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九十二章 1張口就是老陰陽師了【2合1大章】

美食從和面開始
     “小拙,今天這場比賽可不比上次的牡丹燕菜,這次出手的可是上次那些的師父,你有信心嗎?”

    剛到舉辦比賽的酒店禮堂,張升就迎了過來。

    上次比牡丹燕菜的時候,張升故意放水、用銀耳充當牡丹花的做法讓徐拙印象深刻,所以就邀請他加入了監事會。

    自己人嘛,就得多照顧點。

    其實不光張升,連蔣大彪現在也被認命為監事會的監察組副組長,從被人欺負的外地老板,搖身一變成了欺負人的角色。

    徐拙沖張升笑了笑說道:“沒事,這幾天我爺爺一直在突擊教我,問題應該不大。”

    張升一聽,這才放心下來:“有你爺爺指導,哪怕只是突擊指導一下,也是絕對沒問題的。”

    其實突擊教個屁啊,自從確定比賽日期之后,徐老板就借口準備比賽,回家把新買的《使命召喚16》的劇情模式給玩通關了。

    而酒樓后廚,則是全盤交給了無所事事的老爺子來管理,硬生生體驗了一把偷得浮生多日閑的樂趣。

    不過別人都不知道這一茬,昨天在酒樓舉辦的歡迎宴上,當徐拙頂著黑眼圈出現的時候,立馬讓一眾長輩心疼得不行。

    連不明真相的于可可,都以為自己男人在家廢寢忘食的練習廚藝呢。

    這就是立人設的好處,就算偶爾放縱一把也沒多大關系。

    當然了,徐拙敢這樣玩兒主要還是技能到手的緣故,不然他可不會這樣放肆。

    好歹現在也是名人,他可是知道人設崩塌會帶來多大的影響。

    會場布置得很不錯,畢竟有贊助商嘛,而且直播平臺也出了錢,勢必要把這次的烹飪比賽打造成一場年末盛宴。

    今天到場的人很多,一些名氣大的自媒體,直播平臺的工作人員,還有以老孟為主的一群主播。

    另外,聯合會的主要人物、參賽選手的家屬以及徒弟、還有各個飯店過來捧場的廚師長等,熙熙攘攘的坐滿了整個禮堂。

    而那幾個和徐拙同臺競技的老人,都穿著潔白干凈的廚師服,頭上戴著兩尺多高的廚師帽,看向徐拙的目光滿是不屑。

    當然了,這種人說漂亮話還是很拿手的,見到徐拙去檢查廚具灶具,趕緊往這邊走兩步,陰陽怪氣的跟徐拙打招呼。

    “小徐啊,你可是廚師世家出身,年少有為,我們這群老家伙真不是對手,等會兒比賽你可不能下死手啊,咱們切磋為主……”

    這話就太假了,要不是徐拙拿監事長的位置當賭注,他們會同意比賽嗎?

    徐拙還沒回應,老爺子就湊了過來。

    “咋的?你們這是要主動認輸嗎?認輸也沒事,不丟人,畢竟跟你們比賽的可是我孫子,你們比不過很正常,可以理解。”

    對付帶陰陽師,自然還得老爺子來比較好。

    他這話一說出口,那幾個老頭頓時有種吃了蒼蠅的感覺。

    然而老爺子卻沒停下來的意思,繼續說道:“真羨慕你們幾個,跟孫子輩兒的人同臺競爭也不臉紅,還一臉的洋洋自得,這點我是真不如你們啊……”

    幾人悻悻走開,沒了說閑話的心情。

    田承潤從后面拍了一下老爺子:“你現在說話怎陰陽怪氣的?這不是以大欺小嘛。”

    老爺子是國字頭的廚師,而對方幾個老頭都只是省城有名的廚師,根本不是一個數量級的。

    不過老爺子一向是個不吃虧的主,有人在他孫子面前陰陽怪氣的說怪話,他自然不會答應。

    而且這群人做菜比不過他,做生意也比不過他甚至就連打架也是手下敗將。

    這種情況下對方還主動跳,這不是找罵嗎?

    “我這叫走陰陽師的路,讓陰陽師們無路可走……老田,等會兒你做評委公平點,別胡來,我相信小拙的手藝。”

    田承潤點點頭:“放心吧,我們知道該咋做。話說你真不坐臺上啊?咱們八個一塊兒多好啊,你干嘛非得拒絕當這個評委?”

    “我這是避嫌嘛,好了,我先坐回去了,小拙,好好加油,別給那幾個老東西留面子。”

    說完,老爺子瀟灑的回到了臺下,跟馮衛國魏君明等人坐在了一起。

    這次不光老爺子避嫌,連魏君明也因為是徐拙干爹的緣故,沒有當這個評委,選擇坐在臺下觀看。

    而其他人雖然很想坐在評委席上,但是看看現在坐著的那七位國字頭的泰山北斗,不自覺就熄了這份念頭。

    國家級廚師和省級廚師,中間有著一道不可逾越的鴻溝,可不是靠年齡大臉皮厚就能彌補上的。

    所以到比賽開始的時候,評委席也就于培庸等七人,而鄭光耀因為歲數最大,被推選為了主評委,田承潤口才好,是評委團的發言人。

    比賽開始后,趙金馬先是說了一堆套話,又介紹了七位評委的來頭,順便還跟直播間里的粉絲打了個招呼。

    今天也是老趙的高光時刻,至少有幾十萬人在看他講話,所以不自覺就來勁了。

    接下來,他又講了這次的比賽的規則,至于原因和賭注則是沒提,畢竟大家都要臉嘛,勾心斗角得事兒自然不會往外透漏。

    上午九點半的時候,比賽正式開始。

    灶具廚具已經安排到位,接下來開始發放食材。

    每個人都發兩根章丘大蔥和十幾個泡發好的海參。

    另外每人還有一盆雞湯和一小盆豬骨高湯,其他的豬油雞油以及白糖食鹽生抽老抽之類的調料,全都有,而且分量充足。

    當鄭光耀宣布正式開始的時候,徐拙立馬架上炒鍋,開始熬蔥油。

    其實剛開始,徐文海是打算把蔥油一塊兒提供了,但是被徐拙給拒絕了。

    這道菜的靈魂就是蔥油,主辦方直接提供的話還有個屁的意思?

    而且徐拙學到的炸蔥油的方式跟徐家酒樓現在的稍有不同,所以為了菜品質量,為了能夠讓對方輸的心服口服,還是選手自己炸蔥油比較合適。

    炸蔥油雖然都是把蔥切段扔進油鍋里炸香,但是具體的區別還是有的。

    比如徐拙,他把豬油雞油和花生油按照比例放進鍋里開小火慢慢熬上之后,就開始準備熬蔥油的食材蔥根。

    對,熬蔥油不光要用蔥段,還得用帶著根須的蔥根,洗凈后切開放鍋里熬,蔥香味兒會更加濃郁,而且還不容易揮發。

    這是系統技中帶的技能,老爺子也隱晦的提過,但是沒細講。

    徐拙把兩根大蔥的根須放在水中反復清洗,直到洗掉了泥土的顏色,這才用刀切下來。

    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切掉后再洗,蔥味兒會被水洗掉。

    洗凈后,徐拙把蔥頭切成片放在盤子里備用,然后將大蔥的干蔥葉剝開。

    蔥白部分切掉放在一邊,剩下的青色部分和嫩一些的蔥葉,則是切成段,和蔥根放在一起,炸蔥油用。

    除此之外,徐拙又挑了幾棵香菜,帶根洗凈后和蔥根放在了一起。

    臺下的老爺子一看,立馬舒了口氣:“這孩子,一上來就欺負人,這點不好,你好歹給人家個念想啊?”

    于可可有點沒聽懂這話:“徐爺爺,啥意思?這就贏了?”

    她這話一問出來,旁邊的姚美香等人也全都豎起了耳朵。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現在徐拙就是切個蔥根洗了兩棵香菜而已,她們真沒看出這有啥可開心的。

    “勝負還早著呢,不過他們幾個,就小拙使用蔥根榨油,其他人都只用了蔥段。

    而且他們幾乎都放了八角香味來增香,而小拙則是用香菜,這操作比他們高明一大截。”

    魏君明今天只當觀眾,加上身邊坐著好幾個不懂廚藝的家屬,干脆就小聲開始解說,給于可可孫盼盼姚美香陳桂芳龐麗華等人解惑。

    最后,老爺子總結似的說道:“做蔥燒海參,最忌諱的就是放香料,那幾個老頭一開始就犯了大錯。”

    對于那幾位手下敗將的敗將,老爺子根本不屑點評。

    徐拙把炸蔥油的食材準備好之后,鍋里的油也冒起了裊裊青煙。

    豬油和雞油已經徹底融化,油溫也逐漸上來,可以開始炸了。

    他把蔥葉蔥段蔥根和香菜放進了油中,趁著這時候,他看了看幾位對手的操作,然后就放心了。

    幾位對手,沒人用混合油,除了倆用豬油的之外,其他人都選擇了植物油,甚至還有一位用的是進口橄欖油。

    大哥,這是炸蔥油啊,你用橄欖油干毛?

    準備拼價格還是拼養生啊?

    所以看了兩眼后,徐拙就放棄了,低頭盯著鍋里的蔥油,做出一副專心致志的樣子。

    于培庸等人自然是滿臉輕松,所以這就形成了一個很詭異的場面。

    大家沒人說話,但是徐拙和評委的表情都很放松,甚至還略略有些不屑。

    懂的人自然會懂,但是直播間里的那些人就……

    “臥槽這是啥意思啊?來個20厘米長的給解釋一下唄。”

    “對啊,看得我一頭霧水,徐老板也沒做啥啊,怎么就感覺勝券在握了呢?”

    “現在段位低都看不懂做飯了,這可如何是好?”

    ……

    炸蔥油不能著急,一定要小火慢炸,這樣才能把蔥香味兒徹底炸到油中。

    等待的時候徐拙也沒閑著,他把海參挨著檢查了一遍。

    這海參的品質屬于中上,泡發得中規中矩,沒啥大問題,不過要讓徐拙來的話,他會泡發得比這個稍微小點,這樣吃著才更有肉感。

    不過飯店嘛,都追求個頭,發海參自然也遵循著越大越好的特點。

    鍋里的蔥變成金黃色、蔥葉逐漸變干之后,徐拙用筷子把鍋里的香菜撈了出來。

    增香的目的已經達成,再炸下去香菜的味道就會壓著蔥香味兒,所以這會兒得把香菜撈出來,不能讓它壓了大蔥的味兒。

    又差不多過了六七分鐘,等鍋里的蔥全都炸成了金黃色,徐拙拿個干凈無水的盆,把細網篩放上面,然后端著鍋里的蔥油倒了進去。

    炸蔥油的步驟就告一段落,不過炸蔥油的這些殘渣還不能扔,得留著焯海參用。

    接下來,徐拙把炒鍋清洗干凈放在灶上備用,然后開始切蔥段。

    這個蔥段是搭配海參的,所以不僅長短有要求,粗細最好也一致。

    而且在切之前,得用廚房紙把大蔥表面的水分徹底擦干,然后再根據海參的長度來切蔥。

    具體的標準是,蔥段最好是海參長度的三分之二,位置則是越靠近蔥根越好。

    因為越靠近蔥根,大蔥的結構就越密實,烹飪的過程中越不容易散開,更容易留住香味兒。

    每一根蔥段的長短都要一致,而且切口要平,蔥身表面也不允許打花刀。

    至于蔥段的數量,一般都是和海參對等的,一根海參配一根蔥段,這樣吃起來才最完美。

    不過多一點嘖無所謂,千萬別少了。

    因為海參那么貴,想一口氣吃過癮可不容易,但是蔥的價格就便宜多了,做蔥燒海參多放點蔥,就能實現……

    海參自由。

    蔥段切好后,鍋里倒入量稍微多點的蔥油,燒熱后調小火,然后把蔥段放進去開始煎。

    用蔥油煎蔥,有種原湯化原食的奧妙,這體現了老一輩廚師的細致和講究。

    當然了,這種操作在很多人眼中也是多此一舉。

    但是烹飪這門藝術,本就挺復雜的,不然大家直接吃一種食物就行了,干嘛還挖空心思做花樣呢?

    煎蔥不能著急,也不能用鍋鏟和勺子頻繁的去翻動。

    想要給蔥段翻面,直接端著鍋晃幾下就行,這樣才能讓蔥段更加完整和美觀。

    煎蔥的時候,UU看書.uukanshu.com 徐拙看了看其他人,發現他們已經做完了這一步。

    應該是剛剛炸蔥油的步驟,這幾位對手提前把蔥段做出來了。

    這是一種討巧的手段,或許應付普通人沒問題,但是想要糊弄臺下的七位評委,卻不是那么容易的。

    “小拙挺穩健的,現在看來,他贏面很高。”

    鄭光耀捋著胡須,表情輕松的和于培庸聊天。

    旁邊的戴震霆卻沒有放松:“現在還不是高興的時候,小拙的做法雖然夠嚴謹,但是最終的勝負還是在調味上,不能掉以輕心。”

    于培庸點點頭:“對,不能掉以輕心,而且等會兒你們不要偏薄,雖然我很希望小拙贏,但我更愿意他輸一場。”

    “為什么?”

    “輸一場,才能讓他的心更踏實,更沉穩。不過……要是這幾老頭做得真不像話,那就讓小拙當冠軍,順便運作一下,讓他成去揚州講課。”

    “講課?”

    “對,要是小拙這次贏得漂亮,我就讓他成為揚州大學烹飪學院的客座教授……給他加點擔子!”

    明天去鄭州復查,順便檢查耳朵,再做個甲溝炎手術,所以今天趕時間,發成了二合一章節,復查期間,我盡量更新,等回來后開始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