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九百一十九章 折騰人的1道菜

美食從和面開始
     “馮爺爺,您又跟趙爺爺搗鼓什么呢?兩天沒見您來酒樓了。”

    聯合會的事兒,其實徐拙都沒怎么管過,都是趙金馬和馮衛國在負責。

    趙金馬原來就是烹飪協會中原分會的會長,而馮衛國則是烹飪協會山西分會的會長,兩人管聯合會倒是輕車路熟。

    而且當時兩人管理烹飪協會的分會時候,因為官僚作風等方面的問題,一直放不開手腳,甚至在有些方面還會受到掣肘。

    所以現在好不容易管理了一個全新的協會,不再有之前的那種糟心事,所以兩人都很提勁。

    從規章制度到各項守則,全都規劃得一清二楚的。

    甚至連會員單位的各項權利義務也都寫得明明白白。

    所以馮衛國經常因為聯合會的事兒不來酒樓,今天徐拙打這個電話,其實也是趁著老爺子問起來,看看兩人是不是又有什么大動作了。

    結果……

    “我在家琢磨著怎么做蔥燒海參呢,聯合會有人說我連蔥燒海參都不會做,沒資格當副會長,我就練習一下做給他們看看。”

    這群老人有時候跟小孩子一樣,別人隨便說一句話就會上頭。

    副會長是會長任命的,跟會做什么菜有個毛的關系?

    再說蔥燒海參是魯菜的名品,雖然中原的廚師厚著臉皮把這道菜當成中原的代表菜,但是大家都清楚這道菜的根源。

    所以這幾年,中原的廚師不再提蔥燒海參的事兒了,就算提,也會把名字改成大蔥燒海參,突出跟魯菜的區別。

    就這種前提下,還有人把蔥燒海參當成中原廚師的驕傲,甚至還拿它當成攻擊馮衛國的武器。

    臉真大!

    有本事自己也做出一道媲美蔥燒海參的菜啊,躺在前人的余蔭下居然還生出優越感了。

    怪不得中原菜會沒落和倒退,有這種人在,哪怕退回到茹毛飲血的時期也不足為奇。

    天天就會玩一些勾心斗角的手段,看馮衛國是副會長了就眼紅,也不想想,剛開始要沒馮衛國搭這個框架,聯合會能發展這么好嗎?

    想到這里,徐拙心里不自覺冒出一股無名火。

    “馮爺爺,這話是誰說的啊?一個蔥燒海參而已,我替你比賽就行了,等比完之后,我再跟他們算賬!”

    徐老板好歹也是創始人呢,也是監事會的一把手,想報復一個飯店簡直太簡單了。

    甚至他根本不用出手,監事會的那些無所事事的理事,就能把那家店給扒光。

    雖然聯合會只是一個民間團體,沒有任何執法權和處罰權,但是在這個人情社會,根本不需要做什么太多的動作。

    一個簡單的孤立,就能讓飯店老板手足無措。

    “人家只是跟我開玩笑呢,你不用當真,這種【零零看書00ks】事你又不是不知道……”

    徐拙的關心讓馮衛國挺感動,這孩子真是長大了,一兩句話就能猜到發生了什么。

    徐拙確實知道,當時那道牡丹燕菜的賭局,不就是那些人“開玩笑”的結果嗎?

    現在這些人有故技重施,想要拿走馮衛國副會長的職位,這些老頭對名利咋就這么看重呢?

    看重名利不是壞事,你只要有本事,哪怕直接出道當明星呢也沒人攔著。

    但是屁本事沒有,

    只會玩一些下作的手段,徐拙真挺鄙視這種人的。

    上次新店考驗的任務完結后,系統獎勵了蔥燒海參的技能,又可以正大光明的用出來了。

    不過這次,徐拙不會跟上回那樣不了了之,而是得立個規矩,不然動不動一個老頭要拿自己擅長的菜品比試,這誰受得了?

    而且到時候讓周雯和老孟都過來做直播,給這次叫囂著要比賽蔥燒海參的人來個公開處刑。

    只要你不怕丟人,不怕被人罵,那你就來。

    徐拙把車鑰匙扔給郭興旺,讓他開車去把馮衛國接來,然后就像模像樣的向老爺子請教蔥燒海參的做法。

    “我以前看過不少視頻,也偷偷做過,您就給我講一下要注意的事項就行。”

    徐拙先透露出他會做蔥燒海參這一事實,然后再虛心向老爺子討教一下做這道菜的高招。

    這樣一來,再用出B級招牌技能就理所當然了,而且還能讓老爺子面上有光。

    至于替馮衛國打臉,那根本就是捎帶手的事兒,沒任何壓力。

    老爺子有些意動,完全沒想到最近不來四方酒樓,徐拙居然又把蔥燒海參學會了。

    既然如此,那就指點一下,讓他幫馮老弟出出氣。

    “蔥燒海參這道菜,要想講究的話,還真挺講究的,反正今天沒啥事,我就給你說道說道。”

    蔥燒海參是魯菜的當家菜,甚至可以說是魯菜的頭牌。

    整道菜秉承著魯菜“食不厭精,UU看書 www.uukanshu.com 膾不厭細”的主旨,這個主旨簡要來說就兩個字——折騰。

    原本就是用蔥把泡發好的海參燒一下這么簡單,但是讓魯菜師傅這么一演繹,原本簡單的步驟,就變得非常折騰了。

    首先是炸蔥油,蔥燒海參是要用到蔥油的,而且還不止一次,從開始燒到臨出鍋,要用到三次蔥油,可以說是整道菜的靈魂所在。

    而蔥油也不是簡簡單單把蔥段扔油里炸香就行了,這里的要求也很多。

    就拿油來說,要用豬油雞油花生油按照1:1:1的比例混合而成的油來炸才行。

    這里面,豬油是用來增香的,雞油是用來增鮮的,都有各自的作用。

    另外蔥燒海參用的蔥段,也不是直接放在這混合油中炸,而是先把混合油炸成蔥油,再用蔥油來炸蔥段。

    單這一點,就已經把折騰二字展現得淋漓盡致了。

    另外炸好的蔥段,還得放進雞湯里上鍋蒸,這樣蔥香味兒和鮮味兒才更足,吃起來口感才更好。

    相對于其他菜品來說,這道菜真算是蔥生巔峰了。

    至于海參更講究,光一個泡發就得兩天以上,泡發好清洗干凈,然后用雞湯焯一下,這才可以用蔥油和高湯燒制。

    發展到現在,其實蔥燒海參這道菜出現了好幾種流派,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大汁大芡和小汁小芡兩種。

    “爺爺,啥是大汁大芡和小汁小芡啊?有啥區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