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九百二十二章 蔥燒海參

美食從和面開始
     “客座教授?這……能行嗎?”

    “這有什么不行的?小拙有廚藝有名氣,年輕帥氣,是眾多學子的榜樣,他擔任客座教授的話,對招生宣傳極為有利。”

    其實這年頭,聘請一些年輕人當客座教授已經屢見不鮮了,徐拙完全夠格。

    而且于培庸這么安排,還有別的目的。

    省城的這群老家伙不是老欺負徐拙年輕嗎?那就給徐拙一個這群老頭夢寐以求的榮譽,看他們以后還怎么倚老賣老。

    嗯,別看于培庸平時跟個好好先生一樣,其實真玩心眼耍手段,他不虛任何人。

    比賽繼續,徐拙在煎蔥的時候,給蒸鍋里接了點水,放在旁邊的灶上開始燒。

    蔥段煎得外表金黃香味四溢的時候,就關火出鍋。

    拿個小盆,用筷子把鍋里的蔥段一一撈出來,然后倒入沒過蔥段的雞湯泡著。

    蒸鍋里水開后,徐拙放上籠屜,把雞湯泡著的蔥段放上去開始蒸。

    這一步,主要是用雞湯吊出蔥段的鮮香味兒,使得蔥段吃起來更加美味可口。

    接著,徐拙把目光對準了旁邊放著的海參。

    忙活這么久,終于輪到正主了。

    他先把鍋里的蔥油倒出來,等會兒做海參就用這個油。

    然后徐拙把剩下的雞湯倒進鍋里,放入第一次炸蔥油過濾出來的殘渣,再淋入一大勺黃酒,用大火開始燒。

    上好的清雞湯,上好的黃酒,再配上滿是蔥香味兒的干蔥,結果只是給海參焯水……

    這就是魯菜的奢華之處。

    這種做法,別說海參了,哪怕隨便在海邊捏倆貝殼扔進去,味道都不會太差。

    “小拙居然還會用這種方式給海參提鮮,真是出乎預料,怪不得他一直那么篤定呢……”

    魏君明臉上帶著笑意,這孩子現在真是越來越讓人驚喜了。

    “這不都是徐大哥教的嘛,小拙天賦高,再加上徐大哥的指點,絕對能一飛沖天。”

    馮衛國的彩虹屁讓老爺子眉開眼笑,不過他也有些驚詫:“我那天沒說這么細啊,還是這孩子的天賦高。”

    另一邊,來打著看熱鬧旗號的崔勇和蔣大彪坐在一起,兩人瞅了半天也沒發現有啥精彩的,反而有些沉悶。

    但是臺上臺下的老頭們,要么一臉凝重,要么滿臉開心,顯然是看出了什么門道。

    “老蔣,你能看出徐拙老弟到底是輸是贏嗎?這瞅半天了,啥門道都沒看不出來,反而眼皮一直在打架,你說這愁人不愁人。”

    就像去聽一場西方的歌劇一樣,不知道唱的啥玩意兒,也不知道該什么時候鼓掌,關鍵還得做出一副看得入迷的表情。

    這實在累人。

    聽崔勇這么一說,蔣大彪也不裝了。

    “看不懂就看不懂吧,徐老弟邀請咱過來也不是現場教學的,咱沒必要關注這個。”

    崔勇一愣:“那關注啥?”

    蔣大彪指了指臺上另外幾個做菜的老頭:“關注他們唄,等會兒咱倆給他們喝倒彩,這群老東西總想踩徐老弟兩下,你說咱這當哥哥的能同意嗎?”

    崔勇揉揉眼:“你要說這個,那我可就不困了。”

    這事兒崔勇自然是擅長的,甚至比蔣大彪還擅長。

    兩人全神貫注的盯著臺上,

    尋找著喝倒彩的時機。

    臺上那幾個正端著大師架子做菜的老頭,沒由來的渾身一哆嗦,有種被猛獸盯上的感覺。

    鍋里的雞湯燒開后,徐拙沒有立即往里下海參,而是又等了兩分鐘,這才把整個的海參一股腦的放入鍋里。

    之所以這樣,是為了讓干蔥的味道徹底浸入雞湯中,另外也防止雞湯有異味,所以先讓黃酒揮發一下,把異味帶走。

    做蔥燒海參,有人喜歡給海參改個刀,比如現在,跟徐拙比賽的幾個老頭,有切成絲的,有切成條的,還有改成滾刀塊的。

    改刀的好處是方便入味,擺盤時候能擺出更多花樣,吃的時候也比較方便。

    只不過一旦改刀,就少了海參的那種貴氣。

    蔥燒海參作為一道高端菜,吃的不僅僅是海參的味道,同時也是一份豪氣。

    過去能吃得起海參,那都是妥妥的貴人。

    貴人吃海參就得整個的吃,切開吃就顯得太小家子氣了,不符合貴人的氣質,所以傳統做法中,蔥燒海參都是整個。

    但是現在的廚師,總喜歡玩個花樣,再加上飯店里也喜歡降低成本,就逐漸流行切開做了。

    這樣既顯得分量足,又方便制作,還能在擺盤上玩創意,一舉多得。

    但這樣,卻丟掉了蔥燒海參這道菜的標簽和特質,從而顯得不倫不類。

    每道菜,其實都有屬于它的標簽,光聽名字,就能喚起心底對這道菜的印象。

    有的家常,比如酸辣土豆絲和番茄炒雞蛋。

    有的清新,比如龍井蝦仁、松仁玉米、蓑衣黃瓜。

    還有的聽名字就很耗費功夫,比如文思豆腐、九轉大腸等。

    但是,當某一道菜標簽被撕掉,對于這道菜來說,也就意味著失去了精髓和文化方面的氣質。

    擱在平時,這些虛頭巴腦的東西不用去考慮,人家來飯店吃飯也不是悲春傷秋的,不會想那么多。

    但是今天在座的七位評委,對這方面可是很在乎的。

    到了他們這個境界,金錢名聲已經沒啥追求的了,只想把中餐傳承下去。

    這個時候你玩花樣搞創新,他們會給高分嗎?

    烹飪比賽,本就是個看人下菜碟的事兒,做菜的時候不光要考慮色香味,還得考慮評委的接受程度。

    假如評委席上都是廣東人,你上來二話不說就做一道歌樂山辣子雞,讓評委從辣椒堆里扒雞丁吃,他們會給高分嗎?

    所以徐拙看到那些老頭切海參,心里莫名有些輕松,不過隨即又有些感傷。

    大家都喜歡說傳承,上次聯合會上,這幾個老頭也都做了關于傳承的發言,但是卻沒人真正重視。

    他們最多是給自己找個衣缽傳人,讓人傳承自己的手藝,卻沒人通盤考慮整個行業的傳承問題。

    就拿蔥燒海參這道菜來說,省城的這幾個老頭已經把給海參改刀當成了習慣,他的徒弟們自然也會跟著學。

    發展到最后,還有幾個人記得,這道菜是不用改刀的?

    把正確的做法扔掉,把歪做法傳承下去,這……

    也算傳承嗎?

    “叮!宿主憂思烹飪傳承的難點,觸發主線任務【規范烹飪課程】,詳情請點擊任務面板查詢。”

    徐拙:……

    老子就是胡思亂想一下而已,這也能觸發任務?

    那我要是現在想靈氣復蘇高武時代,是不是也能觸發相關任務?

    他還真天馬行空的想了一會兒,然而系統根本毫無反應。

    海參焯水得五分鐘左右,這會兒時間還沒到,徐拙閑著沒事,就心神一轉,進入了系統。

    既然開啟了新的主線任務,那就看看到底是咋回事。

    主線任務:規范烹飪課程。

    任務詳情:請宿主根據菜品的特征,制定出規范且不違背傳統的制作方法,并制定成烹飪教程。

    任務獎懲:在主線任務【中原菜的傳承】完成前,宿主每制定出十道菜的具體教程,就隨機獎勵一項技能或C級招牌菜品。

    任務時限:三年內,具體視【中原菜的傳承】這個任務的進度而定。

    任務提示:無。

    看完后,徐拙咂了咂嘴,最近一直沒關心過中原菜傳承的那個主線任務,所以狗系統加碼了?

    中原菜的傳承那個任務是通過烹飪行業聯合會的影響力,找個合適的大學合作,開設中原菜的烹飪專業。

    不過現在聯合會的影響力還很小,徐拙也沒心思去找大學談合作,這事兒有點無處下手的感覺,所以他一直沒跟進。

    現在得到這個任務之后,倒是可以先下手制定一些課程,既能換取獎勵,也能在談合作的時候,展示一下自己這邊的誠意。

    嗯,等春節過后,就著手開始制定烹飪課的教程。

    打定主意后,徐拙回過神來,這會兒鍋里的海參已經焯得差不多了,他把海參撈出來放在一邊備用,雞湯直接倒掉。

    接著又把蒸鍋關掉火,讓蔥段在雞湯中燉悶一會兒。

    這些做完后,他架上炒鍋,先用花生油滑鍋,然后鍋里倒入蔥油,開始準備燒海參。

    燒海參的第一步是炒糖色,這一步的難度倒是不大,徐拙做起來輕車路熟。

    糖色是用來給海參上色的,相對于醬油,糖色更加紅潤油亮,做出來的海參色澤會更好。

    而且蔥燒海參作為一道以折騰著稱的菜品,用醬油上色就有點不講究了。

    鍋里的糖融化后,先是冒大泡,接著冒小泡,等到小泡也逐漸消失并且鍋里的糖漿已經變成棗紅色的時候,徐拙就把海參倒了進去。

    “滋啦……”

    油爆聲響起的時候,徐拙用勺子快速把海參翻炒兩下,讓糖漿均勻的掛在海參上,然后往鍋里倒入豬骨高湯。

    濃郁的香味兒立馬從鍋里飄了出來,徐拙往鍋里下了兩勺白糖,然后蓋上鍋蓋,開始悶煮。

    先放糖,是讓海參吃起來有回甘的口感。

    這一步做完后,徐拙基本上已經勝券在握,因為他的做法最傳統,也最繁瑣。

    在烹飪中,繁瑣的步驟其實并不是加分項,但是具體到蔥燒海參這道菜的時候,再怎么繁瑣都不為過,甚至可以說,越繁瑣越好。

    等著鍋里悶煮的時候,徐拙把蔥段從蒸鍋里端出來,然后撈出來放在一個漏勺中控水。

    用雞湯吊出來的蔥段,別說吃了,哪怕聞起來,就有股惹人流口水的鮮香味兒。

    鍋里的海參差不多得燉十分鐘以上,趁著這個時候,徐拙挑了一些個頭比較小的小油菜,打算燙一下擺盤用。

    他正在旁邊的配菜區挑選小油菜的時候,一個老頭做的蔥爆海參已經出鍋了。

    不過不知道是不經常做菜還是人多有點緊張,這老頭把海參擺盤后剛準備澆汁,突然手一抖,把海參汁澆在了盤子外面。

    原本這也沒什么,大家都有失手的時候,偏偏被坐在臺下的崔勇和蔣大彪看到了。

    然后……

    “臥槽,這一招太棒了!”

    “老先生真是英雄不減當年,牛逼!”

    倆人這一喝倒彩,讓臺下坐著的人哄堂大笑,甚至連評委席上的于培庸等人也都樂了。

    直播間里彈幕紛飛。

    “臥槽這是哪位高人?也太損了吧?”

    “全場從頭看到尾,也就這點比較精彩。”

    “然而我還是想看老孟采訪徐老板,這倆人的互動才有意思呢。”

    “都散了吧,徐老板和老孟是不可能的……”

    誰都沒想到,這次比賽,第一個笑點居然來意臺下的喝倒彩。

    所有人都很輕松,只有失手的那位老人怒不可遏。

    他把面前的盤子向前一推:“這么莊重的場合,居然有如此不尊重人的現象,我退出,不比了!”

    嗯?

    這下,評委席和臺下的人都愣住了,蔣大彪低頭小聲問崔勇:“咱們是不是太過了?”

    崔勇笑笑,起身沖臺上說道:“你自己失手了卻不準別人笑,這是哪門子道理?

    聽說這次比賽的起因,就是你們幾個眼紅副會長的位子引發的,有這心思,要用到烹飪上,你還會失手嗎?

    做人哪,得要點臉,不能因為歲數大就老想著倚老賣老,天天挖空心思玩心眼,有意思嗎?”

    那老頭一看徐拙的做法就知道比不過,所以想借題發揮退出比賽,但是崔勇卻偏偏不給這個機會。

    他連珠炮一樣懟得臺上幾個老頭有些臉紅,然后瀟灑的從禮堂中走了出來。

    抽根煙,緩緩神,然后開車去四方酒樓等著吃慶功宴。

    上次牡丹燕菜的時候,就是這群老頭在背后搞鬼,這次又是他們起哄。

    雖然兩次都會以失敗告終,但是也不能老把精力放在應付他們身上吧?

    所以崔勇就沒按捺住脾氣,懟了這群老頭一通。

    他懟爽了,但是臺上的幾個老頭就有些……

    下來吧,就等于默認了崔勇的話,這么多人看著,而且還在直播,怕是名聲一下就臭了。

    但是不下來的話,在場的人其實都知道這次比賽是咋回事,所以就有些進退兩難。

    關于崔勇的身份,其實好多人都知道,畢竟他可是在四方酒樓當過一個月的保安經理。

    今天這事兒要說徐拙不知道,怕是所有人都不會相信。

    所以……

    嘖,以后千萬不能再招惹徐拙了,這孩子看似溫文儒雅,但是該有的手段可一點不少。

    而且看情況,今天這場面應該還只是個警告,回頭再有人招惹他,說不定比這更激烈。

    畢竟徐拙微博上可是有幾百萬粉絲的,隨便說句某某飯店的菜不好吃,就能帶來不可估量的損失。

    凡事最怕腦補,一直安靜做菜的徐拙,在很多人眼中,卻成了一個招惹不得的人。

    趙金馬適時站了出來,他安撫了一下幾位老年選手,表示崔勇的話純屬造謠,還裝模作樣的讓保安把鬧事的人轟出去。

    一番互動之后,比賽繼續。

    這個小插曲,讓那幾個老頭臉上的倨傲和神氣徹底消失不見,甚至連一些花活兒也懶得做了。

    他們現在只想把比賽進行完,然后象征性的吹捧徐拙兩句,就回家閉門謝客,誰也不見。

    徐拙繼續按照他的節奏做菜,在鍋里的骨湯熬了差不多有五分鐘的時候,他往里加了一大勺生抽和一勺食鹽,又加了大半勺白糖進去。

    甜味兒和咸味兒交叉重疊,這樣做出來的菜,味道才更加豐富。

    不用擔心這道菜會甜味兒過重,因為生抽中的鹽分會把甜味兒完全壓住。

    再熬兩分鐘,徐拙把蔥段倒了進去。

    這時候鍋里的湯汁已經變得粘稠了很多,海參中的膠質已經被煮了出來。

    不過想要好吃,還得繼續燉煮才行。

    趁著這個時候,徐拙把挑出來的小油菜焯水,在一個長條形的白瓷盤中擺好。UU看書 .uukanshu

    等到鍋里的湯汁已經蓋不住海參并且越發粘稠的時候,徐拙往鍋里加了一勺蔥油。

    這些蔥油會融進湯汁中,既能增加蔥香味兒,也能讓湯汁變得油亮誘人。

    做到這一步的時候,其他人的蔥燒海參都已經做完,不過每個人都高興不起來。

    不光是崔勇的那通懟,主要是他們頹然發現,徐拙做的蔥燒海參是真的地道。

    上次,在徐拙提出做牡丹燕菜的時候,他們輕敵了,覺得徐拙年紀輕輕,根本做不出來。

    而這次,當徐拙提出比賽的時候,他們又輕敵了,認為徐拙把精力都放在了牡丹燕菜上,做蔥燒海參肯定不行。

    甚至有幾個老頭,還把這次比賽當成了自己飯店菜品的發布會。

    然而打臉來的就是這么快,現在哪怕有人說徐拙會做龍肝鳳髓,他們也不會再懷疑了。

    等到鍋里的湯汁只剩下底部淺淺一層的時候,徐拙關火,用筷子小心的把蔥段挑出來鋪在盤子中間,再把海參放在蔥段上面。

    然后重新開火,把炒鍋放在灶上,再次淋入蔥油,用勺背推著鍋里的湯汁打轉,讓蔥油和湯汁再次融為一體。

    然后端著鍋,用勺子小心的把湯汁淋在海參上。

    這樣,一道美味誘人的蔥燒海參,就大功告成了!

    ————————————

    第一次寫五千字的大章,求月票!