺說說,他可是這方面的行家。”

    徐拙跟郭興旺說完后,就走到老爺子身邊,看他切貓耳朵。

    貓耳朵切的時候,刀切下去的速度和力道都有講究,因為標準的貓耳朵要一頭尖一頭橢圓,這全靠刀工來實現。

    當然了,假如不是凍得軟硬適中的話,刀工再好也白搭。

    切下來的貓耳朵要一片片散開平鋪擺放,免得化凍后這些貓耳朵會黏在一起。

    “爺爺,讓我來吧,我覺得我已經掌握切的要領了。”

    徐拙擔心老爺子身體累,所以就想把剩下的活兒接過來。

    老爺子也沒拒絕,把菜刀遞過來,然后站在了一邊。

    不過等徐拙開始切的時候,老爺子語重心長的說道:“這個看似簡單,但是想要切到位卻不是很容易,至少剛上手,是絕對……”

    他本想說是絕對切不好的,但是看到徐拙切出一片完美的貓耳朵之后,老爺子硬生生的把話改了過來。

    “是絕對要看天賦的,當年我也是一上手就會了,但是你爸的水平就差了點,練習了兩三天才算是掌握要領。”

    嘖,這話聽著總覺得有點假。

    徐拙也沒挑破,低著頭自顧自的切著。

    貓耳朵切的時候不光要照顧到形狀,還得盡量切薄一點,這樣炸出來口感才比較酥脆。

    而且這玩意兒放油鍋里之后會膨脹,畢竟里面有酵母的存在嘛,脹大一倍還是沒問題的。

    所以切的時候不要嫌薄,這玩意兒在油鍋里洗個澡就會胖起來。

    老爺子閑著沒事,開始和郭興旺擺放切好的那些貓耳朵。

    “切好之后,貓耳朵因為解凍的緣故,會稍稍有些濕潤,假如想吃芝麻味兒的,還可以在貓耳朵上面沾點芝麻粒。

    不過只能用生芝麻,因為熟芝麻放油鍋里之后一下子就糊了,炸出來會有股苦味兒。”

    老爺子一邊絮絮叨叨說著,一邊把這些貓耳朵往托盤上擺放。

    等到鍋里的油溫達到七成熱的時候,老爺子端著托盤放在油鍋上,然后向下一翻,再拍一下托盤,里面的貓耳朵就全都掉進了鍋里。

    在熱油的作用下,這些貓耳朵迅速膨脹,還稍稍有些卷曲,然后就變干變硬,逐漸漂浮在油面上。

    這個時候就可以撈出來控油了,因為再炸的話,會把紅糖的苦味兒激發出來。

    炸貓耳朵基本上就是這樣,不需要長時間的油炸,速度很快。

    當然了,速度快是建立在油溫高的基礎上。

    假如油溫低的話,炸出來的貓耳朵不僅油,甚至還會粘在鍋底,最后把整鍋油都弄得滿是苦味。

    貓耳朵撈出來放在一個筐里控油,郭興旺湊過來捏著嘗了一個,立馬對老爺子豎起了大拇指。

    “徐爺爺您手藝真沒的說,比我二爺強多了。”

    郭興旺的二爺就是郭樹英,他用這話恭維老爺子效果不錯,老爺子臉上立馬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逼王嘛,什么時候都得端著架子,但是別人夸的時候又不能不回應,所以就用這種淡淡的笑容來敷衍一下。

    意思很簡單:基操而已,勿六!

    貓耳朵的味道很好吃,入口香酥,甜咸交織,而且還有股五香味兒。

    這種怪味兒光看文字會讓人很抗拒,但是吃了之后就會發現,真挺讓人欲罷不能的。

    不愧是天南海北的人都喜歡的國民零食,果然不同凡響。

    不過今天上午老爺子只是教學,所以就準備了這一種口味。

    徐拙打算趁著沒事,多開發幾種口味,并且讓店里的員工進行試吃和評價,選出幾種比較典型的口味,作為網店的主打零食進行宣傳。

    不過這事兒不能急,得等一切都搞定之后再說。

    要是這會兒透露出徐小廚的事兒,說不定商標就被人搶注了。

    除了商標之外還得設計包裝和網店風格,搭建網絡銷售的渠道,不是一時半會就能完成的,得有點耐心才行。

    貓耳朵炸好后,老爺子沒多停留,就帶著一包回去了。

    下午,徐拙閑著沒事又炸了另外幾種口味的貓耳朵,打包后又帶上十來只甜皮鴨,開車去了林平市。

    之所以趁著傍晚去林平市,自然是為了過夜……

    咳,是為了多陪陪于可可,畢竟又快期末考試了,這丫頭的學習壓力很大,所以得放松一下。

    到了林平市之后,徐拙先去了一趟川味小館,讓魏君明嘗了嘗甜皮鴨,UU看書 www.uukanshu.com 然后又在那里跟于可可孫盼盼李浩等人吃了頓晚飯。

    大家對甜皮鴨的味道很喜歡,得知以后會在網上賣,迫不及待的就想下單買。

    而周雯也表示上線的時候會拍一期試吃的直播,幫徐拙打廣告。

    晚上,林平市某五星級酒店中,剛剛洗過澡的于可窩在沙發上,一邊吃著美味可口你貓耳朵,一邊聽徐拙講著制作過程。

    當徐拙說到貓耳朵的油炸過程跟蝦片很相似,也是下進油鍋就膨脹的時候,這丫頭又有了新的想法。

    “那你能不能給我炸點蝦片吖?”

    徐拙:“……”

    媽蛋我剛剛直接上床睡覺多好,跟這丫頭顯擺什么做法啊,這不是沒事找事嘛?

    于可可見徐拙沒答應,委屈巴巴的放下手中的貓耳朵,還裹了裹半敞著的睡衣。

    “人家最近忙著復習好累的,腦袋整天都是嗡嗡的,唉,也沒人心疼,抱抱可憐的自己……”

    這副小可憐的模樣,看得徐拙不由一嘆。

    “好啦好啦,明天給你炸,反正我明天不回去,在這也沒啥事兒。一個蝦片而已,你至于這樣嘛?”

    于可可笑嘻嘻的鉆進了徐拙的懷中:“我就知道我親愛的老公對我最好了吖,不過……你會做蝦片嗎?”

    “不會。”

    徐拙捏了片貓耳朵塞進她嘴里:“不過……干爹肯定會,讓他教我就行了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