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九百二十章 要玩就玩1場大的

美食從和面開始
     “小汁小芡其實就是蔥燒海參的原始做法,做菜的時候不勾芡,湯汁的粘稠全靠海參中的膠質來實現。

    所以這種做法湯汁得少一點才行,太多的話就把海參燉沒了。在這道菜中,湯汁也就起個點綴作用。

    至于大汁大芡,則是蔥燒海參的做法流傳到京城后,有位前輩改良的。

    他用勾芡的方式讓這道菜充滿湯汁,不僅吃起來口感更好,而且改可以拌飯吃,比較實用。”

    徐拙沒想到,這里面還真挺有講究的。

    認真感受一下系統給的做法,徐拙覺得應該屬于小汁小芡流派,也就是原始做法。

    因為他有把做法從頭到尾感受了一遍,也沒看到勾芡的步驟。

    這么看來,狗系統應該算是烹飪界的復古派了。

    不過什么流派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得好吃。

    一道菜,不管吹得多天花亂墜,典故多么精彩,傳說多么離奇,一旦脫離了好吃這個前提,那就離失傳不遠了,至少名聲也會臭大街。

    比如扔到地上連狗都不聞的某不理包子,就是個典型例子。

    當然了,蔥燒海參這道菜,能夠從名菜眾多的魯菜中殺出來,自然有真本事的。

    反正徐拙對老爺子和徐文海做的蔥燒海參,一直都念念不忘,一段時間不吃就想的慌。

    特別是泡發得恰到好處的海參,放嘴里輕輕一咬,Q、彈、軟、糯四種感受,就立馬在口腔中一一呈現。

    海參其實跟木耳一樣沒有任何味道,所以這道菜的另一個要點就是調味兒。

    好的廚師,不僅把海參的味道調得咸淡適中蔥香濃郁,甚至還能做出復合型的味道。

    比如老爺子,做的蔥燒海參就是典型的甜咸口的,吃起來特別帶勁。

    另外一點就是,做蔥燒海參這道菜,不管哪個步驟,都不能放花椒大料之類的香料。

    一旦放了,這份蔥燒海參,就約等于殘次品,至少在徐家逢年過節的餐桌上,以及徐家酒樓的后廚,是不允許這種做法出現的。

    老爺子正聊著的時候,馮衛國和郭興旺走了進來。

    剛進后廚,馮衛國抽抽鼻子,有些驚訝的看著老爺子:“徐大哥,你是不是做棗莊辣子雞了?

    這味兒真是絕了,十幾年前吃過一次,到現在我還記著呢,一聞就饞得我雙腿直打哆嗦……”

    嘖,這馬屁一拍,讓徐拙和關俊杰都有些汗顏。

    高手,這真是高手。

    老爺子頓時眉開眼笑的問道:“跟誰置氣呢?用不用我幫你出氣?就省城這些老家伙,全捆在一起也罵不過我。”

    徐拙翻了個白眼,人家要比拼廚藝,誰跟你罵架呢?

    不過說實話,弄聯合會的時候老爺子從頭到尾就沒過問過,這才給了那群老頭搞事的信心。

    不然就老爺子這脾氣,誰敢吱一聲,他立馬堵在對方飯店門口罵,一直罵到對方服軟才算完。

    早些年,餐飲行業發展比較野蠻,老爺子其實并不擅長罵架,他更喜歡打架。

    不少同行都被他揍過,光老太太都從派出所把老爺子撈出來好幾次。

    畢竟是敢在國宴后廚跟人動手的狠人,省城這些同行就更別提了,哪怕沒被他打過,也被他罵過。

    比如萬年老二趙金馬那個趙老二的稱呼,

    就是他一遍遍叫響的。

    不過步入老年后,老爺子的脾氣其實改了不少,特別是最近兩年,徐拙努力上進,他跟于培庸也重修于好,幾乎沒怎么發過脾氣。

    “殺雞何用宰牛刀,讓小拙來就行,這種事不用徐大哥出場。”

    馮衛國客氣兩句,然后扭臉沖徐拙問道:“小拙,蔥燒海參真能做得出來?”

    “能,馮爺爺,您只管去跟他們約,要是我輸了,我甚至可以把我這個監事長的位置讓出來。”

    打賭嘛,肯定得有賭注,所以徐老板又不要臉的把他這個監事長的位置,當成誘餌掛了出來。

    嗯,看你們心動不心動。

    蔥燒海參這道菜應該還有A級,不過根據徐拙做牡丹燕菜的經驗,這個級別的菜,估計也就老爺子這類國字頭的廚師能夠做出來。

    中原這種地方菜系,應該是沒人可以的。

    而且就算有人能做出來也只能是趙金馬,肯定不是那些好高騖遠貪圖名利的人能行的。

    所以,徐拙才敢說這種大話。

    馮衛國剛猶豫要不要玩這么大,旁邊的老爺子就一拍大腿,開始起哄了。

    “就這么辦!快元旦了,正好培庸老戴老鄭他們都會來這邊小聚,干脆就讓他們當評委,省得那些人玩什么彎彎繞。”

    也不知道老爺子是看不上那些對手,還是對徐拙格外自信,反正他說完之后就開始打電話通知于培庸他們。

    這群廚師個頂個都是國字頭的,UU看書 www.uukanshu 比省城的廚師分量高一截,所以由他們當評委,自然再好不過。

    馮衛國沉吟片刻,苦笑著說道:“形式搞這么大,我現在都擔心他們到底敢不敢應戰了。”

    “不敢應戰就在自己臉上畫兩只王八在各自飯店門口站仨小時,這樣算認輸。

    不然就接著來,想比就比,想不比就不比,他們以為自己是誰啊?這聯合會是他們家的啊?”

    老爺子這無賴勁兒一上來,馮衛國也不再多說什么,甚至有些同情那幾個老頭了。

    唉……惹誰不好,偏偏招惹這尊無所事事的瘟神,你們自求多福吧!

    就這樣,在趙金馬的組織下,在聯合會的協調中,這次比賽算是定了下來。

    徐家酒樓提供比賽所需的全部食材,趙記私房菜提供所用的廚具設備。

    至于調料,則是被陳桂芳以廣告位的形式賣出去了,所得收入全部歸聯合會所有。

    嗯,反正是要直播的,這錢不賺白不賺。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就到了12月底,于培庸、鄭光耀、戴震霆、田承潤、袁德生、季文軒、郭樹英這七位老人陸續來到省城。

    另外于長江和龐麗華以及于家老太太也跟著來了,女婿要上陣比賽,他們自然得過來加油。

    而于可可孫盼盼周雯李浩更是冒著缺課的危險,和魏君明姚美香以及崔勇等人來省城湊熱鬧。

    12月31日,比賽正式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